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畜生!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是一个,相当于地狱的地方。

每一天,人们都要在极为冰冷的冰川上生活,只有实在冷到不行的时候,才允许进入木屋里暖和一下。除此之外,所有人都不能穿衣服,要在外面搬个板凳,坐在板凳上编织道器。

这是一种很简单的道器,有点类似于编斗笠,有人告诉我,这是一种名为雪花斗笠的道器。制作方法很简单,就是将冰冷到极致的草编织成斗笠,趁着冰冷的时候,给专人弄上符文。这种雪花斗笠可以封存阴气,每当到了夏天戴上。就会全身凉快,一般都是拿来给鬼魂使用的。

但困难的是,雪花斗笠需要纯手工编织,而我们现在就成了类似于奴隶的苦工。

看守者给我们吃的食物很简陋,只有白粥。连米都很少。与其说是吃饱的,不如说每天都是喝饱的。一天只有两顿,他们要做的仅仅是让我们不死,其他时候都要一直在工作。

每天早上,人们都会被轮流叫去一个小木屋里说话。但唯独不叫我过去,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在做什么。问有些人,他们就摇摇头不肯说。

哪怕是罪恶之地,都要比这自由许多。

而让我最在意的,是一个叫周丽的女人。她是在我过来三天前才来的,长得挺好看,身材也不错。每天晚上,她都要被看守者叫去小木屋里以供发泄,开始的时候,他们还很疼护周丽。可随着时间慢慢下来,周丽跟其他的女孩一样,都被冻出了很严重的鸡皮肤。

所谓鸡皮肤,就是身上毛孔都是一粒粒的,看着很恶心。有次我打粥的时候差点摔倒,是周丽伸手扶住了我,那时候我手正好放在她腿上。

那种感觉,我这辈子都不会忘。那仿佛是一片砂纸,密密麻麻都是疙瘩,摸着很硬,甚至有些刺手。我下意识看向她的眼睛,说了句对不起,周丽却是楞了一下,随后很是尴尬地笑道:“挺好的,等我从这出去之后,估计再也没男人愿意碰我了。”

她说的是玩笑话,却让气氛都沉默了,每个人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否出去,而就算出去了……对于周丽来说,也无非是一场新的噩梦。

在这里我已经记不得日期,只知道白天工作,晚上睡觉。当我来到这十天还是半个月时,有个老前辈发烧了。那是个中年男人,大约五十岁,身体没有我强壮。我们睡觉的地方是个严严实实的木屋,根本没有被子。大家就这样躺在木板上睡觉,那前辈咳嗽得厉害,我们就将靠近火炉的位置让给他,但他还是咳嗽得厉害。

“江成……江成……”

当我半夜睡觉的时候,我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在叫我。等我睁开眼睛,却发现是那前辈在呼唤我。我连忙走到他身边坐下,轻声道:“前辈,有什么要我帮忙的么?”

他很虚弱地摇摇头,将手放在我的手上。轻声说道:“我怕是撑不下去了,有些事情想与你说。江成,这里所有人中,我最欣赏的就是你,仁者无敌,我还记得你刚来的时候,就将自己的粥分给了我。”

我想起自己与这前辈的初遇,那时候他饿得不行,我就把粥分给他了。其实也不是好心,而是那时候我刚被抓来心情不好。什么都吃不下,就顺手分给他了。谁会知道,这么点小事,却让前辈记住了。

“江成,我只是个孤家寡人,被抓到这来,想必也没人会担忧我……”他轻声道,“我看得出来,那些看守者对你的态度,跟对大家不一样。你知道。为什么他们每天早上,都要将人叫去小木屋吗?”

我摇摇头,而这前辈叹气道:“是要我们同意服从他们,立下某种契约。当立下契约后,我们就必须听从他们的一切命令。否则就会全身融化。虽然立下契约后就能离开这,可大家都是心高气傲的人,谁会愿意……将自由交给别人。”

“嘶……”

我听得倒吸一口凉气,原来那些一个个服从神秘势力的强者,竟然大多都是被迫的!

这……简直叫人不敢置信。

此时,这前辈轻声说道:“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叫你进小木屋,但也能说明你是不同的。江成,如果你有希望出去,我想请你帮个忙。”

我温柔道:“前辈,您只管说。”

这前辈笑道:“我曾经有个徒弟。如今在青衣门做执法长老,叫李大郎。你若是出去了,请帮我与李大郎说一声,当年的那件事情,很对不起。他听过之后。会给你一些报答。”

李大郎?

我点头道:“好的,我与李哥也算是相识,到时候肯定会帮忙。”

这前辈轻轻地嗯了一声,随后艰难地请我扶他起来,他盘膝而坐。轻轻地闭上了眼睛。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,他的脑袋已经歪在一边,彻底没了声响。

与其失去自由,与其承受折磨,不如在这自我了断。

我不知道这个前辈是谁,他甚至从来没说过自己的名字,但他的这份骄傲,已经彻底记在了我的心里。昏暗的木屋里,我听见有人在哭,扭头看去。是那周丽正抹着眼泪,微微抽泣。

我走到她身边躺下,摸了摸她的头。她抬起头看着我,呢喃道:“我们也会变成这样,是不是?”

我摇摇头,轻声道:“不知道。”

她又开始轻轻地哭,不敢吵闹到别人,嘴里呢喃着一些话语,我没听清楚多少,只有最有一句我听清了。这个约莫二十七八岁的女人,说她好想爸爸妈妈。

我闭上眼睛,让自己努力睡去。等天亮时,我自己潜意识醒了过来,却看见有个魁梧的身影正坐在我旁边。

是那肥胖男子。

周丽早就被惊醒了,她眼神惊恐地看着肥胖男子。而这胖子不慌不忙,伸出手放在周丽的胸上揉捏,那态度要多恶心有多恶心,此时他微眯着眼睛跟我说道:“江成,在这待了几天。感觉怎么样?”

我看着肥胖男子,冷冷说道:“你是将自己当成皇帝了?”

这明明是我的一句嘲讽,他却是不慌不忙地说道:“对,在这里,我就是皇帝。你考虑得怎么样了。要不要交出东西来?”

我冷笑道:“不交,有本事就弄死我。”

他眼皮抬了抬,我原以为他会发怒,不料这个脾气暴躁的肥胖男子竟然没发怒,他忽然狞笑道:“有意思,真是有意思呐。江成,你果然是个意志力挺强的人,在这里待了十二天,还是一点用处都没有。不过没关系,我已经找到了对付你的办法,你跟我来一趟。”

对付我的办法?

我疑惑地站起身,肥胖男子也是放开周丽,慢慢地走出屋外。等出来之后,我顿时就愣了,随后心中一阵怒火油然而生,一拳朝着肥胖男子打去,怒骂道:“你个畜生!”

肥胖男子不慌不忙地接住我这拳头,把我摔倒在地,他抓着我的头发,扯着我往前面看,怒吼道:“小子,你给我好好地看清楚!”

在我前面,是一个让人无法接受的情景。

东方青云有条小狗,那是如今唯一会陪伴着他,真正不嫌弃他的伙伴。我知道,那也是他的精神支柱。

可是现在,他却是跪在地上,怀里抱着那条小狗,眼中含着泪光,喉咙中发出呜咽声,张开口,咬着那小狗的咽喉。

狗血流进东方青云的口中,小狗满是惊恐地看着自己的主人,身体因为疼痛,抽搐得厉害,却没力气再叫出声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