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二章 夜晚的诡异村民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些山村里的人,为什么要踮着脚?

我下意识觉得心底一凉,在我的印象中,踮着脚的并不是活人,而是……鬼魂。

“好奇怪……”江影小声说道,“我并没有感觉到很强烈的阴气,这些村民看着人畜无害的,为什么他们会一直都踮着脚?”

“阴气不强烈?”我疑惑道。

他点点头。我顿时也陷入了沉思。

一个鬼魂越厉害,它的阴气也就越强烈。而一个鬼魂越是普通,那阴气就越是弱小。

我轻声道:“眼下总不能一直待在车上,否则会引起这些村民的怀疑。说到底,我们还是要下车的,一切都小心点,我估计可能跟李红尘的遗迹有关。遗迹就在这附近,偏偏村民们出了问题,你要说这是两个事情同时撞在一起成了巧合,我打死也不会相信。”

江影点头道:“我也不会相信。”

我深吸一口气,随后打开车门下来了。村民们依然站在原地没动,都是好奇地看着我,我笑了笑,客气地对他们喊道:“我想找个认识路的朋友。”

这些村民都笑了,露出一口大黄牙,那是山里旱烟抽得太多。我也笑了笑。露出我的金牙,有几个村民颇为羡慕地看着我。

此时有个村民走到我身边,他笑道:“是要进山?”

他的声音很正常,中气十足。一丁点阴森的感觉都没有。不过我还是不能释怀他的脚,这家伙也是踮着脚尖的。

我笑道:“是要进山,所以想找个认识路的。也说不清去哪儿,就当打猎。”

他微笑地点头道:“你要是在周边走走,山跳还是能打到些的。如果往深走一点,可能要见到狍子。”

“嗯,你能带我进山吗?有红包的,进山两百块钱,一天两百。”我问道。

这村民犹豫了一会儿,他问道:“要在里面待几天呐?”

我说不知道,具体看情况。只见这村民将眉头皱得很紧,其余村民一时间也不敢过来说话,好像是在忌惮什么。只见他思索许久,然后说道:“晚上不能待山里,必须出来。”

我疑惑道:“你怕个啥?狼?猪?黑匣子?没跟你吹牛,不管来啥,我都能把它剁了。”

“那个倒是不怕……”村民摇头道,“就是这两天山里有些古怪。”

“古怪?”

我心中一惊,连忙问道:“怎么个古怪?”

他也没想这么多道道,就将事情跟我娓娓道来了。

根据这村民所说。大约是半个月前,忽然有两个人来了村里,找个人带他们进山。那时候有个叫柱子的村民跟他们一起进去了,可这一进山就是五天没出来。在第五天晚上的时候。柱子终于回来了,原本魁梧的柱子在这五天竟然消瘦很多,他脸色白得吓人,回来就哆哆嗦嗦地说晚上不要进山。

大家都觉得疑惑。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,可柱子嘴里一直都在嘀咕这句话,好像是疯掉了。直到第九天夜晚的时候,柱子忽然在自己家里大哭大叫。人们都纷纷跑去看是什么情况,却见柱子竟然七孔流血,躺在地上不停地惨叫,嘴里还嘟哝着晚上千万别进山。

于是乎,村民们晚上都不敢再进山了。平日里要是去山里采点什么东西,都会尽早回来。

我听得皱起眉头,如此看来,这村子是真出问题了。这些村民估计还以为自己是安全的,只是他们自己都没料到,如今他们是踮着脚尖走路的。

我这时候伸出手拍了拍村民的肩膀,然后强颜欢笑道:“我就不怕这些玩意儿,你要是愿意。就跟我一起进山,钱绝对少不了你的。”

这村民想了许久,最后咬咬牙:“一天五百,不然不进去。我们明天早上再进山。”

“成。”

我同意了村民的条件,然后请他帮我安排个住的地方,他就领着我和江影回家了。他的家就是个小破屋,跟我山里的房子差不多,甚至比我家还要破旧。回到家里,他问我要不要吃饭,我说要的,这村民就跟我收了一百块钱。说让媳妇做饭给我们吃。

经过一番介绍,我得知这村民的名字叫赵阿金,大字不识几个,是个猎户。这赵阿金家里的用具还挺齐全,墙上还挂着一把牛角弓,他跟我自吹自擂,说村里没啥猎户能拉动这把弓,让我来试试。

我饶有兴致地扯了扯弓弦。随后一不小心用力,将那弓弦给拉断了。赵阿金顿时目瞪口呆,我拍拍他的肩膀,轻声笑道:“你还差得远咧。”

赵阿金其实就是普通的山村人。有点卑鄙狠心,说到底就是利用一切小聪明在这世界的底层挣扎。他收了我一百块钱,然后就说去屋子里杀鸡,等他媳妇把鸡给炖了,他就跟我说是土家鸡。实际上我一下就能尝出来是剩菜,估计是从邻居那去借点吃剩的肉。

等夜深了,赵阿金就出门去朋友家打牌。我躺在炕上,小声跟江影问道:“感觉到了吗?”

江影问道:“啥?”

“这些人踮着脚尖。但却跟正常人无疑……”我轻声说道,“而且神智也很清楚,感觉不是鬼魂该有的。我估摸着里面有更深的道道,小心点好。”

江影也赞同了我的观点,他压低声音说道:“鬼魂确实不该是这样的,刚才我偷听那赵阿金跟自己媳妇说,晚上钻你被窝里来。这媳妇好像是买来的,不敢忤逆他的意思。身子还算是水灵,赵阿金估计就是想你忍不住,然后好跟你讹钱。”

这……确实不是鬼魂该有的样子。

我躺在炕上认真想着,等天黑之后,屋子里黑乎乎一片,只有微弱的月光可以让人模糊看见轮廓。我瞧见个白花花的身影从地铺那起来,小心地要往我被窝里钻,我冷声道:“出去。”

这身影愣了一下。几秒过后,传来了赵阿金媳妇的干笑声:“大哥,我陪你乐呵乐呵呗。”

“我不要乐呵……”我平静道,“出去。”

她顿时急了。可能是担心被赵阿金打骂,这娘们立即就扑进了被窝。我烦躁地要把她丢出去,可等手一碰到她,我立马就傻了。

这女人的身体,摸着竟然是非常坚硬,或者说……我根本没摸到她的肉,而是一摸就碰到了骨头!

“嗯……”

女人很是妩媚地叫了一声,我却是皱着眉,将手机的手电筒打开,她大大方方地坐在我面前,嘴里笑道:“大哥,就乐呵一下嘛。村里很难看见你这么干净的。”

“你别动。”

我低喝一声,然后伸出手,放在了这女人的肚子上,她脸上露出了妩媚的笑容,可我却是头皮发麻,全身都止不住发凉。

确实,从视觉方面来看,我正在摸这个女人的身体,而且她的肚子看着也确确实实被我揉着。

可问题是……

从触感上来说,我并没有摸到她的肚子,而是摸到了一条硬硬的条状物体。

那是脊椎!

果然有大问题!

这个村里的村民们,白天的时候踮着脚走路,晚上时看着与常人一样,实际上只剩下了一具骷髅,问题是他们自己还不知道!

“好哇!”

正在这时,房门一下子就被踹开了,赵阿金站在门口,大怒着说道:“我把你当客人招待,你竟敢玩我媳妇,你妈的,老子弄死你!”

而之前还大大方方说要跟我乐呵的女人,也是露出了害怕的神色,她捂着胸口,哆哆嗦嗦地说道:“我不是故意的,他强迫我……”

“闭嘴!”

我烦躁地抽出慈悲对准了女人的脖子,怒骂道:“管你多少钱买来的媳妇,再跟老子废话一句,老子就把她脑袋割下来!买个媳妇要干几年活,你自己心里清楚!”

赵阿金顿时傻了眼,像个木头人一样站在门口,呆若木鸡地看着我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