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章 高贵的江家少家主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虽然我在江家的实力不弱,但江家自然也有一群很能打的人,当斯文男子惨叫许久后,终于把许多人引来了。大家纷纷让我先冷静,同时将我给拉住了。那斯文男子满脸鼻血,气急败坏地大吼大叫:“我要让你死!我一定要让你死!”

“死你大爷!”

我抓起一本书,狠狠地砸在了他的鼻子上。人们大呼别再打了,最后将我往外面扯。最后。我俩都被人们扯到了一个禁闭室里。这些人为了安全起见,给我和那斯文男子都拷上了手铐,钉在一个钢桌前,让我们动弹不得。

斯文男子时不时用肩膀去擦鼻血,他气得浑身发抖,不停地嘟哝要我死这一类的话。

这些人也不敢管太多,立即就去找高层了。约莫等了十几分钟,有个约莫三十多岁的男子匆匆赶来。他见到我俩的情况,顿时怒骂道:“放肆!”

斯文男子一见到那男人,连忙说道:“九长老,你可要为我做主。这江成冲进来就对我一顿狠揍,根本就没把家族团结放在心上。”

我心中一惊,这人就是九长老?那我恐怕要遭。

九长老摆手道:“江山,我会好好调查,你先不要说太多。”

名为江山的斯文男子连连点头。而我却是忍不住心中冷笑。都是一丘之貉,这九长老肯定要帮着江山对付我。

九长老走到我身边,他冷声道:“江成,你连财务部的副主管都敢打。还真是好大的胆子。你说说看,为何要动手?”

“他贪我的钱……”我咬牙道,“原本应该有近千万的分红,结果他只给我一百二十五万。”

“嗯?”

九长老看向江山,而江山连忙说自己没有,还说账单都给九长老看过了。

于是乎,九长老转身对我说道:“江成,没有证据的事情不能乱说,账单平日里我也有过目的,你打人这一点,就该受到严厉的处罚。”

我气得正要说话,就在这时,禁闭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了。我转过头看去,却见一脸微笑的江二钱走进屋子,他轻笑道:“怎么了九哥,我听说江成和江山突然打架,就过来看看。”

“十六弟,这可不是他们突然打架……”九长老冷声道,“根据家族其他人目击证明,一直都是江成在殴打江山。而江山根本就没还手。”

“哦?还有这事儿?”

江二钱搬来个椅子坐下,他皱眉问道:“江成,你好端端地为何动手?”

我就将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江二钱,他听过之后。摸着下巴开始沉思。此时九长老冷笑道:“我认为江成有三条罪状:第一,他好高骛远,在没经过调查的情况下,自以为商店有很多收入;第二。他不查明真实情况,直接就认定是江山做假账;第三,这也是最重要的,在出事之后不找家族高层解决。竟然选择殴打家族同胞。”

我求助性地看向江二钱,可江二钱却点点头,很认真地说道:“九哥分析得很有道理,这些错误江成确实都犯了。那按照九哥的意见。该怎么处理?”

九长老摇头道:“你是家族的执法长老,同时还是少家主,你来说就好。眼下家主年事已高,以后就是你做主江家了。不用什么都让哥哥来处理。”

江二钱嗯了一声,他思考片刻,随后说道:“首先说前两条罪名,确实是江成做得不对。任何事情,都应该要在有证据的情况下再做决定。江成,你知错么?”

我点头道:“知错了。”

“知错就好,既然如此,我就罚款五千,以示惩罚,至于第三件事情嘛……”江二钱认真地说道,“从江成的交代中,我们也能听出江山的态度并不太好。一个家族成员有疑问,你要做的应该是认真解答,拿出大量证据,而不是一个劲地反驳。人家江成不懂事,你这财务部副主管也跟着不懂事吗?而且,你的态度还会激起家族成员愤怒,你说是吗?”

江山很不甘地看了看我,最后只能咬牙道:“是,这点我确实做错了。可是……”

江二钱打断道:“可是江成打架,那确实不对。江成,我要求你跟江山道歉,同时承担他的医疗费用。另外我会让人调查这起事件,如果真是江山贪污,那我会严格处理江山,同时让他将赃款吐出来;如果他没贪污……就罚你关禁闭一个月。”

九长老一听,连忙说道:“等下。就这么简单?”

江二钱疑惑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这处理也太不公正了吧……”九长老不敢置信地说道,“罚款五千块,这点钱随便给江家任何一个外门子弟都不稀罕。还有承担江山的医疗费用,他也就流点鼻血,用纸巾塞一下就能搞定,一张纸巾才多少钱?还有关紧闭一个月,让他在家看电视打游戏,欢快地度过一个月吗?更何况,还是要在江山有贪污的前提下。”

江二钱摸了摸后脑勺,很无辜地说道:“我觉得这个处理方式很不错。”

九长老严肃道:“不行,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,应该罚款五十万。另外剥夺江成内门子弟的资格。否则若是传出去,说内门子弟一点规矩都没有,那岂不是让天下人笑话我江家?”

江二钱摇头道:“没这么夸张,年轻人有点火气都是正常的。内门子弟的资格,岂能这么容易就被剥夺。”

“这样的处理太不公正……”九长老咬牙道,“那至少应该剥夺他内门子弟几个月的资格,观察一阵子。等他行为合格了再加回来。”

“不用,太严格。”

九长老咬牙道:“那至少应该让江成罚款五十万吧?若是罚款五千的话,那以后江家谁都敢闹了,会一点规矩都没有。十六弟。你终归还是太年轻,比较心软,你要严格点……”

“那个……你能闭嘴吗?”江二钱忽然说道。

九长老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他呆呆地看着江二钱,沉默几秒,最后却只能说出一个字符:“啊?”

江二钱认真道:“你之前也说了,我是家族的执法长老,而且还是少家主,就应该让我定夺。可是每当我说出意见的时候,你都要过来插一嘴,你不会觉得自己很烦吗?我的意思是,处理这种事是我的权利。跟你没有关系。”

“我是你的哥哥……”九长老耐心说道,“辅佐你做出正确而严格的决定,是哥哥的责任。”

“不用了……”

江二钱摇摇头,他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九长老,满是无辜地说道,“我给你面子,叫你声九哥,你就是我的哥哥。我如果不给你面子,那你什么也不是。江成是我最得力的助手,该怎么处理是我的事,麻烦你别废话了好吧?”

“你!”

九长老先是一愣,随后他气得浑身发抖,用手指着江二钱,怒道:“江二钱,你怎么这样与我说话?以前你并不是这样的,看来江成这山野村夫真是让你迷失了自己!你本就是高贵的江家少家主,整天和这种低贱的江成……”

还不等九长老的话说完,江二钱脸色一冷,他忽地抬起手,极为快速地一耳光刮在了九长老的脸上!

“啪!”

只见九长老被这一耳光刮得整个人都飞了起来,随后重重地摔在地上。江二钱却是慵懒地靠在椅子上,淡然道:“高贵的江家少家主做事,哪里轮得到低贱的你插嘴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