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九章 折磨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东方又玉见到我时,她浑身都颤抖了一下。此时她眼睛通红,呜咽着想跟我说话,可她的嘴里却被塞了一团抹布,使得她说不出话来,看样子是刚塞进去的,因为麻布还很干,如果是塞进去有一段时间的麻布,至少会湿润一点。

干燥肮脏的麻布弄破了东方又玉娇嫩的嘴唇,我看得心疼无比,朝着那男人直接走去。

男人惊慌地用双手一扯,那鞭子死死地勒在东方又玉的脖子上。让她根本呼吸不过来。但勒死一个人根本没这么快,我冲到男人身边,还不等他使全力,我便将慈悲砍向了他的脑袋。

这人惊慌地急忙松开鞭子。整个人疯狂后退。可等他退到墙壁的时候,已经是无路可逃。我一刀砍在了他的腿上,还不等他痛叫,他的双腿就直接被砍断,整个上半身掉在地上,疼得他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。

我冰冷道:“江影,把他的每一条筋都给我抽出来。”

“这个应该的。”

江影走到男人身边,将手朝着他的伤口抓去。顿时,这男人的惨叫声犹如杀猪一般惨烈。我将塞在东方又玉嘴里的麻布拿出来,关切而心疼地问道:“没事吧?”

“呜呜……”

东方又玉说不出话来,她只是摇摇头。眼里满是泪花闪烁。我连忙帮她松了绑,虚弱的东方又玉朝着我这边倒下,我温柔地接住了她。

“江雪姐……”东方又玉虚弱地喘了口气,她喃喃道,“江雪姐在里屋。”

里屋?

我看向房间四周,原来这还有个房门。我连忙就将房门打开,却见江雪正趴在里面昏迷着,她浑身都被贴满了道符。我心疼地叫了一声,帮她把道符全都扯了下来。随后我将东方又玉和江雪都抱在床上,东方又玉紧紧抓着我的手,她呜咽道:“江成……我好想你。”

我心疼得连呼吸都十分困难,只能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,轻声说道:“不怕,我现在又回来了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她不舍地看着我,最终还是柔弱地闭上眼睛,因为太过虚弱的关系,她直接昏了过去。我深吸一口气,转过身看向那个男子,他已经被江影折磨得昏了过去。

我走到男子身边,一刀砍碎了他的脑袋。随后轻声道:“元奴先生,请带我们离开。”

顿时,随着一阵狂风吹过,元奴凭空出现在我们身边。他看见躺在床上的江雪和东方又玉。沉声道:“比我预计的要快许多,我们走吧。”

我去抱起东方又玉和江雪,毕竟江雪是没有重量的,抱起来也不会困难。而江影就躲进了黑龙里。元奴抓住我朝着外面一跃,正要跳过下方的战场。正在战斗的算天下见到我们,他怒吼道:“江成!”

我对着下方挥挥手,大吼道:“多谢援助。若不是你们,我想救出她俩还真困难。”

神秘势力的道士们抬起头看见我们,一个个都是惊得目瞪口呆。而东方青云见到了昏迷的东方又玉,他连忙惊呼道:“玉儿!?”

“青云哥……”我指着算天下。大声吼道,“在我昏迷的这段时间,这畜生将又玉关起来,惨无人道地折磨了半年之久。”

东方青云一听,他顿时睚眦欲裂,对算天下怒目而视。而算天下一慌,他急忙说道:“东方青云,你听我解释,我……”

“解释你妈!我杀了你!”

一向正经的东方青云爆出一声粗口,他手中的荒芜忽地爆发出一阵白光,狠狠地砍在了算天下的身上。算天下没反应过来,整个身体被打得倒飞数十米,口中喷出大量黑血。

在场的道士们都傻眼了,实际上,这种大型战斗中,强大的统领们为了保护自己的性命。双方都会有一些手下留情。因为都是强者,真发起飙来,谁都要付出代价,除非是那种有生死仇恨的,才会一见面就疯狂地使用底牌,不顾一切代价斩杀对方。

而现在,东方青云已经愤怒到了这个地步。

我没空去看算天下的情况,因为元奴已经带着我远离了这企业。为了安全起见。我们一直到城区的另一边重新入住家酒店,等进来之后,我温柔地将她俩放在床上。而元奴将手放在江雪的肩膀上,他轻声说道:“阴气平稳。没事。”

“那又玉呢?”我连忙问道。

元奴又将手放在东方又玉的肩膀上,他皱起眉头,沉声道:“我要多检查一会儿。”

说罢,他手上散发出了一道黑色雾气。飘散到东方又玉的全身。元奴闭上眼睛,很认真地感应,随后轻声说道:“背部有四十五道伤口,从这伤口情况来感觉,有四十刀是皮鞭打出来的,有五刀是短刀割出来的。都是皮外伤,可以药物恢复。”

我连忙点点头,但心中却是疼得更加厉害。想不到东方又玉竟然承受了这么多的折磨。

元奴继续感应,他沉声道:“胸无损伤。”

“等一下……”我打断道,“这隔着衣服,还能看到胸呐?”

元奴呆滞了一下。他连忙摆手道:“并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只是透过阴气感知穴位,然后推断出伤口位置。”

我松了口气,点头道:“那继续吧。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元奴先生您有透视眼。”

元奴尴尬地继续探知,然后叹气道:“双腿损伤最严重,全是刀伤,约莫有两百多道伤口,从伤口情况来看,应该是用小刻刀画的,特别是右腿最严重。用药物可以治疗。但是双腿的韧带被割断了,这个需要神药,同时也要我来帮助治疗。”

我疑惑地看了下东方又玉的小腿,只见上面密密麻麻全都是刀伤,几乎没有一块好皮,原来之前东方又玉不是因为虚弱倒在我怀里,而是因为她的双腿韧带……

我咬紧牙关,低吼道:“我会让算天下付出代价。”

“必须让他付出代价……”此时元奴有了一丝笑意,“有个好消息,胎儿安稳健康,生命力很顽强。”

“都平安就好。”我摸了摸东方又玉的脸,轻声道。

“嗤嗤嗤……”

这个时候,元奴忽然发出了很难听的笑声,我有些惊讶地转过头看向他。只见他用手捂着嘴,笑得很是夸张。江影吞了口唾沫,他小声道:“元奴先生。是什么好事……让你露出了这么奇怪的笑容?”

只见元奴神秘兮兮地说道:“还有个更好的好消息,恐怕你知道以后,会忍不住跳起来。”

我被元奴说得莫名其妙,纳闷道:“究竟是啥好消息?”

元奴这次不再平淡了,他眉飞色舞、唾沫横飞地说道:“是个男孩!”

“哦。”

我平静地哦了一声,然后看着元奴的眼睛,好奇道:“然后呢?好消息是什么?”

“这……”元奴没反应过来,他尴尬道,“这不就是最好的消息吗?”

我疑惑道:“男孩女孩怎么了?”

元奴一时间尴尬地说不出话来,此时江影拍了拍我的肩膀,小声说道:“别讲了,毕竟几百年前的人。”

我恍然大悟,也就不再纠结元奴的“好消息”了,他咳嗽两声,很是尴尬地走到沙发那边去看电视。我心疼地摸着东方又玉的手,心中感慨万千。

“江成……”这个时候,东方又玉忽地喃喃出声,好像是在说梦话,“他们都在问你父母的生辰八字,我不肯说……他们就打我们……”

我顿时一惊,如此折磨她俩,竟然是为了逼问我父母的生辰八字!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