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古怪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道师考核的举办地址,在长春市,具体时间是在明天中午。我并没有急着去长春,而是反正有一天空闲,我就跟张小爱先回家了一趟。毕竟出来已经有许久了,眼下就要去参加道师考核,肯定要跟家里人打声招呼。

回到家时还是中午,我一进院子。就看见大家正坐在后院也不知道做啥。阿天为了让江雪住得舒服,他在院子里搭建了一个大棚,此时东方又玉看见我,她连忙欣喜地站起身说道:“江成,你回来了。”

大家都转头看向我,我对他们笑了笑,然后走到他们身边,原来是江雪跟元奴在下象棋。只是目前看来,江雪只损失了一个炮和两个马,而元奴是满盘皆输,只剩下一个将在走来走去,而江雪丝毫不着急,活脱脱来了次十月围城,将元奴的将团团包围。

陈小妹就坐在江雪旁边,她的神情很平静。不过看向我的时候有些欣喜。我看情况应该是好了不少,再过些时间估计能彻底恢复。

“我认输了。”

元奴无奈地将棋盘推开,他叹气道:“这东西……实在不容易。”

我顿时笑道:“元奴先生是刚学会下象棋呢?”

“那也不是……”元奴摇头道,“下了数百年,只是江雪的实力太强,我远远不是对手。”

江雪轻声说道:“我也只是略懂而已。”

元奴顿时叹气道:“你这若是略懂,那我这脸面可往哪里放。”

我一听顿时来了兴趣,就收拾一下棋盘,坐在江雪对面跟她下了一盘。结果没过多久,我就被江雪给将军了,最重要的是还无处可逃,我顿时气得不行,将棋盘一推,大吼道:“女孩子学会洗衣做饭就行了,下什么象棋!这要是放在古代,必须把姐姐你浸猪笼去!”

“噗嗤……”

江雪被我逗得笑了,她伸出纤纤玉手摸了摸我的脸,温柔地说道,“是,我的官人,我去做饭。”

我嘿嘿一笑,跟个白痴似地蹭了蹭她的手,她捏了捏我的脸,问道:“要把谁浸猪笼去?”

“把阿天浸猪笼去。”我连忙说道。

江雪又是笑了笑。然后就走进屋内。我靠在椅背上,元奴这时候说让我与他下一盘,我不敢不从,就收拾了一下棋盘。

我拿起棋子。轻声说道:“我要去参加道师考核了。”

大家都是愣了一下,不过也没多说话,元奴一脸平静:“危险的时候叫我。”

我摸了摸后脑勺,很是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说实话。我是真不太想了,元奴先生,我欠你这么多人情,真的说不过去。”

“你给了我自由,这种事情是我永远也还不清的……”元奴轻声道,“而且我看得出来,你是个有上进心的人。等以后走到一个较高的位置了,说不定我还要请你帮忙。”

“先生过奖了。”

与元奴下了一盘棋。我照样是几分钟就输了。如此看来,之前江雪还给我放水了,只不过我比较弱。

整个白天的时间,我都在陪大家聊天玩游戏,甚至忘了自己是个道士。其实有的时候,我觉得能有这样平静的生活,已经是非常快乐的人生,只可惜我有太多事情要办,否则真不想再离开。

等晚上时,我们围聚在一起看电视。江雪很体贴地给我倒了杯牛奶,她温柔地说道:“喝完之后赶紧去睡觉,你明早还要赶飞机不是吗?”

我满心甜蜜地喝了牛奶。然后就去房间里洗脸刷牙。才弄到一半,江雪忽然进来了,她走到我旁边,轻声说道:“晚上去又玉那睡吧。”

“啊?”

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纳闷道:“上次你不让我一起睡,今天怎么还是不愿意?”

“主要是你将又玉当什么了?”她叹气道,“人家姑娘挺可怜的,现在唯一的依靠就是陪在你身边。可每次你回来都找我。她就算心里不说,其实也会难受得很。我问你,你还舍得她难过么?”

我下意识想起东方又玉那天哭泣的模样,就摇头道:“那当然不愿意。你说得对,是我没考虑到她的想法。”

“去吧。”江雪轻声道。

我嗯了一声,换上睡衣,抱上枕头去了东方又玉的房间。到门口时,我还让江影自个儿去客厅睡。等进入房间,我看见东方又玉正躺在床上抱着枕头,也不知道在干什么。见到我进来,她顿时咯咯直笑。

我忍不住疑惑道:“你笑啥呢?”

“我刚才在向元始天尊祈祷……”东方又玉嬉笑道,“说我想要一个大大的熊娃娃,然后你就进来了。”

我顿时无奈地坐在床上,感情这丫头把我当成熊娃娃了。东方又玉问我是不是晚上睡这儿,我说是的,她顿时开心得笑个不停,却让我有些心疼。

也许江雪说得对,这样对东方又玉真的不公平。

此时东方又玉进浴室洗澡去了。我则是躺在床上看书。等过了约莫半个小时,她从浴室里走出来,我看得有些呆眼。

只见东方又玉用浴巾裹着自己的身体,头发湿漉漉的。有一丝柔弱的味道。浴巾不长,没法包裹住全部,却让我心中不由得起了火。

果真是女大十八变,越长越好看。我现在才发现。比起刚认识东方又玉的时候,她已经要漂亮了许多。这丫头还没彻底长好,天知道等她二十三四岁的时候,会美丽成什么样?

东方又玉见我看傻了眼,她嬉笑道:“我这么好看呢?”

我咳嗽一声,努力要克制住自己,正准备说话,却不知道为什么。此时我脑袋忽然传来了一阵晕眩感。

怎么回事?

一股火热的感觉从我小腹窜起,我连忙摇了摇头,东方又玉疑惑地看着我,她忍不住问道:“江成。你怎么了?”

我哆哆嗦嗦地从床上端起一杯水喝下,本想让脑袋清醒点,可还是一点作用都没有。此时我鬼使神差地将手放在都东方又玉的浴巾上,她满是羞意地后退一步,却被我用力一扯,将她整个人都抱在了怀里。

这是……怎么回事!?

不应该是黑龙,黑龙明明好久没发作了,而且我心中也没怒火。不可能会发作啊!

东方又玉倒在我的怀里,她小声嘟哝道:“你干嘛呢……以前拼了命地勾引你,也没见你有啥反应。”

“我不知道……”我喃喃道,“我感觉自己好奇怪。”

此时,我的视线忍不住看向了东方又玉的小嘴,还不等大脑里做出任何判断,我就直接吻了上去。东方又玉沉迷在我的这个吻之中,再加上我双手抱着她,由于神之左手的关系,东方又玉一下子就沉沦了。

她抱住我的脖子,顺从地回应着我的吻,我们也说不清吻了多久,终于她放开我,温柔地呢喃道:“江成,我是在做梦吗……明明期待了好久,可我现在感觉自己在梦中一样。我有点害怕,你……你轻点。”

东方又玉的声音对我来说已经有些迷迷糊糊了,而我心中火热的感觉也愈发强烈。终于,我忍不住扯开了她的浴巾,她那较好雪白的躯体,彻底展现在我面前。

现在的我,哪怕思考都十分困难,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。哪怕当初被黑龙控制,也没这般迷迷糊糊的,还觉得头晕的厉害。

此时我只在想着一件事情,想着江雪跟我说过的话。

“喝完之后赶紧去睡觉……”

那杯牛奶……

肯定是那杯牛奶有古怪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