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找麻烦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毛僵被我钉在墙壁上,痛苦地失声尖叫,这东西其实是不会有痛觉的,只是因为慈悲上的阳气太过浓郁,让它万分难受。

忽然间,我感觉腹部传来了一阵撕裂感,毫无疑问,定然是那毛僵在撕扯我的伤口。我知道这时不能再战。忍着疼痛后退两步,也不急着将慈悲收回来。那慈悲将毛僵钉着,它疯狂地挥舞四肢,但却一点用处都没有。此时我查看一下伤口,只见我肚子上有了四个伤口,往外流着纯黑色的血液。

尸毒,已经进入了我的身体。

我连忙脱下外衣,将伤口牢牢地绑住。虽然我有化阴术。但不知道能抵挡尸毒多长时间。这个时候,毛僵全身都已经烧起了熊熊火焰,这是因为渡劫金珠可以将阴气化为阳气,而毛僵的阴气实在太重。现在看着就如同着火一般。

整个走廊里,都是毛僵痛苦的嘶吼声,有几个胆子比较大的人将门打开偷偷地看了一下,却被这场景给惊呆了。

我坐在地上,痛苦地捂着肚子,心中却是有一种变态的成就感。

你想让我死,我也能让你死。只要将这慈悲一直插在它的喉咙里,那它一定会被这恐怖的阳气烧死为止。

想到这儿,我顿时忍不住咧开个笑容。

“喂喂喂。”

可正在这时,走廊尽头忽然传来了一道懒洋洋的声音,我疑惑地转过头,却看见李大郎正一步步朝我走来,他脸上带着一丝微笑:“凶悍了点吧?毛僵可是很值钱的,你若是让这毛僵死了,那我青衣门的亏损可挺大。”

他走到毛僵身边,若无其事地将手放在慈悲上,我看得有些皱眉。慈悲虽然有渡劫金珠,但凶气还是很强的。若是没经过我允许,其他人随便碰的话,还是会有问题。可李大郎却丝毫没影响,他把慈悲放在我的手上,而原本凶悍的毛僵,此时却是犹如猫咪一样温顺地站在李大郎身边。

我看得目瞪口呆,疑惑道:“这实战的任务,不就是杀掉毛僵吗?”

“是你个头……”李大郎伸出手,在我的脑袋上拍了一下,不太开心地说道,“一个毛僵给几百人杀。那怎么分得过来?大家都躲在房间里不出来,怎么你还要往外跳?”

我摸了摸后脑勺,觉得李大郎说得很有道理,但这时候我肚子疼得要命。他就扶着我进了房间。进来之后,李大郎看见躺在浴缸里的云墨子,我原以为他会担忧地问云墨子怎么了,谁知道他竟然拿出手机。很兴奋地跟云墨子说道:“来,说茄子……”

云墨子欲哭无泪地说了句不要,可还是被李大郎拍了很多张照片。我疑惑地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,李大郎笑了笑,他小声说道:“你当青衣门是真想给大家一个惊喜呢?说到底,其实就是为了查些人出来,在这次的道师考核里,混进了一些让人讨厌的家伙。实际上我这次做出这么多不平等待遇。就是为了等分辨出那些家伙,然后给他们弄些下三滥的手段。”

“让人讨厌的家伙?”

我没明白李大郎的话,而他神秘兮兮地说道:“你们不用问太多,反正记住了。若是在考核的时候,有看见谁全身突然融化,记得立即来报告我。这些人身上有一种奇怪的气味,普通人发现不了,但是僵尸可以感觉出来。于是我派出了毛僵,毕竟如果派个弱点的僵尸出来,说不定就被人干掉了。第一个晚上,其实是我在查那些家伙。”

我听得瞪大眼睛,想不到青衣门也与神秘势力有过节。这神秘势力未免也太狠了,无论是谁都敢招惹,他们就没个盟友吗?

张小爱皱眉道:“也就是说,毛僵会主动攻击那些人?”

李大郎摇头道:“不会。这不是明摆着要露馅吗?只是它会回来告诉我目标。至于那些被毛僵主动攻击的道士,都是些孬种,见到毛僵就吓得大叫。这种人在之后的实战也活不下去,还不如痛快点死在这。”

我顿时无言以对,李大郎笑道:“这也算是一种手段,因为道教统一规定,道师以上考核的死亡人数,不能超过参赛人数的十分之一,所以多死点垃圾,留着些有用的人在,以后大家也会对青衣门有好感。你们等着吧,明早就会有分晓了。到时候我要是针对哪些人,就代表别跟那些人组队。”

我用力点点头,而李大郎丢给我一个瓷瓶,慢悠悠地说道:“这个是解药。差点让你把我的宝贝给弄死了,小伙子肯拼命是好事,但性命只有一次。至于墨子,噗哈哈,这小子我没办法,我这宝贝最讨厌剪指甲。”

云墨子躺在浴缸里欲哭无泪,我轻声说道:“我已经找到了治疗墨子的办法,他是为了这个李菲菲受伤的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李大郎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声,他很是冷淡地瞥了李菲菲一眼,然后走出房间,毛僵也顺从地跟着他走了。我忽然觉得这家伙有可能是故意将李菲菲安排在这的,至于动机到底是什么。我就不明白了。

毕竟青衣门肯定会对云墨子的身世进行调查,他们自然清楚云墨子的一些往事。可现在忽然将李菲菲这个在其他地方考核失败的家伙找来,我实在不明白青衣门的用意。

不过现在最重要的,就是关于神秘势力有人混进这场道师考核的事情。

我将李菲菲赶出了房间。随后小声跟张小爱说道:“明早起来注意一下,等李大郎排挤哪些人,我们就从那些人身上下手,应该能得出一些神秘势力的消息。不过也要小心,我们暂时不清楚他们过来的用意。”

“会不会是杀你的?”张小爱问道。

我摇摇头:“应该不会,他们没必要因为我得罪青衣门,到时候静观其变就是。”

“嗯。”

没有毛僵在,我们自然睡得舒服了一些。等第二天早上,我和张小爱下楼去买早餐,经过一晚的饥饿,许多道士已经扛不住了,决定心疼地过来买点吃的。

李大郎正挖着鼻孔,吊儿郎当地坐在位置上卖早餐。人们一个个排队上前,用巨款买下极为不划算的面包和矿泉水,每个人脸上都写着不满。

这个时候,有个约莫一米九的男人凑上前交出四千块钱,说自己想要两个面包和矿泉水。李大郎瞥了他一眼,淡淡说道:“小伙子长得挺高啊,这么贵的面包都舍得吃两个,看样子平时需要不少营养。”

男人尴尬地说是,而李大郎却淡然道:“刚好,老子最讨厌比我长得高的人,一个面包一万,一瓶矿泉水两万,爱买不买,不买滚蛋。”

听见这话,那男人惊愕地瞪大了眼睛,但李大郎完全就是一副你能拿我怎样的态度。

我顿时明白了,这男人是属于神秘势力的人!

男人似乎是不想惹麻烦,掏出一张卡说刷卡,买了面包跟矿泉水后,脸色阴沉地走到一边,等他身后的一名女孩买东西。

这女孩说要面包和矿泉水,担忧地问李大郎多少钱。李大郎看了看她,随后问道:“那是你男朋友?”

女孩愣了一下,然后小声道:“是的。”

“一个这么高,一个胸这么大……”

李大郎换上一副猥琐的笑容,坏笑道,“刚才我被你男朋友的身高弄得很不爽,如果让我摸下你的胸,我就按原价卖给你。”

我看得目瞪口呆,李大郎找麻烦的本领,还真是世界一流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