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八章 好痛的你知道吗?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痴人说梦!”

江玉冷笑一声,他双手一用力,将那巨剑更重地压了下来。一时间我只觉得泰山压顶,腰部僵硬得要命,脊梁骨简直要被压断了。

“江影!”

我低吼道:“快点帮忙,你不是有智商了吗!?”

刹那间,江玉的身体好像被什么重重砸了一下,整个人都倒飞出去,重重地摔在了地上。我知道这肯定是江影在给我帮忙,连忙就涂上了牛眼泪。只见江影手握黑色长刀,正冰冷地站在那个大洞旁。

“噗……哈哈哈!”

江玉喷出一口鲜血,他大笑道:“江成,你这么快就暴露出底牌了吗?”

我咬紧牙关,死死地看着江玉。确实,才刚刚一个照面,我就已经暴露了底牌,可眼下从江玉的话中我就能听出来,他的底牌,还没有暴露。

此时他也是急速给自己抹上了牛眼泪。再次将那巨剑捡起来。我这才发现那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巨剑,而是有许多的鬼魂趴在长剑上,增加了长剑的体积。

我心中一动,原来那是阴气攻击,既然如此,我也不用太惧怕,毕竟我是拥有化阴术的,这个江玉心里还不清楚。

不过,既然那巨剑上是鬼魂,那白鹭弓就有用武之地!

我并没有急着站起来,而是将双脚都搭在白鹭弓的弓身上,随后拉动了弓弦,奋力扯到第四道红线。江玉脸色一变,他的身体忽然就凭空消失,赫然是江二钱跟我说过的鬼遮眼。

“晚了。”

我冷笑一声。随后松开了白鹭弓。若是之前我肯定不敢乱放,可现在我已经知道,那并不是真正的瞬间移动,哪里还会爬他!

火红的凤凰直接窜了出去,那被鬼遮眼造出来的环境阴气,立即就被炙热的凤凰火焰燃烧个精光。江玉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,他此时脸色大变,急忙用手中的巨剑抵挡。

巨剑上的鬼魂们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,它们身上都燃烧起了熊熊火焰,身体也开始快速透明。

我立即拉动弓弦,连着释放了五个粗大弓箭,都朝着江玉疯狂而去。

江玉被打得整个人犹如断线的风筝飞了起来,他痛苦地惨叫出声,连忙大吼道:“阴阳盾!”

忽然间,江玉面前出现了一个阴阳八卦阵,这东西我见云墨子用过。不过云墨子需要将它画出来,江玉却是一句话就能让阴阳盾出现。

“轰!”

凤凰与剩余的粗大弓箭一起撞在阴阳盾上,发出了一声巨响。以二者为忠心,一道巨大的能量风暴四散开来,吹得行人们纷纷后退。这些人都是来看热闹的,他们为了不影响公平,全都保持了安全距离。

我原本想使用一张东方玄火符,但考虑到不能惹麻烦就作罢了,此时江玉有点承受不住我的攻击,他口中喷出一口鲜血。双手因为凤凰的火焰已经被烫伤。

“该死!”

江玉怒骂一声,他忽然就抽出一张紫色道符。我看得心中一惊,现在的他忽然就不使用立即施法了,说明这个道符比较强大,不是立即施法能搞定的。

他此时一边后退。一边咬破手指,在那紫色道符上写写画画,而见到这个场景,看热闹的人们都惊愕了。

“竟然被江成逼到用这一招。”

“江玉就是凭借这招进入道师榜前三十的。”

我也是听得一皱眉,因为要讲究个公平。这些看热闹的人不能透露太多。此时江玉似乎是已经施法完成,他忽然将紫色道符往空中一丢,怒吼道:“急急如律令!”

突然间,这紫色道符突然炸裂开来,化为无数阴气,朝着我疯狂而来。但它们的目标并不是我,只是朝着我这个方向而来。

这些阴气将我包裹在一起,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牢笼。江玉顿时哈哈大笑,得意洋洋地说道:“江成,这就是我的底牌了,在我这厉鬼笼里,你是在劫难逃。”

厉鬼笼?

因为黑色阴气将我包裹住的关系,我现在看不见一丁点情况,整个视线都是一片漆黑。这时候我用了一张东方玄火符,慈悲立即就燃烧起了熊熊火焰。有了光亮后我才看见,那厉鬼笼正在缓慢缩小,越来越逼近我。

我举起慈悲,狠狠地砍在了厉鬼笼上,很轻松地就把厉鬼笼给砍破了。可等我正要出去。情况却变了,这厉鬼笼竟然是迅速开始愈合,才短短半秒钟的功夫,就已经恢复完成。

如此一来,我根本没机会出去!

江影就站在我身边。他沉声说道:“阴气在加强,恐怕你需要用到龙脉夺天弓才行。”

我摇头道:“不成,那是我最大的底牌,顶级道器不该在这种地方出现。”

“可你再看看这厉鬼笼。”江影提醒道。

我疑惑地看向厉鬼笼,却见那原本平整的黑色墙壁。竟然是出现了一根根倒刺,看着密密麻麻,令人十分难受。我咬紧牙关,低吼道:“这样不行,你肯定会有所伤害。快躲起来吧。”

江影也不勉强,直接就窜入了地底逃跑,我也没打算让他帮我去对付江玉,没有我在,江影不会是江玉的对手,哪怕他智商很高,但有太多的手段还没学会。

当几秒钟过来,这厉鬼笼忽然剧烈地一收缩,疯狂朝我刺来,我连忙将慈悲放在脑袋旁。让慈悲帮我护住脖子与头。几乎是一瞬间,剧烈的疼痛传遍了我的全身,我心里清楚,那绝对是无数根刺已经刺进了我的身体!

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江玉发出一阵笑声,我头部的厉鬼笼忽然就消散了,可以让我露出脑袋来。他看见我这惨状,得意地笑道,“这东西没几个人能逃过,江成,你现在是护住了自己的脑袋也没用。你的内脏已经被刺得稀巴烂,顶多再活个几秒。”

我难受地吐出一口鲜血,而很努力地想说话,可就是说不出来。血液一直从我的嘴角流出来,江玉看得越来越兴奋。他走到我身边,啧啧道:“其实你刚来的时候,我就对你有点不顺眼。但我可不会说为什么,我没这么蠢。江成,你这个蠢货,还敢跟我挑战第二次,有意义吗?现在我说你是个白痴,你能反驳吗?来,我数到三,如果你不反驳,那你就是个蠢货。”

他很认真地看着我,轻声数道:“一……”

在场的人们都纷纷笑了,他们顿时起哄道:

“江玉,你就别欺负人了,赶紧给他个痛快吧。”

“哈哈哈,我看江成还敢挑战第二次,我就觉得好好笑。”

“我倒是欣赏江成不认输的精神。”

江玉继续在数数,而我只能嘴里吐出鲜血,根本就没法反抗。他走到我面前,轻声说道:“数到三了,但你没反驳,看来你也知道自己是个白痴。算了,侮辱你这种垃圾,让我觉得一点快感都没有,最后说一句,江成,谢谢你的一百万。”

说罢,他举起长剑,眼瞅着就要朝我的脑袋刺来。而就在这一刹那,忽然一阵刀光快速砍过。在场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,我手中的慈悲已经砍进了江玉的脖子!

江玉的脑袋顿时往旁边一歪,他眼神里全是惊恐,脖子的大动脉已经被砍断,鲜血疯狂地往外涌。那厉鬼笼开始缓慢消散。我身上出现了一道道白痕,而我摇头叹气道:“好痛的你知道吗?这些刺把我娇嫩的皮肤都刺破了,我为了配合气氛,还要咬破嘴唇流血。唉,不过不打紧,我只想说一句……谢谢你的五十万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