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五章 帝释天的勾引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人们……为什么要用这眼神看着李大郎?

此时李大郎微微靠在桌上,阴冷地看着人们,他口中发出的声音就像太监一样尖锐,却叫人不寒而栗:“天下令既然是开会的地方,那就别动手。真的打起来,谁也不会怕谁。”

“李先生说的是……”陈丁卯尴尬地笑了笑,说道,“大家静下来谈谈吧。”

人们都不再动手,而李大郎看向李唐朝,缓慢道:“既然知道李唐朝是天宗的人,现在天宗长老都在这儿了,快将灵魂珠还回去。”

听见这话。在场所有人都是愣了一下,帝释天咬咬牙,竟然将灵魂珠丢给了张三疯。我感到简直不可置信,这么个谈判底牌,竟然直接丢给张三疯了,那之前这些还有什么意义?

“你所说的华宏和曹大的消息,我确实不知道……”帝释天冰冷道,“既然这样。那就先暂且散会。至于天堂加入天下令的提议,我们暂且先放一放。”

张三疯冷哼一声,随后去扶着李唐朝走出屋子。我心里担忧得很,而江二钱知道我的想法。他拍了拍我的肩膀,轻声道:“一起去看看吧。”

我连忙嗯了一声,东方雪也跟我们走了出去。至于李大郎,我看见他站起身离开会议室,往自己的楼层走去了。他的身形看着有些摇摇晃晃,不知道为什么,此时我忽然想起了一个词。

落寞。

将这个词放在李大郎身上是最不合适的,可我还是联想到了这个词。

我们去了张三疯的房间,他很认真地在帮李唐朝炼化灵魂珠。我看着呆滞的李唐朝,小声道:“他要多久才能恢复过来?”

“大概一小时就行……”张三疯感慨道,“要不是因为李大郎,他们恐怕真不会将灵魂珠还给我。不过怪了,李大郎怎么会帮助我?”

江二钱点头道:“我那时候也觉得诧异,一直以来,他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类型。可今天忽然这般决然地对付女族,实在是让我想不明白。他这人最喜欢嫁祸于他人,很少自己去对立某个强者或势力。”

我心里很清楚,估计就是因为那个死在北极的师傅。李大郎的师傅死在神秘势力手中,而女族又跟神秘势力联合,也难怪李大郎会对付她们。

我忍不住好奇道:“为什么李先生要动手的时候,哪怕是陈丁卯都非常害怕?”

“因为他能杀掉陈丁卯。”张三疯轻声道。

我顿时一愣……能杀掉陈丁卯?

江二钱解释道:“你应该知道,道士也分很多种,比如陈丁卯是综合型的,李唐朝是道器师。而你是近身战。”

我说确实是这样,然后我问李大郎是什么类型。

江二钱沉默了一会儿,随后轻声说道:“暗杀。”

暗杀……

“他的暗杀本领,无人能敌……”东方雪摇头道。“我曾经听师傅说过,他说青衣门有个李大郎,是所有强者都不敢惹的。这人称得上是杀手之王,无论多么厉害的角色。只要是他的目标,最后都逃不过死亡二字。简单来说,这世上没有李大郎杀不掉的人。”

我惊讶道:“那他怎么没统一天下?”

江二钱解释道:“毕竟是暗杀,都说双拳难敌四手。李大郎就算暗杀能力再强,综合实力却不是排在第一位的。他可以当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杀手,却不能成为统领天下的帝王。最主要的是,我听说李大郎杀人好像会付出某种巨大代价。我也说不清楚。”

付出代价?

我一时间觉得莫名其妙,但也没再问了。这都是强者的底牌,没有人会将自己的底牌暴露出来,我就是再打听也问不出太多。

等一个小时后,李唐朝醒来了。我们询问他具体情况,他只说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,就会在某一天的时候,他忽然忘记了自己。当再一次有意识时,就出现在这儿了。问他华宏和曹大的事情,他也是一问三不知。

如此看来,道术实力不强的李唐朝。已经被鬼遮眼弄得不认识自己是谁了。

我听后觉得很奇怪,如果李唐朝甚至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,那他为何会制造虫视者请我来救他?莫非……制造虫视者的不是李唐朝?

我又陪他聊了一会儿,最后李唐朝说自己累得不行。想多休息休息,我们就不再打扰了。跟江二钱回到房间后,我问江二钱接下来该怎么办,他说明天一早就回去。天下令既然谈崩了。接下来很可能进入冷战状态。

因为明天一早要走,我们便早早休息了。也说不清睡到了几点钟,我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在叫我。此时我下意识睁开眼睛,房间里已经是一片黑暗,江二钱还在香甜地睡着,可我脑海里一直有声音在响起。

“江成……出来……”

那声音是女孩的声音,我感觉有些熟悉,就好奇地透过猫眼往外看了看。但什么都没看见。我便打开门,走廊上一个人都没有,我看了看时间,现在是凌晨一点钟了。

“江成……江成……”

此时,那声音好像是从楼上传来,我皱着眉头继续往上走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里就是有一种感觉,召唤我的人不会害我。

我顺着楼梯。一路走到了楼顶,这个酒店本就不高。当我推开天台的门后,引入眼帘的是漂亮的天台,上面有五颜六色的灯光闪烁。在我前方约莫十米的位置有一副竹编桌椅。我看见有个女孩正背对我而坐。

她有一头三千青丝,身上穿着白色的薄纱,透过明亮的月光,可以看见薄纱内的胴体。此时她转过头,我看见了她的侧脸。

在月光之下,她美得令人窒息。

帝释天!

怎么回事她在召唤我?

“江成……”她轻声道,“你果然来了。”

我皱起眉头,下意识将手伸向慈悲,而她却站起来转过身。温柔地说道:“你看我身上……藏得住兵器吗?”

我能清楚看见她身体的每一寸,原来她除了一件透明的薄纱,里面什么都没穿。

“你不用勾引我。”

我低声道:“我承认你很漂亮,但你要是觉得我会用下半身思考。那你就错了。”

她摇摇头,轻声道:“我并不是在勾引你,而是我根本不在乎。江成,你过来,我有事情想与你说。”

这个女人……怎么跟白天的时候完全不一样?

我下意识看了看四周,确定没什么埋伏后,才一步步走向帝释天。等我凑近她时,帝释天忽地伸出双手,温柔地说道:“事情有些复杂,我想跟你拥抱一下。”

我低吼道:“滚,不要脸的贱娘们,我不管你是冰洁玉女。还是个人人都能上的公交车,我都对你毫无兴趣。”

“别说话,我是在帮你……”

她忽然在我的手臂上轻轻一碰,不知道怎么的,此时我忽然就不能动弹了,就如同有无数根看不见的线在牵扯着我。帝释天微微一笑,她轻轻地抱住我,在我耳边呢喃道:“感觉一下吧。江成。你跟我……都是一样的人。”

一样的人?

我正在疑惑,突然间,我的心脏传来一阵疼痛,脑海里凭空多出了一道记忆!

那是在一道湖泊边,有个女孩穿着古时候的衣服,对我轻轻地笑着。而这个女孩,与帝释天长得一模一样!

“我们早已相识……”帝释天凑近我,温柔道,“你当我看不出你是谁吗?当年你没接受我,今生今世,我又怎么舍得再错过你,红尘…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