第六十九章 太乙神针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听见周医仙的话,陈丁卯和江二钱都是松了口气,江二钱客气地笑道:“多谢周医仙,还请您救救江成。”

“不用我出手……”周医仙笑道,“我这徒儿就能救治,别看她年纪小,实际上她已经跟我学了十多年医术。徒儿,你说说看。这种病情该如何救治?”

张小爱嬉笑道:“病人是神经麻痹,其实刺激一下就行。最好的办法就是进行针灸,配合太乙神针,就能治愈。”

周医仙满意地点点头,说道:“对,那就让你来。”

陈丁卯惊讶地看了张小爱一眼,他啧啧道:“想不到老友你已经教出了一个如此有能耐的徒儿,不知道你这徒弟……是否已经有了门派?”

周医仙嗤笑道:“莫非你是起了爱才之心?”

“那倒不是……”陈丁卯摇头道,“这女娃长得挺好看,与我的徒儿算是门当户对。”

我顿时翻了个白眼,这是在帮曹大说媒呢?

张小爱顿时满脸通红,周医仙立即骂道:“想都别想。我徒儿才刚年满二十,还能陪老头我好多年。”

江二钱则是饶有兴致地看了张小爱一眼,他轻笑道:“这位小姐是很漂亮,若是丢在我们江家,恐怕会让无数男人抢破脑袋。”

张小爱不敢直视江二钱,她小声说道:“先生长得一表人才,怎么尽是说些调笑人的话语。”

我看着一群人其乐融融的样子,无奈说道:“能先治疗我的双腿吗?”

“噗。现在就治,先把外裤脱了。”张小爱笑道。

江二钱帮我脱了外裤,而张小爱很认真地查看一番,她从背后的背包里拿出一个木盒,等打开木盒后,我看见里面满是银针。这些银针大小不一,整齐地排放着,看着有一丝阴寒。

陈丁卯瞥了一眼银针,他不咸不淡地说道:“好东西。”

我看得出来,能让堂堂陈丁卯夸赞,那这银针肯定是宝贝。周医仙则是洋洋自得,他满是笑意地说道:“这套太乙神针跟了我很多年,要不是因为我这徒儿学会了大多本事,我也不会传给她。”

张小爱笑了笑,然后坐在我旁边,她拿起一根针,忽然间,令人惊愕的事情发生了。只见这太乙神针上竟然自己燃烧起了火焰,那是蓝色的火焰,看着极为漂亮。而张小爱抓准机会,忽然极为快速地刺进了我的右腿,随后轻声说道:“感觉如何?”

我感觉右腿传来一阵暖意,十分神气。而之前我的腿是完全没有感觉的。我连忙点点头说道:“右腿有一阵暖意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张小爱眼神变得极为认真,她又拿出第二根针,这针比起之前那根要粗大一些。忽然间,她又是极为快速地刺下。刺在了我右腿上。突然间,我右腿不自觉地动了一下,虽然很轻微,但这却是让我和江二钱都欣喜地睁大了眼睛。

好厉害!

“这太乙神针,是我最为重要的医术……”周医仙这时候笑道,“要不是因为太乙神针,我也不会有周医仙的医术。这太乙神针最高是有九层,而我徒儿已经修炼到了第六层,十分了得。”

陈丁卯点头感慨道:“是很了不得,我的徒儿也挺厉害,人长得帅,而且有后台。天赋异禀。我觉得你这徒儿跟我的徒儿,可谓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”

周医仙怒道:“别再跟我说这么多废话,我绝对不会将自己的宝贝徒儿嫁出去,你……”

正在这时,张小爱忽然转过头,狰狞地对两人怒骂道:“两个老家伙,要是再叽叽歪歪的,老娘把你们杀了喂狗!”

听见这话,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愣了一下,傻傻地看着张小爱。而周医仙摸了摸鼻子,尴尬地说道:“徒儿,不是说好的吗?出来的时候不要暴露本性。给师傅留点面子。”

“别跟老娘叽叽歪歪地吵……”张小爱尖锐着声音怒骂道,“安静点!”

周医仙顿时就安静下来了,陈丁卯幸灾乐祸地看了周医仙一眼。

我有些呆愣地看着张小爱,这妹子还真是挺狠的,直接就对两个老前辈破口大骂了。看来她是属于救人时讨厌被打扰的类型,治疗时很认真。

不过这也让我放心了一些,说明这个张小爱的救病态度很好。

这时,张小爱已经拿出了第三根太乙神针。这第三根太乙神针很粗,同时还燃起了绿色火焰。我看得吞了口唾沫,这东西要是刺进我的腿里,也不知道我的腿会怎么样。

而这个时候。张小爱却说了一句让我目瞪口呆的话:“现在要刺在你的头上,应该会有点疼,你忍着点。”

我不敢置信地说道:“等一下……刺在我的脑袋上?你这不是在开玩笑吧?”

“放心吧……”张小爱轻声道,“我的医术值得你相信。”

我吞了口唾沫。这东西我实在是害怕地很,索性就闭上了眼睛。刹那间,我忽然感觉头顶传来一阵剧痛,让我的大脑无比清醒。疼得我忍不住大叫一声。而张小爱在这一瞬间连续插了十几根针在我的双腿上,那速度非常快,而我双腿的知觉也越来越清晰。

真是……了不起。

“好了……”这个时候,张小爱笑了笑,轻声说道,“半小时后收针就行。”

我放松地呼出一口浊气,江二钱这时对张小爱笑道:“多谢小姐。”

张小爱红了脸,依然不敢直视江二钱。她小声说道:“不用跟我客气,这是我应该做的,既然收了诊金,那肯定要好好办事才行。”

“嗯。”

江二钱又是露出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。使得张小爱满是羞意地转过头,低声呢喃道:“你都是这么跟女孩笑的吗?你长得好好看。”

“徒儿你怎么了……”周医仙担忧地拍了拍张小爱的肩膀,他连忙说道,“徒儿,我从来没看过你现在的样子。”

张小爱嘟哝了一声多管闲事,而江二钱被逗得很温柔地笑了。我感叹江二钱对女孩的杀伤力还真大,想说点话,可是一张口就觉得脑袋疼,索性就不说了。

周医仙坐在椅子上,他满是得意地说道:“我这徒儿的医术不一般吧?等以后进入道界,肯定是了不得的人物,一定会有很多大道士争相来抢。”

江二钱笑道:“是很了不得。我特别想把她拉来江家。”

张小爱又是满脸通红,而周医仙这时候走到我身边,他啧啧道:“那可不行,她还要跟着我再学两年才行。咦。徒儿你这里做得有点不对,这里做得有点不对。”

说罢,他忽然从口袋里拿出一根针,朝着我的头顶刺来,张小爱疑惑地看了他一眼,忍不住说道:“那儿好像不要紧吧?”

周医仙却是不说话,依然将针朝我脑袋刺来。这时,江二钱抓住了周医仙的手,使得他的手无论如何也刺不下来,江二钱皱着眉头,对周医仙说道:“你消毒了吗?”

周医仙笑了笑,忽然他用力使劲,朝着我的脑袋狠狠刺下,江二钱连忙踹出一脚,将周医仙狠狠地踹在了地上!

“砰!”

周医仙重重摔在地上,张小爱惊呼道:“你做什么!”

可就在这时,令人惊愕的事情发生了,只见周医仙的身体竟然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融化,他疼得惨叫一声,之后就再也没发出任何声响,然而,他的脸上却满是扭曲的笑容。

让道界佛教都极为尊重的周医仙,就这么在我们面前,毫无征兆地融化了……

他……为什么要笑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