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章 要不把苍天当回事,这他娘的才是江成!(六)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根本没反应过来,就看见黑刀手上的黑色大丽花忽然爆发出一道强烈的阴气,这阴气漆黑无比,还幻化成了一个骷髅头,用极为快速的速度咬住了我的右手手臂!

好快!

我感觉右手手臂很是疼痛,而这骷髅头还在使劲地咬着我,让我右手无法随意动弹。黑刀微笑一下,手中的黑色大丽花朝着我咽喉割来。原本我是能抵挡的。可我一抽手,那骷髅头就会死死地扯着我,眼下我也没了办法,连忙整个身体往后倒去,正好躲过了黑色大丽花的攻击,但也因此重重地摔在了地上。

黑刀不愿意放过机会,等我倒下来的时候,他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,就将黑色大丽花刺向了我的胸口。我急忙往旁边一躲,但没能完全躲开,黑色大丽花刺进我的左边肩膀,将我狠狠地钉在了地上!

我忍着不发出痛叫,死死地看着黑刀。此时我们的情况有点麻烦,他若是将黑色大丽花抽出来,那就会浪费一些时间,而按照我的能耐。绝对能在这时候用慈悲砍下他的双脚。

“这还真是麻烦了……”黑刀站在旁边也不急着动手,他淡然道,“江成,你不该是乾坤将,此时我有些埋怨半年前陈晓晓捉走了你。否则按照你的能耐,应该至少是个玄师或者乾坤师,这样我与你打起来,也不会觉得自己占了你的便宜。”

我咳嗽一声,口中喷出了鲜血,此时我狰狞地看着黑刀,狞笑道:“白痴,如果老子真学到了道师以上的那些东西,那死的就应该是你。”

“是有这个可能,但现在没机会了。”

黑刀淡淡说了一句,他往后倒退两步,忽然就抽出了一张道符,微笑道:“你应该庆幸,你可以见识到我的真正手段。”

他话音刚落,那道符忽然散发出了一阵乳白色的光芒,这些光芒慢慢飘散到空中。随后我忍不住傻眼了,这乳白色的光芒竟然与黑气融合,慢慢变成了一个太极阵,在我们的头顶上盘旋。

但这并不是真正的太极阵,因为太极阵的阴阳两处应该是一样多的。可现在黑色却正在侵蚀白色的部分。

阴气,正在吞噬阳气。

随着那太极阵上的阳气被吞噬,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慢慢虚弱,很多力气凭空就没有了。而黑刀微笑道:“阳气就是你。阴气就是我。江成,在这个阴气浓郁的太平间,简直就是我的福地。等那阳气被吞噬大半,你恐怕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。可等阴气越来越多,我却是会越来越强大,这就是天地规则。”

我咬紧牙关,紧紧地抓着慈悲。而黑刀这时候走到我身边。他忽然握住了黑色大丽花的刀柄,随后用力一抽!

我连忙就将慈悲朝着他的双腿砍去,可是现在的情况,却是非常不乐观!

因为头顶那个太极阵的关系,我的力量变弱,速度也自然变慢了。可那黑刀的速度却是比原本更快,他很轻松地往后一跳,就躲过了慈悲的攻击。

“呜哇!”

我怒吼一声,支撑着软弱的身体站起来。他却是不慌不忙地劈出一刀,刹那间,又是五道刀影,朝着我的身体快速砍来。

还是那一招!

巅峰的我都只能挡住两道刀影,更何况现在比较虚弱的我。我只能尽力抬起慈悲,挡住了朝我咽喉而来的刀影。

“砰!”

这刀影的力量增强了许多,或者说是我的力量减弱了许多。我一时间有点抵挡不住,那刀影是挡住了,可因为我的力量太弱,慈悲被撞击得往后一撞,刀背砸在了我的咽喉上,疼得我呼吸不上来。而且那些刀影此时也砍到了我身上。我整个人犹如断线的风筝倒飞出去,惊得我连忙用慈悲撑住地面,才让我没有摔倒。

“呼……哈……呼……哈……”

我吞了口唾沫,此时我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,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虚弱。

黑刀瞥了我一眼,他淡然道:“堂堂江成,在这时候终于没能耐了吗?原本以为你一路走来有凭借自己的力量,可现在看来。你终归还是在依靠我们的帮助。”

“老子……从来没依靠过你们的帮助!”

我愤怒地大吼出声,主动朝着黑刀冲了过去。他摆好防御姿势,冰冷地看着我,此时我太虚弱了。等我跑到他身边,身体已经是疲惫得不行。我立即抽出慈悲,狠狠地砍向了他的肩膀。

“没用的。”

黑刀冰冷地说了一声,他这次甚至没用黑色大丽花。而是抬起脚踹在了我的胸口,顿时我觉得肚子传来一阵剧痛,忍不住收住刀,跪在地上干呕。而这个时候,黑刀再次动了。

他双手握住刀柄,将黑色大丽花舞出了一道绚丽的刀花,在我的身体四周绽放开,我的鲜血喷向空中,浑身都疼得要命。而他越砍越急躁,最后他狠狠地抬起脚,踹在了我的脸上!

“砰!”

我被踹得摔在地上,而他看着我咬牙道:“烦死了!砍了这么多刀还砍不死。我这刀可是极为纯粹的阴气,要不是因为你是个小人物,我甚至怀疑你修炼了化阴术。这真是让我砍得烦了,竟然根本没法砍深入。是不是你身上有抵御阴气的法宝?不过没关系,砍不深入没关系,我可以刺死你。”

我没说话,而是艰难地吞了口唾沫。尽力把慈悲握在手中。我用刀身撑着地,颤颤巍巍地站起来,可还没等我站稳,黑刀却又是一脚踹在我的胸口。怒喝道:“倒下!”

我被他踹得摔在地上,大口吐出了一口鲜血。

好痛……全身都痛得要命。

黑刀走到我身边,居高临下地看着我,而我看着他有些烦躁的模样。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,因为我这一笑,又是不少血沫子吐了出来。

他阴沉着脸,咬牙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“堂堂乾坤师,跑来这里借助阴气修炼许久,可连杀我都这么麻烦……”我握着慈悲的刀柄,狞笑道,“还不如把你那黑色大丽花丢了,说到底就是个没用的道器。”

“闭嘴!”

黑刀烦躁地举起黑色大丽花,朝着我的喉咙狠狠刺来。我连忙用双手护住喉咙,那黑色大丽花刺穿了我的双手,将我双手都钉在了一起,而我趁着这个机会,将双手一抬,朝着黑刀的大腿划去。黑刀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松开手,被黑色大丽花割到了腿,他痛叫一声,连忙再次抓住刀柄,往外狠狠一抽!

“妈的!”

我痛地骂了一声,黑刀也是捂着流血不止的大腿后退两步,他看向我的眼神已经充满了憎恶:“王八蛋,你是蟑螂吗?怎么打都打不死。”

“嗤嗤嗤……”

我忍着双手的疼痛颤抖,狞笑道,“有意思的乾坤师,被自己的刀砍伤了大腿,要是说出去的话,恐怕要让人笑掉大牙。”

黑刀沉下脸色看着我,他深吸一口气,低吼道:“你这苦中作乐的样子,还真跟你爹一个德性。”

啊?

我顿时没再笑了,转过头傻傻地看着黑刀,而他这时候忽然很是变态地笑了:“哦,我忘了你还不知道。你不是一直在找杀你爹妈的仇人吗?其实……那天我也在场,你母亲的大腿上有个胎记对不对?椭圆形的胎记,啧啧啧……那天强奸你母亲的人中,也有我的存在。不过现在的你,知道了又有什么用?我不是陈皇手下的人,我可以随意杀了你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