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 虫视者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早就该想到,牢公其实就是神秘势力的人。

万教大战时,牢公的表现很是出彩,可现在想来,也有很多个疑点。

首先,明明跟我们一样是个年轻人,为什么牢公会强大到这个地步?然后就是他的道术,这念诗就能杀人的道术简直太过恐怖。这么可怕的道术,怎么会没有人知道,保密性做得如此完善?

而且,如果他师傅真是一个普通的隐居高手,那未免太奇怪了。这道术摆明了就是杀人利器,杀鬼的效果暂时不提,杀人绝对是个好手。而神秘势力之中,大多都是以杀人为主要的道士。

最为重要的一点,就是当初牢公见到陈丁卯时,一点恭敬都没有,甚至还直接对陈丁卯说了自己师傅的怨言。那时候陈丁卯笑了笑,并没有说破他师傅的名字。

凭啥?

陈丁卯何许人也,那可是北方道教之首,哪怕牢公的师傅是个隐居高手,那对于陈丁卯来说也只是一个厉害点的道士罢了。牢公的师傅如果真在隐居,一没势力。二没陈丁卯强,人家陈丁卯干嘛要这么给面子?

如果我是陈丁卯,估计直接就会说:“去你大爷的,你那师傅还真把自己当个玩意儿了!”

可问题就是。陈丁卯没说破。唯一让陈丁卯忌惮的,就是那神秘势力,甚至自己的老朋友周医仙因此而死,陈丁卯也不敢管。

牢公敢在众多道士面前不给陈丁卯面子,而陈丁卯却不发火,这也恰恰说明,他的师傅跟神秘势力有分不开的关系。

此时牢公不慌不忙地将慈悲丢进屋子,他看着我的眼睛,平静说道:“兵器不能随便丢弃,那是你的资本。”

东方雪也没料到来人竟然会是牢公,她顿时怒道:“牢公,我们好歹也曾经是生死战友,现在你忽然就反过来对付江成,你的良心在哪儿?之前你应该也有听清楚,这人杀了江成的父母,现在我们最要紧的就是找到凶手,为他的父母报仇雪恨,可你现在却……”

“我如果不是惦记着情谊,就不会让他说出这么多个名字……”牢公平静地说道,“江成。你的父母之仇我能理解。只是这个名字,不能说出来。”

我呼出一口浊气,将慈悲捡起来,随后看着牢公。轻声说道:“那接下来呢?你是要跟我们对战不成?我知道你们这个势力的套路,估计你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自己现在的等级。”

“我现在是道君……”牢公摇头道,“江成,你已经离开了半年。半年的变化很大。你在沉睡,大家却是在成长。”

我冷声道:“那你是要试试看?”

牢公顿时不说话了,我们就这样对视,双方都是抓着兵器没动。最后。还是牢公选择了退步,他叹气道:“我不敢与你对战,你的变数实在太大,而且又加个东方雪。原以为你沉睡半年会收敛点,想不到变得更加暴戾。江成,做人做事,还是平静点好。”

说罢,牢公直接往窗外一跳,我连忙凑到窗户边看了看,只见外面不知何时搭建了一个纸人罗汉塔,他顺着罗汉塔缓慢地跳了下去。直到牢公的背影消失在我们面前,我才反应过来他已经走远了。

“真过分……”东方雪不太开心地说道。“想不到我们一直都在和这种人交朋友。”

我摇摇头,轻声道:“他原本可以早些动手,可最后还是选择了先让黑刀说出些名字,已经帮助我们许多。牢公的事情。谁也说不明白,我只是突然有些担心孙尚香。”

东方雪嗯了一声,说她也有些担心孙尚香,但眼下事情还是要一步步来。

我将房间收拾收拾,然后就躺在沙发上想事情。东方雪这时候说她去洗澡,让我千万不要偷看。我气得不行,将一个抱枕砸向了她,让她赶紧洗澡去。别想这么多有的没的。

等东方雪进去后,江影凑到我身边,他沉声道:“江成,也许是因为这一带的阴气减少,我隐隐约约有点想起那第四个人了。”

“第四个人?”

我惊讶地看着江影,他认真地说道:“好像是个女孩子,整天都跟江雪她们住在一起,但目前我只记得她是女孩子。眼下看来。要多破除几个阴气繁重之地,才能想起那个人到底是谁。”

我嗯了一声,经过江影的提醒,我才想起原本哈尔滨里的小屋。似乎还有个女孩居住。此时我忍不住叹口气,轻声说道:“可惜这场浩劫太厉害,让人们遗忘得很夸张,否则我就能将阿天召唤过来。”

“他估计根本不会理你……”江影笑道,“在他脑海中,他已经把你忘了,到时候听到召唤,估计会想哪个白痴在召唤我。我才不过去。”

我嗯了一声,实际上我是有尝试过召唤阿天,可阿天根本就没回应我。如此看来,他已经将我忘记了。还有一个可能,就是在这半年之内,他与我切断了主人与鬼奴的关系。

“啊!”

正在我们说话的时候,浴室里忽然传出一声尖叫。我惊慌地跳起来,连忙对浴室的方向喊道:“怎么了?”

东方雪在浴室里叫道:“江成。快进来!你快进来!”

我疑惑地冲进浴室,只见东方雪衣裳还挺完整,她指着浴室的右上角说道:“你看那个!”

嗯?

我疑惑地看向右上角,却见在那天花板上有一只蟑螂,我顿时无语了:“东方雪,你可别告诉我你怕蟑螂。”

“不是,那蟑螂很奇怪……”东方雪极为认真地说道,“你将那蟑螂捉下来看看。”

我疑惑地跳了起来。正好一手抓住蟑螂,这小家伙还在我的手上不停挣扎。我疑惑地看向蟑螂,随后就傻眼了。

只见在这蟑螂的腹部,竟然有许多符文。此时我好奇地捏碎了蟑螂的身体,却发现这根本不是真正的蟑螂,整个蟑螂都是用红木做的,神奇不已。

“这是道器……”东方雪连忙解释道,“有点类似于监视器,不过可以随时随地跟踪并且监视别人,幸好我刚才还没脱衣服,否则就清白不保了。”

我疑惑道:“你怎么会认识这个蟑螂监视器?”

东方雪认真道:“确切来说,这叫虫视者,因为我平时比较谨慎。每当我换衣服或者洗澡的时候,都会担心有鬼魂之类的偷看,就先侦查一次阴气。结果我却发现。这浴室里有小小的阴气在窜动,正觉得奇怪,就发现了这个虫视者。这真是……让人感觉很惊讶,我师傅跟我说过,虫视者是非常精密的道器,一般道器师打造不出来。”

江影点头道:“确实非常精密,普通的道器师怎么可能弄出个栩栩如生的蟑螂,还要在腹部刻上如此复杂的符文。”

我皱着眉,死死地看着手中的虫视者碎片。

精密的道器……

我心中一动,连忙开始仔细地检查虫视者碎片,不一会儿,我就在这个蟑螂的肚子里发现了奇怪现象。

在那蟑螂腹部里面,有很小很小,几乎让人看不清楚的字迹。我连忙让江影去超市弄了个放大镜回来,随后用放大镜仔细地观察上面的字迹。

等看清那字后,我顿时心中一惊傻了眼。

“别声,救,还来--李。”

东方雪也看了看上面的字迹,她疑惑道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我沉声道:“不要声张,找个机会救我,线索还会来--李唐朝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