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三章 屋里的棺材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赵阿金目前已经犹如个白痴般呆滞了,对于他来说,这估计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搞别人老婆,最后还这么理直气壮的。眼下他也没办法耍横了,连忙说道:“别动手,千万别动手……”

赵阿金的媳妇哪里见过这个阵仗,她立即吓得哭了起来。而我用刀对准她的脖子,冷声道:“是你自己往我被窝里钻。还是我强迫你的?”

她哭道:“是我自己……”

“我搞你了没?”我又问道。

她哭着说没有,是她和赵阿金联合好想讹钱。此时赵阿金的脸色难看了许多,我抬起脚,一脚踹在女人脸上,将他的媳妇直接踹下了炕,她疼得在地上捂着脸叫疼。此时我对赵阿金招了招手说道:“你过来。”

赵阿金吞了口唾沫,很是害怕地走到我面前。我伸出手要碰他的胸口,他害怕地往后缩,我皱眉道:“你要是敢躲,我就一刀捅死你。”

赵阿金立马不敢动了,我伸出手一摸,摸到了硬硬的骨头,赫然就是赵阿金的胸骨。而在视觉方面看来,此时赵阿金的肌肉被我戳得凹下去了一些。

我问道:“什么感觉?”

他愣了一下,然后诚实地说道:“就是感觉你在戳我胸口。”

我点点头,再将手摸向赵阿金的腰部。此时我的触感很强烈,我能感觉到自己的手已经戳进了赵阿金肋骨的缝隙,他却是浑然不知,说痒痒的。

“呼……”

我吐出一口浊气。然后在将慈悲递给赵阿金说道:“你摸一下这个。”

赵阿金疑惑地伸出手,在慈悲的刀身上摸了一下,他的这个举动让我屏息以待,然而等摸过之后,赵阿金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我强忍住激动,装作平静地说道:“带着你的媳妇滚出去,明天继续陪我上山,别再跟我整这些幺蛾子,否则弄死你。另外你告诉我,柱子的家在哪儿?”

他慌乱地点点头,一把抓起还躺在地上哭泣的媳妇,这媳妇也是怕得套上衣服就跑了出去,此时赵阿金给我指了指位置,说柱子的家就在村子的右侧。等他们离开后,江影出现在我身边,若有所思地看着慈悲。

“有看出什么吗?”我问道。

他摇摇头,诚实地说道:“暂时看不出什么,但我觉得很诡异。”

“简直诡异到爆……”我收起慈悲,咬牙说道,“如果说他们是鬼魂。可这些人的思维能力却很清晰,而且阴气非常弱小,甚至连慈悲都不会伤害他们。可如果说是正常人,你见过正常人会踮着脚么?你见过正常人会被人直接透过肌肉摸到骨头吗?”

“生机。”

江影忽然说了这个词。我转头看向他,问什么意思。江影很是认真地说道:“他们的生机不在了,但问题是没死。你看,这些人身上没有阳气。一到晚上甚至没了血肉,说明生机被人夺走了,但问题是没杀掉他们。”

我摇头道:“为什么要夺走生机?你听说过哪些道器会夺走别人的生机吗?哪怕是龙脉夺天弓,也没这么诡异。更何况。夺走生机却不杀死,道器又不是人,没有这么高的智商,它能恰好把握住这个尺度?”

江影说恐怕不行,我站起身,将慈悲收到,沉声说道:“必须去柱子死的地方看看,我怀疑这村子会变成这样跟遗迹关系不大,而是跟最初上山的那两人有关。”

江影耸肩道:“那就去看看呗。”

我们走出屋子,朝着柱子家的方向走去。大兴安岭的月光很是明亮,所以这儿虽然没有路灯,但还是勉强能看清道路。整个村子都是静悄悄的。只是偶尔会传来几句打牌的叫喊声,时不时有狗会吠叫起来。

村子不大,我们很快就走到了这村子的右侧。在右侧的方向有四个屋子,其中有两个屋子亮着光。可见不是柱子的家。江影这时候感应了一下,他说最外侧的那件屋子,阴气要最重。

我点头道:“走吧,进去看看。”

我们走到那屋子旁边,这小屋的窗户是用木板做的,使得我看不见里面,但门并没有锁。我推开房门,立即就嗅到了恶臭味。里面黑压压一片,啥都看不清楚。此时我打开手机的手电筒,只见屋里中央放着一个黑乎乎的棺材,恶臭味估计就是从这传出来的。

江影皱眉道:“这人都死了好几天,乡亲们也不把棺材拿去埋了?”

“没人愿意做这累活……”我沉声道,“我是山里出来的,别觉得山村人有多淳朴,城市里好人不多。农村里好人不多,山村也不能免俗。这柱子都已经死了,要是帮他抬棺材,谁给这个钱?估计是在等他的亲人回村子。到时候当亲人掏钱了,他们才愿意把棺材拿去埋掉。”

“这样也好,有助于我们调查。”江影说道。

我嗯了一声,为了探查这个房间里的阴气,我从背包里拿出一根白蜡烛点燃。这是最初李唐朝教我的办法,烛光往哪边倒,就代表阴气是从哪个反方向吹过来的。

可等烛光点燃后,我却傻眼了。这火焰竟然是犹如被龙旋风刮了一样正在旋转。看着诡异得很。

“阴气在对这棺材围绕……”我沉声道,“我估计吸收村民们生机的,就是这个棺材。也算他们活该,不肯把棺材抬出去埋掉,任由棺材吸食他们的阴气,最终导致了这个结果。”

江影走到棺材旁边,他趴下身体贴在棺材上,很是认真地听了一会儿。随后皱眉道:“里面有动静,好像是水滴的声音,但听着里面的积水不深,就那么点。”

水滴?

我心中一惊,莫非是要炼制僵尸?

“趁着水不多,赶紧开棺……”我沉声道,“这要是在炼制僵尸,那麻烦可就大了。”

江影嗯了一声。他将双手放在棺材上,死死地要抬起棺材。可他却是怎么都抬不起来,最后江影放弃了,他咬牙道:“好重。怎么会有这么重的棺材盖?”

我深吸一口气,咬牙道:“我来帮你。”

我走到江影身边,与他一起推动着棺材盖。果真,这棺材盖非常重,哪怕是我俩一起合力,也没法将棺材盖挪动分毫。可问题是……这棺材盖根本就没上钉。

“直接砍开看看吧……”江影沉声道,“这么重的棺材盖,真心不正常。”

我嗯了一声,将慈悲抽出对准棺材,轻声说道:“我这也是迫不得已,还请见谅。”

说罢,我一刀砍出。利用锋利的刀锋砍破了棺材盖。这棺材盖在被砍破之后,立即就掉落在两旁的地上,发出砰的一道声响。

这个时候,我拿出手电筒,对着棺材里面照了照,等看清里面的情况,我顿时傻眼了。

这里面哪儿有什么水滴,分明就干燥得很。一个尸体躺在这棺材里,脸色苍白,一丁点腐烂的迹象都没有。可问题是,在这个尸体的额头,鼻子,嘴巴,竟然分别是有小号,中号,大号的钉子打了进去,将这尸体的脑袋死死地钉在棺材上。

特别是那个嘴巴的钉子,特别大,几乎都将尸体的嘴塞满了。

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我惊愕道,“村民们会做这种事?总不可能是尸体自己将自己钉在棺材里吧?”

“不。”

江影吞了口唾沫,他警惕道:“你有没有想过,或许那两个上山的人,他们的其中一个回来过,甚至有可能,还留在村里……”

我正要说话,可就在这时,那柱子的尸体,竟忽然睁开了眼睛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