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章 要不把苍天当回事,这他娘的才是江成!(七)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母亲……

我只觉得世界上任何东西都变空了,阴冷的空气,黑刀脸上的狞笑,手中的慈悲。

什么都变空了。

“要真说有什么遗憾,就是……下辈子不能做江成的娘了。”

那日母亲的话语又在我心里响起,无数悲怒一瞬间填满了我的心脏,让我的心脏几乎要炸裂,让我的大脑轰一声只剩下无尽杀戮。

“呜……啊!”

我怒吼一声,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,受伤的手抓着慈悲。朝着黑刀的脑袋狠狠砍了过去!

“白痴。”

黑刀冰冷地说了一声,那黑色大丽花忽然转了个刀花,很是轻松地挡住了我的攻击,而且还顺势将刀锋划过我的胸口。

剧痛从我的胸口传来,但不知道为什么,我大脑中仿佛忘记了疼痛,依然朝着黑刀攻击。

“你这畜生!”

我暴吼一声,疯狂地砍出一刀又一刀,可在我这极为暴怒的情况下,我的刀法却开始杂乱无章,我几乎忘记了一切学习到的刀法,只知道不停地挥刀。

面对我这根本称不上刀法的攻击,黑刀非常轻松地抵挡,脸上也是面露微笑:“对,就是这样,为你那肮脏的老妈报仇。啧啧啧,不得不说,那虽然是个山村里的女农民,但还真是别有一番风味。特别是你那白痴一样的老爸,他明明被我们打得站不起来。却还是在地上怒吼。啧啧啧……”

我瞪大眼睛,睚眦欲裂,悲愤彻底占据了我的情绪,我怒吼道:“闭嘴!”

黑刀脸色一沉,他抓住我攻击的空隙,一刀朝着我的腹部刺了过来!

“噗嗤!”

黑色大丽花刺进我的肚子,将我的肚子整个刺穿,我忍着疼痛,将慈悲捅向了黑刀的胸口。而他淡定地侧到一边躲开攻击,同时将我肚子上的黑色大丽花抽了出来。

刹那间,血光飞溅,冰冷的感觉传遍了我的全身,却没法让我的怒火冷静下来。

“什么江成,真是好笑……”黑刀冷笑道,“随便激你几句,就已经愤怒成这样,你根本不配被称为强者。这么容易就丢了平静心,只能死在我的手上。”

我捂住腹部的伤口,忍着剧痛,狠狠地用脑袋撞在了黑刀的头上,怒吼道:“滚!”

黑刀疼痛地后退两步,他揉了揉脑袋,嗤笑道:“都已经沦落到用头撞人的地步了吗?哦,我想起来了,那时候你爸也是这样的,当我们撕开你母亲的衣服时,他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,求我们放过你母亲。那时候我觉得好玩,我还跟他说,要是给我磕一百个头。说不定我就放过她了。结果你猜怎么的?”

“闭嘴啊啊啊!”

我大吼出声,此时我已经气愤得连刀都握不紧。而他脸上还是带着那讨厌的笑容,轻声说道:“然后这脑残玩意儿还真磕头了,等他磕满一百个头,脑袋都磕破了。问我能不能放过他的妻子。结果我很认真地告诉他,那时候我说得很清楚,是说不定我就放过她了……说不定,那就是不一定嘛。”

“草!”

此时我已经怒得忘了手上还有刀,一拳朝着黑刀的脑袋砸了过去。他很是平静地后退两步。一瞬间出刀,正好砍在了我的拳头上!

“呜哇!”

我疼得大叫出声,黑刀趁着这个机会,他将黑色大丽花顶在地上,借力跳了起来。一个侧踢,正好踢在了我的耳朵上,将我整个人踢倒在地。

嗡……

我的脑袋里只剩下这样的声音,黑刀走到我身边,他抬起脚,狠狠地踩在了我的右手上,疼得我松开了慈悲,而他淡然道:“愤怒得连刀都能忘记,你还真是个弱者。江成,你要认清事实,要不是因为我们一路上的帮助,你根本就走不到今天。你看,这不是已经证明了吗?你完全就是个废物。”

我咬紧牙关,死死地握紧拳头,但此时我已经没了力气,一拳又一拳地砸在黑刀腿上,他却没有任何反应。

“垃圾。”

他冷冷地说了一声,随后踹在了我腹部的伤口,这一脚疼得我眼泪都流了出来,口中吐出大量鲜血。此时我脑袋昏沉沉的,一点力气都用不上来。这时候我看见了头顶的天花板,那太极阵阳气的部分,只剩下了这么一点在垂死挣扎。

黑刀抬头看了看太极阵,他微笑道:“阳气即将被完全吞噬,江成。天命难违,这是老天也要你死啊。真好笑,原本阳气还能支撑一些,在你发怒之后,竟然被吞噬得这么快速,说明天道都对你很失望。一个道士,连修道养性都做不到,难怪天道都不想理你。”

我艰难地吞了口唾沫,用力地大口呼吸,低吼道:“若是顾着你这个畜生。那这天道不敬也罢。”

这时候,异变产生了。

突然间,太极阵上原本还有一些在死死挣扎的阳气,这时候却是忽然被阴气急速吞噬了。也就是这一刹那,我身上所有的力气都被抽空了。连动一动手的力量都没有。黑刀看见后,他顿时哈哈大笑:“白痴,你还真是个白痴,现在是你自己将最后的希望都弄破碎了,你谁都怪不了。对了,我再告诉你一件事。”

他忽然蹲到我身边,在我耳边轻声说道:“说真心话,你母亲一点品味都没有,穿着件深蓝色大裤衩,也不知道是不是跟你爸换着穿,刚看见的时候觉得挺恶心的。不过你还挺幸福嘛,这么多新衣服放在房间里,啧啧啧……为人父母啊。来,小伙子,说说你的感想。”

我看着黑刀,我知道他是在激怒我,在他激怒我之后,我的刀法就开始毫无章法,甚至忘记了该怎么去战斗。所以他一直在激怒我。

可是……

可是我镇定不下来,想到我苦命的爸爸妈妈是被这群人害死的,我就无法镇定下来。

我用力地咬了下嘴唇,痛觉让我恢复了一些知觉,我抬起手。无力地掐住黑刀的脖子,呢喃道:“我确实做不好道士,但我一直记得,我是一个儿子。”

“够了。”

他眼神冰冷地拨开我的手,随后站起身抓住黑色大丽花。冷声道,“原本想让你怨气更深一点,这样也好给我祭刀。可我忽然觉得恐惧,江成,我这是真心话。你这家伙让我觉得恐惧。我还是尽早杀掉你吧,你放心,世人不会忘记你,因为现在有个新的江成。”

说罢,他握住慈悲。狠狠地刺向我的慈悲。我忍着剧痛抽出手,死死地抓住了那把刀。

锋利的刀锋划过我的手,使得一阵鲜血飞溅,而这个时候,我的力量忽然开始回升,我紧紧抓着刀锋,愣是不让它前进下来一点。

“怎么可能!”

黑刀脸色一变,他惊呼道:“阳气已经被完全吞噬,你不可能再有一丁点力气,怎么可能……天道规则就是如此,你为什么还会有力量!”

“呼……呼……”

我深呼吸两口气,将那黑色大丽花剥开,呢喃道,“三界五行,不在其中,最恨成仙难。”

“什么意思!?”

黑刀谨慎地后退两步,而我抓起慈悲挣扎着站起来,这个时候,天花板上的阴阳八卦阵忽然变了。虽然白色的阳气部分被彻底吞噬,然而这个时候,却是有一道红色的阳气部分,正在疯狂地夺回自己的阵地,放在上方,就如同火烧云一般炫丽。

三界五行,不在其中。

这句话的意思,我终于明白了。

“我这一路,确实离不开你们的功劳。但不是因为你们的拯救,而是因为你们带给我的仇恨,让我一步步挣扎着爬上去……有个新的假冒江成也没用,你说的天道规则也没用……”我看着黑刀,握紧手中的慈悲,低吼道,“要不把苍天放眼里,这他娘的才是江成!我不用天道,我自己有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