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一章 预言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张花旭,公认华夏第一人,北方佛教之首。虽然名义上是北方佛教之首,但人们都知道,南方佛教的那位大师年迈已高,天赋也不如张花旭,许多南方的佛教徒纷纷投靠张花旭。

实际山,张花旭统一了全国佛教。至于南方的那位。实际上就是给老前辈一个面子,等哪天他圆寂了,全国佛教都奉张花旭为首。

我能联系到张花旭的办法只有一个,就是找东方雪帮忙。她是张花旭的徒弟,我俩感情又不错,肯定能跟她提提。于是我拨通了东方雪的电话,那边过了一会儿才接通,传来了东方雪欣喜的声音:“江成,你醒过来了?”

“托你的福……”我笑道,“所以打个电话跟你感谢一声。”

东方雪嘟哝道:“拉倒吧,我们这关系还需要感谢?直说你有什么事情,男子汉大丈夫,不要拐弯抹角的。”

虽然东方雪不在我面前,我还是尴尬地摸了摸鼻子,没想到这么快就被看穿了,我便小声说道:“实际上真有事情要找你帮忙,你听我说说看。”

我将事情说了一遍,东方雪听过之后,她先是沉默几分钟,随后说道:“佛陀山是佛教最高圣地,周医仙的名头我曾经也听说过,是个很了不起的老人。我去问问师傅,看他是否愿意见你们一面。”

我连忙道谢,东方雪就让我暂时等消息。我们三人在大马路旁干等着,张小爱眼中满是期待,紧紧地抱着装有周医仙尸体的木盒。

等五分钟后,东方雪终于打来了电话,她的声音听着有些开朗:“我师傅同意见面了,不过要你们来见他。”

我连忙说道:“必须的必须的,毕竟人家是这么大的人物。”

“嗯,那你们来杭州一趟吧,我师傅目前在杭州的屋子里休息,这几天比较有空,等到了机场,我去接机。”东方雪说道。

杭州?

我挂了电话,心中暗暗感叹,不愧是张花旭,这都敢明目张胆在杭州买房住了,已经能得知他的地位。

为了早点前往杭州,我们买了三张去杭州的头等舱。飞行一个半小时后就能到杭州。

当来到杭州,东方雪已经在机场等待我们了,她今天的穿着很休闲,就是普通的长袖外加一件牛仔裤。见到我们之后。她开心地招了招手,对我喊道:“江成,这里这里!”

我笑着走到她身边,感叹道:“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。每次见你都比原先更漂亮。”

“噗,现在有求于我,嘴巴都变甜了。”东方雪笑骂一句,说车在停车场,现在就带我们去。

我注意到东方雪面对江二钱完全不在乎,心里暗暗感叹,不愧是修佛的人,简直是心如止水,不像其他女孩,见到江二钱就脸红心跳。

东方雪的车是一辆桑塔纳,一眼看去就觉得低调。然而当她踩下油门的时候,立马就能听出这小娘们将车给改装了。想想也是,张花旭的徒弟,怎么可能开这种车。

“你说这次有江家的少家主过来,想必就是这位吧……”东方雪看了眼江二钱。她微笑道,“我师傅说,江家的人自然要好好招待,已经给您安排了上等的客房。”

江二钱微笑道:“张先生费心了。”

“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待客之道。”

我心里一阵羡慕,有个江家少家主的名头真好,走到哪儿都会被人视为贵宾对待。

东方雪开车的速度还是挺快的,等半个小时后,我们到了市内的一个豪华小庄园。东方雪说这儿就是她师傅住的地方。这场景自然是让我们看呆了眼,江二钱在我耳边小声说道:“他们的香火钱可真是不少。”

我连连点头,佛教确实要赚钱一点,他们赚的钱很多,就像那少林寺,赚得简直亲爹亲妈都不认识了。

庄园里先是一片花园小道,走进去后就能看见个大别墅,我们几个都是恭敬地站在门口,哪怕江二钱,脸上也是严肃之色。

东方雪敲了敲门,没过多久,里面就有个人来开门了。那人穿着管家服,见到我们之后,他微笑着说道:“小姐您回来了,老爷在书房里。”

东方雪嗯了一声,带着我们进了别墅。这别墅里真是豪华非凡,还摆放着许多古董,只是我看不懂。倒是江二钱看得津津有味,应该是懂行的。

书房在二楼,等来到二楼。东方雪敲敲门,甜甜地说道:“师傅,我带他们过来了。”

屋里传出了一道柔和的声音:“进来。”

这声音听着很温柔,让人如沐春风,完全听不出是个中年男人发出的声音。相反,就好像是个邻家哥哥在温柔地说话。

东方雪推开门后,我们几个都是傻眼了。

在这偌大的书房里,摆放着一个漂亮的木桌,一个男人正坐在书桌旁观看书籍,可是这个男人……

他看着约莫二十多岁,光头,身穿一身宽松长袍。在那光头上。还有六个点,我不知道佛教称呼那六个点为什么,好像是用香烫出来的。男人浓眉大眼,看着也算是个美男子。只可惜没有头发。

关键是……这是张花旭!?

根据道云榜记载,张花旭应该是有五十多岁了啊!

此时他放下书籍看向我们,微笑着说道:“请坐。”

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倒是江二钱推了一下我。我赶紧受宠若惊地坐在了侧位。江二钱则是坐在中间,恭敬地对张花旭说道:“晚辈江二钱,见过张先生。”

“江家少家主,看着果然是气宇非凡。人中龙凤……”张花旭先是微笑地说了半句,之后他却是摇摇头,叹气道,“可惜。可惜。”

江二钱疑惑道:“可惜什么?”

张花旭看着他的眼睛,轻声说道:“可惜你不如你心中的那个男人。”

他?是谁?

江二钱皱起眉头,他问道:“怎么不如了……”

“你的心在恐惧……”张花旭平静道,“我能看见你的内心,你还在恐惧未来。如果我没猜错,那个男人,应该就是东方青云。”

东方青云?

我疑惑地看向江二钱,他倒是不说话了,明明张花旭说他不如东方青云,他却是没有要反驳的态度。最后,江二钱叹了口气,轻声说道:“是还有些恐惧,只是我总会证明自己。”

张花旭摇头道:“你需要的并不是战胜他,而是要学会真正的放下。你已经比普通人要洒脱,但说到底,那终归是思想上的洒脱。若是心也能放下,就是你进步的时候。”

江二钱想了一会儿,随后他站起身,对张花旭鞠躬道:“多谢张先生指教。”

张花旭摆了摆手,随后他将视线放在我身上,忽然笑道:“你就是江成?”

我连忙说是,此时我心脏都开始快速跳动,跟这样的人说话,不自觉就会觉得紧张。

他轻声说道:“你让我印象深刻,曾经陈丁卯跟我说过一个预言,那预言很简单,就短短四句话:天下三分立,南首占两头。待得龙脉空,北道陨星斗。”

又是这个预言……

我疑惑道:“张先生,这预言有什么奇特之处吗?”

张花旭笑了笑,他靠在椅背上,与我说道:“我那时候觉得好奇,也对你算了一卦,你要不要听听看?”

这可是个难得的机会,我急忙恳切道:“还请张先生指路。”

张花旭神色严肃了一些:“我算出来要深奥一些,我自己也捉摸不透,你的命格就短短一句话:天下成空,最恨成仙难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