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 我是江成,有什么用?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肥胖男人说的话……是什么意思?

他微笑地看着我,轻声道:“白痴,你先想想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。李唐朝在山里隐姓埋名,正好让你给遇上了?元门总部这么高的门槛,正好让你进去了?罪恶之地高手这么多,你刚去的时候这么嚣张却没被弄死,这正常?你后来被元门追杀,人家这么大的门派,真就没人能来弄死你?”

我顿时一愣,随后咬牙道:“别想糊弄我,我每次能活下来,都是靠我自己的本事。”

肥胖男人慢悠悠地说道:“当然是凭靠你自己的本事。只是对手不对。在你的一级的时候,刚好最多有个二级的对手来弄你。在你二级的时候,刚好有个三级的人来杀你。江成啊,这世上哪有这么多好事。人家干吗不直接派出个十级的把你给宰了?”

这……

我很想反驳肥胖男人,可一时间我发现自己找不到语言反驳。

是啊……

一路下来,我得罪的人这么多,能弄死我的人这么多。可每次都刚好是我能对付的强者过来。人家这么有本事,干嘛不一开始就派出个厉害的人弄死我?

肥胖男人脸上露出了很得意的笑容:“没话说了吧?江成,我跟你掏心窝子讲话,你觉得自己能活到现在,真就没一丁点的帮助?”

我深吸一口气,随后咬牙道:“就算真是这样,那你们为什么要帮我?我跟你们没有一丁点的关系,现在忽然窜出来说一路上都是因为我你们才来帮忙,我说什么都不会相信。”

“我们为什么帮你的理由,那还真不能说……”肥胖男人耸了耸肩,他微笑道,“这件事情一下子解释不清楚,但至少我可以告诉你,我们算是一伙的。江成,无论你是否承认,你都获得了我们许多的帮助。当然,我也不要求你非要报答我什么,这顶级道器要是你不肯交,我也没办法。”

我想了想,随后有些没底气地问道:“那你会放我走么?”

“放你走?那怎么可能。”

肥胖男人挥了挥手,他淡然说道:“既然你来了这儿,那自然不可能出去。我说过我不会杀你,但可不会放你走。这样吧,我就先把你关着,等你哪天想交出顶级道器了,再放你走。”

他话一说完,陈晓晓忍着小腹的疼痛走到我身边,很是粗暴地将我从容器里扯出来。一时间无数针管从我的身体窜出来,一时间我满身都是鲜血。我很想反抗,可身体一丁点力气都没有,只能这样被陈晓晓拖着走。

出了房间之后。我明显感觉到一阵寒意,这里的温度非常低,哪怕我现在没力气,也是被冷得瑟瑟发抖。出房间后。是一条很黑很长的走廊,陈晓晓扯着我走到走廊门口,她冷笑道:“我知道你有个叫元奴的鬼魂帮助,但实话告诉你,在这里鬼魂没法听见你的呼唤。江成,我相信你会交出顶级道器的。”

说罢,她忽然将房门打开。当门被打开的一刹那,狂风吹进走廊。竟然夹带了一些白雪。我只看见外面白茫茫一片,还没反应过来,我就被她一脚踹了出去。

我噗通一声摔在地上,这外面是雪地,摔下来也不疼,但是浑身都冰冷得难受,又疼又痒。

“你就熬着吧……”陈晓晓冷笑道,“估计在外面冻上一些时间。能把你的宝贝玩意儿给冻坏了。如果不想死,就建议你一直往前走,那里有吃的和火。不过……等到了那儿,你会主动交出顶级道器的。”

我咬紧牙关。死死支撑着自己爬起来。这时陈晓晓用力地将门关上了,我才转过身自己看自己是从什么地方出来。结果一看可遭,我竟然是从一个游轮里被踹出来的,这游轮停在冰川上,估计是没法开动了。

这……

我怎么会从这种地方出来?

这里到处都是冰川,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到了南极或者北极,因为我根本不认识这是哪儿。

我浑身都懂得难受,那些血液很快就被冻得凝固了。化为冰渣子在我身上。这才刚在这冰川上站一会儿,我已经觉得腿冷得没知觉了。

往前面走……前面有食物和火。

我吞了口唾沫,努力迈动没有知觉的腿朝前面走着。照理说我现在应该被冰得难受,但我真是一点知觉都没有了。

我也说不清走了多久。也许是半小时,也许是一小时,前面终于出现了建筑物。那是一个个小木屋,有许多人正在这些木屋旁工作。男女都有,他们没穿衣服,坐在小板凳上,好像在做什么东西。时不时有人忍受不住寒冷,走进一个小屋子里,可每当有人进去,都会有其他人再从小木屋里出来。

这……是哪儿?

这些人见到我过来,纷纷对我招了招手。这时候我走近他们,才发现他们身上都是伤痕,好像是被皮鞭抽过。

我冷得不行,哆哆嗦嗦地问他们能不能进屋子里暖和一下,有个女人指了指那屋子,她的声音听着没有一丝情感:“进去吧。”

我赶紧走进屋内,可等我刚走进来,忽然有道黑影朝我急速而来。我连忙伸手去挡,却听啪的一声,我的手臂立即传来了剧痛。

原来那黑影,竟然是朝我抽来的一条鞭子!

我吃痛地惨叫出声,这屋子很暖和。有几个人正围聚在火炉旁取暖,同时还站着三个魁梧的男人。他们其中一个拿着鞭子,另外两人手持钢刀,看着凶神恶煞。

“来了个新人嘛……”拿着鞭子的那人冷笑道。“有意思,刚才那一记鞭子就当是见面礼了,火炉那有粥,你可以喝一点。”

我忍着剧痛。走到火炉旁坐下,此时我很想动手,但浑身都冷得僵硬,而且对方手上还有兵器。

其余人看了我一眼,我发现他们眼中几乎一点神情都没有。而那三个男人走出了屋子,留我们一群人在屋里取暖。我感觉身体暖和了许多,小声对旁边的一个男人问道: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
他摇了摇头,说不知道。

这几个人跟外面的人一样,身上都是鞭痕,他们傻傻地看着火光,就如同行尸走肉一样。我想了想,咬牙道:“他打你们,你们就不会反抗?”

听见这话,不少人都是冷笑了一下,有个女人低声道:“反抗?谁第一个上?有人反抗过,最后没成功,被他们砍成了肉泥。”

我咬咬牙,感觉这里跟温柔乡差不多,只是我分不清这儿到底是什么地方。我小声而认真地说道:“不管你们是谁,我相信你们都想逃走。我是江成,你们可能听过这个名字,要是愿意,就跟我一起反抗,我曾经推翻过元门的温柔乡……”

“元门?”

听见这话,他们顿时愣了,最后,那女人露出个苦笑:“元门啊……记得几年前,他们曾经想找我合作,请我去当长老。”

我一下子没从女人的话中反应过来,有个男人摇头叹气道:“江成这名字,我没听说过。但我劝你不要想了,在这里的人,曾经都是赫赫有名的大道士,结果还是无法对抗。我们都很强,可是看守我们的人,强到令人发指。甚至……半年前有个青衣门的长老也被他们抓来了,名声和实力,在这一点用都没有。那青衣门长老,在他们手下走不过十招。”

我突然觉得……

我来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地方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