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斗毛僵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我去你妈的!”

我一听顿时火冒三丈,一脚踹在了李菲菲的胸口。这娘们身手根本不行,她被我一脚踹得摔在地上,疼得她哭叫一声。最可笑的是,这娘们被踹了之后,她第一时间不是还手或者逃跑,而是双手将头发弄得很乱,直接跑去云墨子身边,哭着叫道:“墨子,你朋友打我。你答应过把那东西给我的,我现在过来拿,他却要打我。”

我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个女人,云墨子都为她变成这样了,她竟然还有脸过去跟云墨子告状?

“你妈的,我非要把你躲成肉块不可。”

我烦躁地抽出慈悲朝着李菲菲走去。她害怕地不停叫云墨子,让我很是心烦意乱。

可就在这时,躺在浴缸里被疼痛折磨的云墨子却忽然张开口,用很沙哑的声音说道:“成哥,在我右边胸口有个东西,你取出来。”

我一听顿时火冒三丈,咬牙道:“墨子!”

“取出来吧。”

云墨子沙哑地打断了我的话,我只觉得仿佛天昏地暗一样。但云墨子的眼神里充满了恳求,我只好深吸一口气,走到云墨子身边。小心地用慈悲割开了他的胸口。

只见在云墨子的右边胸口内,竟然是镶嵌着一个很小的血红色珠子。见到这珠子,张小爱忍不住惊呼道:“生机丹!”

我疑惑道:“生鸡蛋?”

“是生机丹,一种法宝药材……”张小爱呢喃道,“融入身体内。可以让身体拥有无限生机,万一受伤,也能很快恢复,是许多女孩梦寐以求的宝物。只要有这东西,简直相当于天山童姥。能卖出非常恐怖的高价。”

李菲菲见到生机丹,连忙从我手上夺了过去,很是兴奋地把珠子擦了擦,然后开心地往外面跑,根本就不看云墨子一眼。我感到很是气愤,咬牙道:“墨子,你为什么要这样帮李菲菲?”

云墨子如同尸体一样,傻傻地看着天花板,他的喉咙动了一下,呢喃道:“她……是我救命恩人的女儿。”

“嘎?”

我有些傻傻地看着云墨子,一时间没反应过来。

就这李菲菲,竟然是云墨子救命恩人女儿?

“你没跟我开玩笑吧……”我呆呆地说道,“我看她似乎时时刻刻都恨不得你赶紧死。”

云墨子此时说话的声音已经完全沙哑,而在他一番叙说过后,我才知道原因。

原来,云墨子在十二岁的时候,因为学习一个困难的鬼魂之术走火入魔,已经被贴上了死亡的标签。为了让云墨子活下来,良姨带着她到了李菲菲所在的门派,那个门派最擅长鬼魂之术,而李菲菲正好是门主的女儿。

这门主曾经欠良姨一个很大的人情,几乎是用性命偿还的人情。虽然云墨子那时的情况很危险,可他还是毅然帮助云墨子,最后终于将他从死亡的边缘带了回来。

但为了救云墨子,那门主付出了惨重的代价。他将恶果报应在了自己身上,使得他变成了一个高位瘫痪患者,因为他是用自己的本命精气把云墨子救回来,而阴气已经腐蚀了那门主的大部分身体。

这门主年事已高,而且又成了瘫痪。云墨子没有什么能报答他的,那时候良姨就说了,这份恩情,让云墨子报答在李菲菲的身上。无论将来李菲菲有多少危险,云墨子都会保护她。

谁知道李菲菲人品很差。根本就是个喜欢滥交的富二代。她经常会向云墨子提出一些很过分的要求,三天两头要法宝去换钱,还带着云墨子去跟人赌道术来盈利。最后良姨没办法,觉得惹不起至少躲得起,就带云墨子离开了。

谁知道,今天却再次碰上了。

我听得满心怒火,低吼道:“行了,你是欠她父亲一个人情,但现在已经还清了。妈的,你个脑残。又没立下天道誓言,直接翻脸不认人不就行了吗?”

云墨子闭上眼睛,他喃喃道:“成哥,你不也是这样的人吗?欠别人的,一定要还清。那个门派已经没落了,这一切都是因为我……”

“别说废话了。”我不耐烦地摇摇头,正准备说话,可正在这时,外面忽然传来了一声尖叫,那赫然是李菲菲的声音!

我这边的门忽然被用力地敲着。李菲菲在门口惊恐地大叫:“墨子救我!毛僵挡住我的路了,墨子救我!”

我顿时一愣,想不到李菲菲回去的路被毛僵给挡住了。

我看向云墨子,他叹了口气,轻声道:“成哥。帮帮她。”

“你妈的……”我伸出手,烦躁地打了云墨子一耳光,怒骂道,“这种娘们,你要保护到什么时候?”

云墨子吞了口唾沫,他咬牙道:“在她父亲死前,我不能让她有危险。成哥,你以前跟我说过,白发人送黑发人,是人生最大的苦楚。”

我呆了一下,愣是找不出理由反驳云墨子,只能去打开门,而李菲菲立即就冲了进来。因为太急的关系,她还摔在了地上,我抓住她的头发朝屋里一扯,然后将房门给关上。

才关上房门,我们这的门就忽然被狠狠地撞了一下,但门上的八卦阵立即闪烁了一下红光,似乎是这八卦阵伤害到了那毛僵,它在外面吼叫了一声。

李菲菲害怕地缩在墙角。但手里还是死死地抓着生机丹,看得我心里异常烦躁。原本我以为那毛僵会走,谁知道它好像是赖在这儿了,没过几秒,我们的门又是被狠狠地撞了一下。

张小爱有些惧怕地问道:“怎么回事,它怎么好像死磕在这了?”

这个时候,李菲菲哆哆嗦嗦地说道:“刚才我很害怕,放道符攻击了一下它,估计……估计它生气了。”

“我草你妈!”

我一听顿时怒得大骂,怎么会有这么贱的娘们!

她惹怒了毛僵。却对我们只字不提,等跑进来后才承认,这不是明摆着给我们找麻烦吗?

我气得握紧慈悲,恨不得将李菲菲的脑袋砍下来,可一看到在浴缸里的云墨子,我又觉得于心不忍了。

门上的八卦阵被撞得越来越淡,估计再撞两下,这八卦阵就要彻底消失。可云墨子还在浴缸里躺着,根本就没法过来帮忙画防御阵。

我深吸一口气,心中不免有了些悲哀。

云墨子要保护李菲菲。那是因为他欠李菲菲的父亲人情。而我也要保护云墨子,因为他是我的兄弟。

我抽出慈悲紧紧地握着,轻声道:“毛僵已经被惹怒,我去引走它。墨子,你记住了,如果我成功引走它,那就是你欠我个大人情。而我不要你做什么,就简简单单一件事……你给老子好好地活着。”

“不可以!”张小爱惊慌道,“江成,我们把李菲菲丢出去就行了。别跟毛僵对抗!”

一听这话,李菲菲吓得连忙站起身,而我已经没心思去管这个女人,这门再被毛僵撞一下,我们都要死。

我咬紧牙关。立即将门打开,等开门的一刹那,毛僵那恐怖的身体彻底展现在我面前。哪怕之前已经看过它,如此近距离的接触,也是让我浑身细胞都颤抖起来。

它举着双手。立即朝我的脖子刺来。而我一脚踹在毛僵的腹部,使得它倒飞出去撞在墙壁上,随后我立即关上门,谁知道才关上门,毛僵就已经到了我的面前!

好快。快得让人根本就反应不过来!

刹那间,我的腹部传来了一阵剧痛,我下意识低头看去,却看见毛僵已经把指甲刺入了我的肚子。鲜血顿时狂涌而出,我咬紧牙关。将慈悲狠狠捅向毛僵的脑袋,它却是灵敏地一跳,使得慈悲只刺进了它的脖子。

我忍着腹部的剧痛,用力往前顶了一步,将毛僵钉在了走廊的墙壁上。

我看着恐怖的毛僵脸庞。咬牙低吼道:“你有尸毒,我有化阴术。你要我死,那就看谁先死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