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章 陪我去女族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江二钱还是很大方的,他很认真地亲自给我挑选了几个古董,都说是不错的宝贝,元奴肯定会喜欢。而我乐悠悠地不停数落他的古董,所有的大人物之中,我与江二钱相处得最随和。

比如说有个砚台,他说是当年王爷的古玩,而我说这就是个装墨水的。还有个很老式的玉质旱烟枪,我好奇地想装烟草来抽,气得江二钱大骂暴殄天物。

因为江二钱的随和,东方又玉也慢慢放开了。她好奇地这里玩玩那里动动,江二钱就很体贴地始终走在东方又玉身边。这样也好照顾着她。结果东方又玉这丫头,一见到宝物就乐得不行。

“我的天……阿弥陀佛大理像,这宝物在东方家都只有一个,就放在家主的房间里镇宅……”

“这是多摩弓!整个南方只有一把。听说当初只打造了两把,比白鹭弓还要宝贝,想不到另一把在这……”

“啊啊啊啊,我看见了什么!最高级的镇魔符!”

东方又玉如同个孩子一般,兴奋地在房间里看来看去。江二钱很欣赏地看着东方又玉,他轻笑道:“是个识货的丫头,为人也不做作,我喜欢这种诚实的做派。你若是喜欢哪件宝物,只管拿去就是。”

东方又玉连忙摇头说不能要,可她的眼睛却还是死死地看着一张红色道符,眼中满是渴望,最后小声说道:“少家主,可不可以把这个给我?”

“哦?”

江二钱看向那张道符,他惊讶道:“这是祈福令,你让我有些疑惑了,那些价值百万的道器你不肯拿,可祈福令顶多也就价值几万,你为何这般渴望?”

东方又玉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祈福令虽然是普通宝物,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,已经是很珍贵的东西了。听说在祈福令上写下自己的愿望,然后每天诚心祈祷,等一百天之后,愿望就会被上天听见,我想祈福哥哥在地下平安。”

江二钱和我都愣了一下,随后江二钱轻声道:“那你拿去吧,他会平安的。”

东方又玉开心地说了声谢谢,随后很认真地把祈福令收进裙子口袋。看着她如此真诚的模样,我想让秘密永远烂在肚子里。毕竟对于东方又玉来说,她的哥哥是她一辈子的骄傲。

江二钱此时对我努努嘴,我知道他是要谈正事了。我俩一起走到他的书房,进来之后,江二钱吩咐我坐下。随后他坐在主位,沉声道:“我想让你陪我去女族。”

我顿时一愣,想不到江二钱跟我想到一块去了,但估计他并不是为了李唐朝的事情。此时我将李唐朝的事情说了一遍。他听过之后,冷声道:“那可真是太巧了,看来女族果然有动作。我这次要去女族,是因为她们发布了天下令。”

“天下令是什么东西?”我疑惑道。

江二钱解释道:“所谓天下令。是巅峰组织才有权利发布的召集令。这些巅峰组织,分别是青衣门,天宗,江家。司徒家,女族和张花旭。南方的那位佛首有自知之明,所以婉拒了天下令的资格。至于陈丁卯,他独自一人也能参加或者发布天下令。”

我恍然大悟:“意思就是说。让这些大佬们聚集在一起谈谈?”

江二钱点头道:“差不多是这样,但每次发布天下令,都是为了很重要的事情,因为各大巅峰组织,平日里不会过多来往。而且女族平日里最是骄傲,不喜欢与其他势力交往,甚至她们出来交配的时候……”

“别用交配这个词……”我小声道,“听着怪怪的。”

江二钱想想也是,他改口道:“甚至她们出来传承后代的时候,也很少寻找这几个势力的人,而会尽量挑选英俊的商业人才,或者是英俊的道云榜人才。这是女族第一次发布天下令。不明白她们想做什么。”

我皱眉道:“反正到时候我会跟在少家主身边,一切你来考虑就是。”

“那元奴很是强大,眼下你有他帮助,到时候我说不定也需要他的帮助……”江二钱点头道,“晚上的时候,我来你的住处拜访元奴,顺便送些古玩给他。他这人有什么禁忌么?毕竟第一次见面,还是要将禁忌先搞清楚。”

我很仔细地想了想。随后说道:“元奴先生为人很随和,不喜欢摆架子。要说禁忌还真没有,平日里家里就有又玉这个活宝,再古板的人。都容易被她弄得没脾气。”

“那就好,晚上我去拜访他,你准备准备,我们后天就去女族。原本我找了别人一同前往,不过既然你回来了,我俩过去就行。”江二钱点头道。

我连忙说好,然后我考虑一番,小声说道:“少家主。关于道师考核的事情……”

“你不用愧疚……”江二钱温柔道,“能平安回来就好,你这半年的遭遇,我也算是知道。其实我原本想去救你,只是家主不同意,说这实在太过冒险,但会一直帮你留着内门子弟的位置,希望你能理解。”

“这当然能理解。”我点头道。

既然内门子弟的位置还留着。那就是好事一件了。至于道师考核,可以再找机会。

与江二钱商量好之后,我就带着东方又玉先回去了。回到屋里,东方又玉立即在祈福令上写了自己的愿望。随后很认真地祈祷。我看着难受,就与元奴一起下棋去了,可惜我远远不是他的对手。

等到晚上时,大门传来了敲门声。我知道是江二钱来了。连忙就跑去开门,等打开门,只见江二钱穿着一身长袍站在门口,他对我笑了笑。而他身后还跟着几个人,每个人手上都捧着一个托盘,托盘上是他带来的古玩。

“元奴先生在哪儿?”江二钱问道。

我轻声道:“在楼上与江雪下棋。”

江二钱顿时笑道:“哦?上去看看。”

我们一行人走到楼上,正好元奴和江雪下到精彩处。江二钱没打扰元奴,而是不说话,安静地站在旁边观看。等元奴被江雪杀得丢盔弃甲,推开棋盘认输时,江二钱对元奴作揖。客气地说道:“晚辈江二钱,见过元奴前辈。”

元奴对江二钱笑了笑,轻声道:“让江少家主久等了。”

“没事,我看得也痛快……”江二钱笑道,“听说元奴前辈喜欢古玩,我就特意带了点过来。若是元奴前辈不嫌弃,还请收下。”

“江少家主有心了。”

元奴瞥了一眼那些古玩,他并没有立即去看,而是指着棋盘,微笑道:“早听江成说,江少家主年纪轻轻但实力非凡。我这来到江家,也算是打扰,若是有什么事情,我也能出点薄力。就是听闻江成是江少家主麾下门众,我听说过你的事迹之后,也算是好奇,不如我俩下盘棋切磋切磋。”

切磋棋艺?

有意思,看来元奴是想试探一下江二钱的心性。我有些幸灾乐祸地看向江二钱,而他也是微微一笑,江雪连忙让开位置给江二钱坐下,两人整理好棋盘,江二钱客气道:“那就请元奴前辈赐教了。”

元奴微笑了一下,由他先手,只见他将一个兵往前走了步,轻声道:“先靠近你的大营。”

我看得无聊,正准备转身去看江家夜景,可正在这时,一道咆哮声忽然从棋盘内传出,还不等我反应过来,却见那兵的棋子内,忽地窜出一道血红人影。那人影拿着长剑,朝着江二钱急速刺去!

我看得目瞪口呆:“这……这是下棋吗!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