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云墨子的法宝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身手一向是云墨子的弱点,当他被那女孩推到之后,女孩立即张开口,露出两个尖牙,朝着云墨子的脖子直接咬去。我想去救云墨子,已经是来不及了,那女孩的尖牙刺进云墨子脖子内,惊得我慈悲连忙出鞘。刹那间,一道火红色的刀光闪过,正好划过了女孩的脖子,那头颅和身体立即分开,可让人惊愕的事情发生了。这头颅被砍下来了竟然也不死,还咬在云墨子的脖子上!

张小爱连忙说道:“把她脑袋砍碎!”

我一听有道理,又是一道划过,加强过的慈悲威力何等强悍,这女孩的头颅立即就被生生砍爆,但是两个尖牙,却还留在云墨子的脖子内。

“墨子!”

我担忧地吼了一声,连忙要将两个尖牙给取出来。张小爱却拦住我,她急忙说道:“不行,反正尸毒已经进入他的血液了,你如果现在将尖牙拿出来。恐怕墨子要大出血,先留在里面,我负责取出。”

我连忙嗯了一声,然后将云墨子抱了起来。此时云墨子大动脉被僵尸咬破,他疼得浑身都在抽搐,就如同有人在抓着他的脊梁骨抽动。我看得心疼无比,可这个时候,李菲菲却是下意识连忙后退几步,很是惊恐地看着云墨子。

我一时间怒火冲天而起,对那李菲菲咬牙道:“你躲什么?”

“别过来……”李菲菲害怕地看着云墨子,她惊恐地说道,“他身上有尸毒,别靠近我。”

张小爱顿时也怒了,她指着李菲菲的鼻子骂道:“你个不要脸的贼娘皮,墨子是为了保护你才受伤,你怎么是这态度!”

李菲菲却是完全不在乎地看了张小爱一眼,她说道:“我们是老伙伴,他保护我……不是应该的吗?”

“你!”

张小爱气得还想骂,我连忙拖着她往屋里走,咬牙道:“别管这贱娘们了,先看一下墨子的伤势。”

张小爱这才想起云墨子的现状,她嗯了一声,与我一起抱着云墨子走进去。等进入房门。张小爱咬牙道:“把他衣服都脱了丢浴缸里,我要给他放血。那是毛僵的尸毒,哪怕只有一丁点尸毒,都能很快让人变成僵尸。”

我看了眼云墨子。他此时脸色苍白,浑身还是在发抖。我心疼地把他放进浴缸,三下五除二脱了他的衣服,而张小爱从背包里拿出一把小刀消毒。咬牙道:“我需要将他的血液放干。”

我听得愣了一下,不敢置信地问道:“要是将血放干,那岂不是会死?”

“我有办法让他不死。”张小爱摇头道。

随后,张小爱忽然将小刀在手中转了个刀花,再将刀尖刺进云墨子伤口下面的大动脉,很是小心地划了一刀。

刹那间,纯黑色的血液从云墨子大动脉里喷了出来。他痛苦地浑身发抖,疼得眼泪都流了出来。喉咙里沙哑地嘶吼。张小爱急忙说道:“别让他叫出声,不然僵尸要来了。”

“草!”

我烦躁地骂了一声,然后取下一条毛巾塞进云墨子的嘴里,顿时他叫不出声来了。而张小爱很小心地继续给云墨子放血,那一条条血管被张小爱割开,转眼时间,云墨子身上已经被张小爱割出了十几条伤口。每条伤口都很长,疯狂地往外喷着血液。不一会儿。浴缸里就累积了很多黑色血液,看得让人心疼无比。

云墨子原本是我们队伍里最重要的人,可这实战才刚开始,他却是已经伤到了这个程度。我一方面因为比赛觉得烦躁。一方面很是心疼。

“墨子……”我咬牙道,“你是不是有病啊,那女人根本就不会感激你,你还要保护她。”

云墨子嘴里被堵着毛巾无法说话,但他眼睛已经通红了,眼泪一直顺着眼角流出来。看着以往那稚气的云墨子变成这样,我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怒火。

那李菲菲,究竟跟云墨子是什么关系?

此时张小爱拿出了一个瓷瓶,她沉声说道:“这是极为纯粹的阳气,我要将它放在墨子体内,再把伤口缝上,这样可以让他不死。”

我听得瞪大眼睛:“将阳气放进去?”

“对……”张小爱点头道,“这样可以让墨子如同活人一般,等勾魂使者来了,会觉得墨子还活着,也就不会勾魂。”

我紧紧握住了拳头。而张小爱此时小心地扯开云墨子的伤口,将瓷瓶里的东西往外面倒。那是火红色的液体,看着就如同岩浆一样渗人。

当阳气倒进去的一刹那,云墨子疼得满头大汗,疯狂地要躲开。而我赶紧按住云墨子让他没法反抗,张小爱也是咬紧牙关,将阳气都倒了进去,然后再缝上。

阳气是炙热的。把如此纯粹的阳气倒进云墨子体内,那相当于身体时时刻刻都被火焰燃烧。那种疼痛的感觉,根本不需要过多描述。

当墨子的伤口被缝上,他的身体已经被烫出了一个个水泡,而且水泡冒出来没多久就破了,再化为流脓的伤口。短短几分钟的时间,云墨子身上已经散发出犹如腐烂般的恶臭。

我坐在浴缸旁,看着受苦的云墨子。心疼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“他的尸毒不会消失……”张小爱沉声道,“我这方法支撑不了多久,顶多四十八小时。那时候若是还没法解掉他的尸毒补充血液,他会全身腐烂成白骨。”

我深吸一口气,低声道:“有什么办法能救他?”

张小爱解释道:“血液好说,只要你能弄来血液,我根本就不在乎是什么型号的血,都能帮墨子输进去。但是解药有点麻烦。我没料到竟然会有毛僵,眼下如果想要解药……只能将毛僵的指甲或牙齿取来,采用以毒攻毒的办法。”

毛僵的指甲或牙齿……

我紧紧地握住拳头,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。

此时墨子已经疼得没力气痛叫。我将他嘴里的毛巾扯出来,沉声道:“想个办法将指甲弄来,应该还有机会。我曾经也对付过毛僵,不过是元门那边的试炼之物。对了,它们的指甲有用吗?”

“试炼之物?”张小爱疑惑道。

我点头道:“嗯,那时候我参加元门总部的入门考试,在那里帮人收集毛僵指甲。那东西与毛僵一模一样。但是很弱,我用白鹭弓就杀了很多只,如果那东西有用,我现在就让人去拿来。”

张小爱连忙兴奋地点头道:“也许有用!既然要变成毛僵的样子。就代表有毛僵的基因,不过要多取一点!”

我看张小爱这么说,就说道:“元奴先生,请出来一下。”

顿时。我身边有阴气吹起,元奴凭空出现在了我的身边,他疑惑地看了看我,而我诚恳道:“元奴先生,我想请你回元门总部一趟,那儿有个沙漠,有试炼之物毛僵,想请你取一些指甲过来。”

元奴点点头,平静地问道:“多少个?”

张小爱想了想,认真道:“最少一百个,我怕毒液的浓度不够,反正越多越好,但请记住,一定要在四十八小时内回来,越早越好。”

元奴又是点点头,直接就打开窗户跳了出去。

我深吸一口气,也不知道元奴要多久回来,此时我烦躁地点了根烟抽。正在这时,外面忽然响起了敲门声,我疑惑地去门口透过猫眼看了看,却发现李菲菲正站在门口。她正害怕地四处张望,似乎很怕被毛僵给找上。

这女人怎么还要过来?

我打开门,忍着怒火问道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李菲菲下意识往四周看去,等看见了浴缸里的云墨子,她窜进屋里,认真地说道:“墨子这不是快死了吗?他身上有个重要的保命法宝,他答应过我,如果哪天自己快死了,就把那法宝给我用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