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六章 命格二禁忌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她说的是李红尘?

我不敢置信地看着帝释天,而她轻轻地咬住我的耳朵,温柔道:“红尘,你不用装了……我知道你妻子实力不行,没有能耐转世。但你我不一样,那时候你说想陪自己的妻子,等下辈子有机会相遇再给我机会。如今我们相遇了……苏醒的这半年来,我可是一直在找你。你陪了她一辈子,这辈子……我要你陪我。”

我吞了口唾沫,心中顿时明白了。

难怪女族半年的时间忽然诞生了一个天才帝释天。

原来竟然是高人转世!半年前,帝释天转世的记忆苏醒了,所以突飞猛进!

我咬紧牙关。低声道:“你认错了,我真不是李红尘。”

“你是担心暴露吗,放心吧……”帝释天用手指勾着我的下巴,妩媚道,“我跟这天堂有合作过,已经对他们十分了解,虽然放在现在是一群强者,但跟我们比起来还不行。等我回到巅峰状态。就能击败现在的大部分乾坤尊者。至于你……红尘,你不用担心,等你回到巅峰的那一天,佛道都要为你俯首称臣。”

我深吸一口气。不知道为什么,此时那束缚终于减弱了。我往后一退,脑子里凭空增添了许多关于帝释天的记忆,肯定是她传给我的。

我可以看见,我曾与她躺在山林的一块大石头上数星星,我曾和她一起深入危险地带去制服恶鬼,我曾带她在拥挤的城内赏花灯……

但那不是我,是李红尘!

“我想你误会了……”我沉声道,“我并不是李红尘,但我接受过他的传承,是他的弟子。我至少一个小小的江成,并非是李红尘转世。”

“接受传承?”

帝释天一愣,她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。只见她忽然伸出手,那手指上竟然夹带着一丝白光。她将白光放在我的额头,那白光慢慢进入我的大脑,传来一阵清凉。

“有没有回想起什么?”她连忙问道。

我摇摇头,真诚地说道:“什么都没有。”

帝释天脸色大变,她忽地变得狰狞了许多,怒吼道:“小小鼠辈,安敢耍我!”

她身上忽然出现一件衣裳挡住身体,随后抬起手,朝着我的额头快速拍来。我急忙说道:“我没有耍你,是你自己认错人!”

那手掌在我额头前两三厘米的位置停住了,帝释天死死咬着牙关。最后气得咳嗽起来。我也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她,以这女人的本事,我现在没有杀她的机会。而她转世已经苏醒,以后肯定会更加突飞猛进。

“我就当你是李红尘转世。只是还没来得及苏醒记忆……”帝释天咬牙道,“今天的事,你不准跟任何人说,否则我一定会杀了你。”

我连忙点头。她冷哼一声,随后坐在椅子上:“本来以为终于遇见老伙伴了,想不到是个接受传承的小子。我就不信了,按照李红尘那家伙的野心。他不可能不转世,也不可能将传承留给别人。”

我吞了口唾沫,小声道:“也许他一时间想开了?”

帝释天皱着眉头思考,最后摇摇头说不可能。我耸了耸肩。反正我就是个普通的小子,为什么会得到李红尘的传承,我也不清楚。

“把传承给我看看。”帝释天忽然说道。

我小声道:“那需要有很强烈的阳气才能召唤出来。”

“如此看来,是龙脉夺天弓。”帝释天不慌不忙地丢出一个火红色的丹药给我,赫然就是纯粹的阳气丹。我将阳气丹吞下去,黑龙立即窜到了我的手上,没过几秒,龙脉夺天弓就出现在了我的手上。

帝释天饶有兴致地看着龙脉夺天弓。她也不伸手来碰,最后平静道:“果然是传承,这龙脉夺天弓是不齐全的,还缺个弓身。”

“被人夺走了……”我小声道。

她嗯了一声。随后皱眉道:“奇怪了,你就只得到这么点传承?凶神呢?”

“凶神暂时没得到……”我诚实道,“不过也好,先将龙脉夺天弓弄完全。也算是弄会师尊的一半传承了。”

“一半?”

听见这个词,帝释天顿时愣了一下。我疑惑道:“是呀,一把凶神一把龙脉夺天弓,不就是一半传承吗?”

“白痴吧你!”

帝释天没好气地说道:“凶神确实是李红尘最好的宝物。但这龙脉夺天弓?呵呵,他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,龙脉夺天弓只是他弓的代表而已。真说李红尘的宝物,除去凶神,与龙脉夺天弓相似的,那可多了去。”

“啊?”

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而帝释天仿佛心情很差劲:“想不到是这么个废物,浪费我的感情。立马滚蛋!记住了,今天的事情一定要保密!”

我连连说好,急忙要往上面走。这个时候,帝释天却忽然叫道:“等一下。”

我停住脚步,疑惑地看向帝释天。她走到我身边,手上又是出现一道白光进入我的大脑,随后紧张地问道:“有没有想起什么?”

我诚实道:“没有。”

“看来真不是……”帝释天叹气道,“也罢。你走吧。记住了,要将他的传承发扬光大,另外……”

她很仔细地考虑了一番,最后还是说道:“有两件事情,是你要小心的。一是纯净的灵魂,二是后脑勺有胎记的人。遇到这两种,能杀就杀,不能杀就逃。我原本以为你是真的李红尘,还很认真地帮你算命格,现在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有多远滚多远,就当我做了个好事。你如果记得恩情。以后报答我。”

纯净的灵魂?

后脑勺有胎记的人?

我连忙跟帝释天鞠躬,然后就下楼了。后脑晒有胎记的人,是张花旭委托我杀的,他说那人就在我身边。可纯净的灵魂……这真是多了去。我哪知道要在意谁。

我摇摇脑袋,将这些事情记在心底,随后回了房间睡觉。眼下我想这么多也没用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,但有件事情我非常在意。

凶神是真正的重要,而李红尘手中能和龙脉夺天弓比拟的道器,竟然数量不少,这让我心中很是难受。

其他的那些传承……在哪儿?

我熬了一会儿才睡着,等第二天早上,江二钱把我托付给李大郎,让我跟他一起回青衣门,顺便使用道师证明。我和李大郎都同意了。

李大郎是坐青衣门的私人飞机来的,那是一架小型飞机,我跟他一起坐进去后,驾驶员便将飞机启动了。李大郎吊儿郎当地坐在飞机上,他打了个哈欠说道:“你和墨子也是很久没见了,正好可以看看他。这小子可比半年前壮了许多,也多亏是你当初教导得好。”

我看李大郎的心情已经好了许多,也就放心了。与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。我问他接下来是不是要进入冷战状态,他说恐怕不是冷战这么简单,肯定会跟天堂有小型战争爆发,不过问题也不大。

等飞机到了青衣门,我们下飞机之后,我就看见云墨子正带着几个人在飞机跑道旁接我们。相比起半年前,他果然要壮一些,而且脸上的稚气大大减少,开始有了成熟男子的魅力。

我对云墨子笑了笑,轻声说道:“墨子,有没有想成哥?”

“有。”

他看了我一眼,不知道为何,他的声音听着有些阴沉,“江成,我想起你的种种欺骗,就恨不得在你身上千刀万剐。别在我面前自称成哥,跟李唐朝有关的人,对我来说都是仇人。”

他……已经知道了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