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要不把苍天当回事,这他娘的才是江成!(二)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毫无防抗地跟这些人上了一辆车,他们原本想将我的兵器也收起来,但我不肯上交。我只是看着他们,很冰冷地说了一句话:“如果你们认为,你们是我的对手,大可来拿我的刀。”

话一说完,包括曹小小在内,没人敢拿慈悲了。我坐在汽车后排。旁边是之前的那两个男人,我叹了口气,对左边的男人问道:“我这半年都在闭关修炼,能不能跟我说一下,半年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他愣了一下,然后犹豫地看向曹小小,后者平淡地说道:“讲吧,反正不是什么隐秘的事儿。天下道士都知道了。”

男人得到同意后,才跟我说了这半年来发生的事情。

在青衣门道师考核结束后一个月,这格局就彻底变了。

天宗主动攻击青衣门麾下门派,一时间南北之战突然爆发。而且天宗仿佛是已经蓄谋许久,当攻击一个门派之后,竟然在短短的一天之内,发动了全面攻击。而青衣门还什么事情都不清楚,就失掉了许多阵地。

愤怒的青衣门想去打回来。却远远不是天宗的对手。天宗仿佛一时间变强了许多,平日里人们那南天宗北青衣的逻辑一下子就崩溃了,青衣门连连败退。不少人都纷纷背叛青衣门投靠了天宗,但这些人都没获得重用,只有一人不同。

道法宗的少宗主……江成。

在道师考核一个月后的时间里,江成就被选为了道法宗的少宗主。当大战爆发后,他联合天宗,发动了一场变故,使得道法宗损失惨重。哈尔滨也是北方重地,因为这场叛变,使得青衣门原本就差劲的情况更是雪上加霜。而因为江成好像一开始就是天宗的人,所以回到天宗之后,就受到了重用。

他让人看着自己的旧居,说是时时刻刻都要看着,说是他算出一卦,将来会有仇人跑回来。

而现在,我回到了自己的小屋。

我听得皱起眉头,如此看来,这半年的变化中,我是最为麻烦的。像李唐朝,华宏,曹大都直接蒸发了,他们还好,我却是被篡改了身份。甚至成为了一个大叛徒!

这……让我怎么能忍!?

该死,天宗的那个江成,我绝对不会放过他!

车子一路开下来,一直开到了原先的道法宗。但这儿已经不叫道法宗了。曾经的招牌不知道被丢哪儿去了,如今上面写着的是“天宗哈尔滨分部”。

走进天宗哈尔滨分部内,里面全都是我不认识的人,所有人都穿着天宗的衣服。曹小小走在前面。她冰冷地说道:“师弟现在应该在讲道,我们不要打扰到他,等他讲道完再说。”

这俩男人都嗯了一声,然后拉着我往操场那边走。我则是愣了一下,江成还会讲道?

不可能!

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更清楚江成,江成应该是一个只知道拿刀砍人,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道术的家伙!

等来到操场,我看见许多人坐在地上。眼神崇拜地看着操场中央的方向。而在操场中央有个高台,上面坐着一个穿着道袍的男人,可不正是道云榜上的那个江成吗?

此时,那假冒江成正坐在高台上。声音很是雄厚地说道:“还有谁要提问么?”

“江成先生,我有问题想问。”一个道士连忙说道。

假冒江成微笑道:“你说。”

这道士很是认真地说道:“每次我摆阵法的时候,都分不清其中的奥妙。人们说掌握了道,就能自己掌握乾坤八卦。随意改换,可是怎么样才能改变八门呢?”

好深奥的问题!

这问题我连听都听不懂,那个假冒江成不可能会!

而这时候,假冒江成微笑了一下。他说道:“什么是道?就是你心中所想,若是想改变,又拘束与书上的道,那又怎么改变?天下阵法,离不开乾坤阴阳,俗话说紫气东来,又为何不可西来?你若是将阴阳转换,天下都跟着你转换。到时候改变八门,岂不是简单小事?”

他在说什么……我完全听不懂!

那道士却是连连点头,激动地说道:“是我自己太局限于书本了,多谢江成先生。”

所有人都是崇拜地看向假冒江成,我却心里百般不是滋味。

这假冒江成看着好像比我厉害很多。

等他讲道完毕,道士们都站起身安静地离去,此时曹小小带着我走到那假冒江成身边,笑吟吟地说道:“师弟。你当初还真没算错,你的旧居果然有人来。”

假冒江成瞥了我一眼,他点头道:“嗯,我知道了。多谢师姐。将他带去我的办公室,我先去换身衣服,然后来见他。”

曹小小说一句好咧,然后一群人就带我去了一个办公室里。我坐在里面,满是烦躁地等待着假冒江成。这曹小小也太过分,我跟她这么久的交情,她竟然都认不出我,还当着我的面,叫另一个人师弟。

等了约莫十分钟后,外面忽然传来了脚步声,我下意识握紧慈悲,死死地等待着那个假冒江成进来。忽然间。那脚步声停住了,随后传来了开门的声音,我立即将慈悲朝着前面砍去,怒吼道:“敢冒充我!”

然而,那假冒江成并没有站在我的攻击范围内,这家伙竟然在开门之后,就往后跳了一步,害得我这刀砍空了。

假冒江成也不生气,他淡然说道:“我早就知道你会这样。”

我心中满是怒火,咬牙道:“你到底是谁?为什么要冒充我?”

他往四周看了看,然后走进办公室关上了门,很平静地说道:“白痴。自己人。”

自己人?

我疑惑地看向这个假冒江成,他却忽然伸出手,在我的左边肩膀上拍了一下。刹那间,我感觉到肩膀传来一阵冰凉,面对这个熟悉的动作,我惊讶道:“江影!?”

他点点头,然后走到座位前坐了下来,也没否认我的话。我惊讶道:“不对呀。你应该跟我长得一模一样不是吗?还有,现在的天下到底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大家都不认识我了?”

江影看着我的眼睛,他平静说道:“世界没变。你也没变,变的是所有人的……这里。”

说话的同时,他还指了指自己的脑袋。我看得疑惑,皱眉道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所有人的记忆都出了问题?”

“与其说出了问题,不如说记忆被改变了……”江影沉声道,“在半年前,你那次对战失败被捉走,我曾经想救你回来,但发现对手太强大,于是我就考虑不如先帮你把身边的人安置好。可是在短短的半个月后,什么都变了,李唐朝等人救出了华宏,称得上是天下震惊。”

华宏……被救出来了!?

我惊讶道:“那为什么现在大家都忘记他了?”

江影仿佛想起了什么,他握紧拳头,咬牙道:“就是在华宏被拯救之后,什么都变了。我感觉自己的记忆在一点点消失,那些是关于你,李唐朝,曹大的记忆,后来我发现除了我,几乎所有人对于你们几个的记忆都在消失。于是我就开始写日记,逼迫自己每天记着你,最后我采取调查,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。”

我连忙问道:“什么秘密?”

江影看着我,一字一顿道:“所有的人,都被鬼遮眼了。”

“鬼遮眼?不可能!”

我立即否定了江影的话,怎么可能会是鬼遮眼。可他的态度却很严肃,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意思。

我也是慢慢严肃起来,心脏跳得十分快速,一种莫名的惊恐在侵入我的心脏。

如果江影没开玩笑,那就是说……

在华宏被救出来之后,一场范围巨大的鬼遮眼开始让人们慢慢忘记这几个人。可问题是那鬼遮眼……

竟然能遮住全天下的人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