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四章 李大郎归来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江雪并没有给我很明确的答复,她满怀歉意地把我扶起来,然后说自己暂时不想要。我只能摇摇头假装什么事儿都没有,将无数心酸都藏在了心里,去大厅里睡了。

不过一整晚的时间,我还有在担心李大郎的安危,也不知道他究竟能否搞定算天下。迷迷糊糊间,我很是疲惫地睡着了。睡着睡着。我忽然感觉到自己很冷,好像有人在触碰我。

我下意识睁开眼睛,只见我身体周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出现了一团黑色阴气,这阴气在我的身体四周飘来飘去,而且还在慢慢往人形凝聚。当这东西变成一个人影的时候,忽然他举起手,朝着我的脑袋狠狠地砸了下来。

怎么回事!?

我惊得连忙跳了起来,躲开了那人影的攻击。而正在这时,人影开始缓慢地有了皮肤的颜色,最后竟然变成了算天下的模样。

我的天……

我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,算天下目前不应该是被李大郎暗杀吗?为什么他会突然出现在这儿?

等我仔细一看,才发现这算天下与之前的算天下截然不同!

他那墨镜已经没戴了。目光看着非常呆滞,完全没有之前那个算天下精明的样子。而且他脸色白得吓人,虽然鬼魂的脸色本来就会比较苍白,可他这脸色已经相当于涂了白灰的墙壁。

这是……怎么回事?

我下意识去找慈悲。睡觉的时候,我将慈悲放在了沙发后面。可等我一去看的时候,哪还有慈悲的身影。

慈悲被人拿走了!?

“吼!”

算天下忽然发出一道如同野兽般的吼声,这吼声听着让人头皮发麻。非常不舒服。顿时,原本应该是很强大的算天下,却真就像丧尸一样扑向了我,张开口就要咬我。

“滚!”

我怒吼一声,抬起脚狠狠地踹在了算天下的身上,他整个身体被我踹得往后倒了几米,但很快又再次站起来。

此时我才发现,不管是白鹭弓还是慈悲,全都已经不见了。我惊慌地赶紧去看自己胸口的黑龙,却发现胸口也是空空如也,什么东西都没有。

一觉醒来,我就仿佛丢掉了全部!

“哎哟哎哟……”

正在这时,我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道懒散的声音,而且声音听着非常熟悉。我连忙转过身去,却看见李大郎正站在我身后,满脸嘲弄之色:“想不到堂堂算天下,在死了之后,还要分出怨念来找一个小菜鸟的麻烦。”

见到李大郎,我就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,连忙就叫道:“李先生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没事,他已经魂飞魄散了,只是在魂飞魄散之前,他对你下了比较厉害的诅咒。你现在是在梦境之中,若是在梦境中被他杀掉,那麻烦还是挺大的……”李大郎不慌不忙地说道,“破。”

他话一说完。原本追着我咬的算天下,竟然整个身体都爆炸了开来。我松了口气,只觉得一阵后怕。而李大郎慢悠悠地说道:“我快到江家了,你出来吧。”

说罢。他伸出手在我的额头上点了一下,顿时我感觉脑袋一阵清凉,下意识就睁开眼睛。我这才发现,原来我真是还躺在沙发上睡觉。而天空还是一片灰蒙蒙的。我拿出手机看了看,现在才是早上五点钟。

李大郎……已经解决了?

我摇晃一下脑袋,刚才应该不是做梦这么简单。为了安全起见,我连忙换上衣服出了江家。等来到江家外面的庄园,这儿空空如也,啥东西都没有。我顿时叹了口气,看来是我自己神经太紧张,把一个梦当真了。

可就在这时,远处忽然传来了汽车的引擎声。我疑惑地循声望去,却见一辆跑车急速朝着我这边开来。不一会儿,那跑车就停在我的面前。随着车窗摇下,里面坐着一个戴着墨镜,身穿休闲西装的帅哥,可不正是李大郎吗?

我惊呼道:“原来是真的。”

“我李大郎从来不撒谎,无论是现实中还是梦中,否则配不上大郎这么优秀的名字……”李大郎走下车,他放肆地对我笑道,“你看。武大郎不就是个实诚人吗?”

我被李大郎说得忍不住翻了个白眼:“李先生你还真是风趣,事情怎么样了?”

“算天下已经魂飞魄散……”说这句话的时候,李大郎就如同在说一件极为平常的事情,“不过弓身有点麻烦。照理说我这时候应该只收你杀算天下的钱,但弓身还是有机会得到的,可以延长一下任务时间。唔,再给我几天。”

我心中立即充满了无数崇拜,顿时感激道:“多谢李先生。”

他摆了摆手,然后道:“打两百万给我,我就继续任务。这次过来见你,一方面是要订金,一方面按照杀手的规矩,要交证据给你,才能确定任务完成。”

说罢,李大郎忽然打开车后箱,只见车后箱里放着两样东西。一个是墨镜。还有一个是算天下的招牌。我连忙点头,激动道:“算天下一死,我总算有许多事情可以安心了。”

他打了个哈欠,慢悠悠地说道:“走吧,请你去吃早餐,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谈。”

既然李大郎邀请吃早餐,我自然不敢拒绝,就坐上了他的跑车。他立即转了个头往城市那边开区,饶有兴致地说道:“刚才过来的时候,看见一个餐厅已经开业了,我们去那吃点就好。”

我说随意,行驶了约莫五分钟后,我们就到了一个餐厅前。李大郎伸了个懒腰走下车,带着我进入餐厅,餐厅老板不知道怎么的,正焦急地朝李大郎这边看来。

忽然,李大郎将车钥匙丢给了老板,轻笑着说道:“老板,你的车还你。”

我顿时一愣,有点傻傻地看着李大郎。而那老板接过车钥匙。立即就对李大郎怒吼道:“畜生!不要脸的偷车贼!”

“啥叫偷车贼呀……”李大郎耸了耸肩,很是不屑地说道,“之前我已经跟你打过招呼了,只是你没有同意而已。你看。我说十分钟内回来,这不是已经回来了吗?快点,麻溜的,要两碗牛肉粉条。两笼小笼包,两根油条,两对鸡翅,再来两杯豆浆。”

我不敢置信地看着李大郎。这人好厚的脸皮。直接强行把别人的车借走,然后还好意思在这里点单消费,脸上还完全没有歉意。

这是人类能做出来的事儿吗?

老板谨慎地去检查了一遍跑车,确认没问题之后才给李大郎下单,一直都用幽怨的眼神看着李大郎。而李大郎带着我去角落那边坐了下来,他用酱油把墙壁上那个“禁止吸烟”的招牌彻底抹黑,然后点了根烟,慢悠悠地说道:“叫你过来吃早餐,其实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谈谈,是关于曹大的。”

曹大!?

我心中一惊,连忙问道:“怎么回事!?”

“说来复杂……”

李大郎深吸一口烟,正准备说话,此时有个少女走到我们旁边,给我们递上了惨剧。李大郎看着这少女,顿时很放肆地笑了:“小妹妹,这么小就出来工作啦?”

“嗯……”少女小声道,“你们的餐具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只见李大郎忽然伸出手,竟然当着我们的面,直接放在了少女的大腿上肆意揉搓,而他脸上却还是很严肃地说道:“说来复杂,最近青衣门损失了一个内门子弟,怀疑就是曹大干的…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