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四章 小溪旁的狼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妈呀。”

我下意识吓了一跳,整个身体往后跳了一步。江影狐疑地看了我一眼,他倒是浑然不害怕,反而往前凑了一步,沉声道:“他被钉住了,出不来。”

嗯?

我走到棺材旁看了看,只见那柱子果真是睁着眼睛在死命挣扎,可因为有钉子将他的脑袋死死钉着,使得他无论怎么挣扎,也抬不起头来。

“看着真渗人……”我喃喃道,“你瞧他这眼珠子,瞪得这么大。圆溜溜的。”

江影转过头看着我,他纳闷道:“江成,你面对这么多强者都不慌,但我觉得你好像……怕鬼魂?”

我吞了口唾沫。强壮镇定地说道:“怎么可能害怕,你别开玩笑了,我可是一名道士。”

“他把手伸向你了。”江影突然叫道。

“啊!”

我害怕地大叫一声,整个人都跳了起来。江影满是鄙夷地看着我。我用力咳嗽两声:“别故弄玄虚,你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毫无疑问,肯定是在吸收人们的生机……”江影解释道,“这个柱子其实已经是个死人。但好像被炼制成了傀儡,与他的主人相同。如此看来,那个打钉子的人不在村子里,否则早就赶来了。因为我们一旦开馆。就会造成生机外泄,可以说是让那人的努力都白费了。”

我点点头,如果是我的努力让别人白费了,我肯定会恨不得杀人。而目前并没有人过来,可以看出那两人还在山上。

“休息休息吧……”我轻声道,“天亮之后就上山,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”

江影嗯了一声,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虽然这山村里的人跟我没关系,但如果碰见了不管,心里难免会过意不去。我用慈悲刺穿了柱子的脑袋,渡劫金珠有化阴气凶气为阳气的妙用,当慈悲刺进去后,柱子的身体立即就开始了自燃,不一会儿,这尸体已经被烧了个精光。

看尸体变成了灰烬,我微笑道:“村民们的生机会回来的,总算没那奇怪的感觉了。”

江影饶有兴致地看着我,他嗤笑道:“真是活得久了什么都能见到,从温柔乡出来的江成竟然会做好事。我说你不一直都挺自私自利的吗?说说看,难得做了件大好事,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?”

我平静道:“别跟我说这些废话,我回去睡觉了。”

江影见我不肯多说。他耸了耸肩也啥都没谈。我们回到赵阿金的家里休息了一夜,等第二天起来,柱子的尸体自然还没被人们发现,赵阿金已经准备好了一切用具。等待着陪我进山了。

走进森林里,赵阿金如同忘记了昨晚的尴尬,他很认真地与我们说道:“这里野兽比较多,最好小心点。否则如果遇上了野兽,我可保护不了你们,我需要先把事情说清楚,免得到时候你们找我算账。”

我笑道:“你不用担心,就算是遇上黑瞎子,我也能把它给剁了。”

赵阿金似乎是想起了我昨天拉断他弓箭的事情,他也没怀疑我吹牛,就在前面带着路。江影这时候感觉了一番。他皱着眉头说道:“我总感觉,就在前面的山峰。”

“前面的山峰?”

我看向前方,这前头山头不少,但距离我们最近的山峰倒是很近,也不算高,问题是非常大。我对赵阿金问道:“如果爬上这山头,大概要多长时间?”

“估计至少要两天……”赵阿金摇头道,“要绕咧,你看着好像不远,可前面有个断崖,我们需要绕着断崖走。而且那一带有狼,很危险。”

“那就按你说的走吧。”我笑道。

赵阿金耸了耸肩。带着我们走在这山林里。江影似乎是被山里的景色打动了,他轻声道:“忽然想吟诗一首。”

“说说看。”我饶有兴致地说道,“曾经有个人对我说过想吟诗一首,然后他死了。”

江影哈哈大笑一声,随后看着这景色,朗朗道:“一棵树,两棵树,三棵树,四棵树,五棵树……啊,数不清的树。”

我不敢置信地看着江影,深深地被他的文学功底震撼到了。想不到江影平日里虽然不爱说话,可一旦说起话来,文字功底竟然是如此垃圾。

江影瞥了我一眼,他淡淡道:“别想给我说出任何废话,我的记忆是传承于你的。所以哪怕我智商再高,文学功底还是要按照你的来。”

我想想也是,就不敢说话了。

“咦?”

正在我们吟诗作对的时候,赵阿金忽然惊讶地叫了一声。我疑惑地问怎么了,他往前走了两步,然后蹲下身子好像在查看什么。我也走到他身边查看,却看见这地上有个脚印,在山里长大的我一眼就能看出来。那是狼的脚印。

“好奇怪……”我忍不住皱眉道。

赵阿金转过头看着我,他问道:“你觉得哪里奇怪?”

我认真道:“脚印不对,一个脚印之中,却是有不同的深浅。可是这儿的土壤状况是差不多的。也就是说,这狼在走路的时候,好像是在摇摇晃晃,重心不稳。导致同一个脚印却有深浅的状况产生。而且你看,它外侧的脚趾印要深一点,说明它时时刻刻有要倒下去的可能性。”

赵阿金点头道:“对,我觉得很奇怪。狼都是一群的。这脚印是落单的狼留下的,可它为什么要摇摇晃晃?”

江影满不在乎地说道:“这还不简单,说明是生病的狼被族群抛下了。”

我沉声道:“如果这脚印方向是朝山村,那你的猜想是对的,那代表着生病的狼想去村子里偷点鸡鸭吃,毕竟狼是很聪明狡猾的东西。可问题是,这脚印的方向是朝着山林深处的,如果它身体状况不好。为什么要朝山林里面走?”

江影想想也是,他淡然道:“你们自己商量吧,反正我是在你出大山后才遇见你的,也没传承到山里的记忆,啥都不懂。”

我与赵阿金对视一眼,然后轻声道:“继续走吧,或许只是个意外。而且我说过,就算有什么事情发生,我也一定会保护你。”

赵阿金艰难地点点头,可能是想起了柱子的事情,他的表情不太好看。

我们继续往前深入,赵阿金认真地与我们说道:“前面再走一些路。就是小溪了。如果那狼真的很虚弱,应该会过去喝水,我还是很在意。”

“那就去看看吧……”我轻声道,“我也想去装点水。”

赵阿金见我同意,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。他带着我们在山林里绕来绕去,等走过一个小坡时,他说过去后就是小溪。

我从背包里拿出水壶,准备去装点水喝,可等一过小坡,我顿时就愣住了。不止是我,江影和赵阿金也是看着前方的情况,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。

我们前面有一条小溪,而那小溪旁,却是躺着十几头狼的尸体。这些狼如同干尸一样躺在地上,身上干干净净,但干得吓人。

赵阿金惊讶地叫了一声,他要往前去查看下情况,我一把抓住他的肩膀,沉声道:“别过去。”

“它们都死了,怕什么?”赵阿金疑惑道。

我看着那些狼的尸体,沉声道:“看尸体就知道死了一段时间,可问题是……这尸体上连个苍蝇都没有,这样的尸体……你敢接近么?”

赵阿金这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,他吞了口唾沫,浑身都不由得颤抖起来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