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六章 未知的对手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随着汽车的巨力把我往外扯,我的心脏都仿佛要炸掉了。此时我下意识双手往后仰,我的双手举例汽车只剩下一丁点的巨力。

甚至我能感觉到自己的手是贴着面包车的,但我知道实际上并没有,那只是感觉而已,否则我的手肯定要断掉。

因为我将双手往后伸,背包被扯了出去,而那面包车也顺势停住了,轿车被撞得凹陷,幸好留下个空洞可以让我钻出去。正在这时,面包车里忽然窜下了四个人,每个人手中都拿着砍刀。气势汹汹地朝我冲了过来。

该死!

这次过来不是寻找曹大的吗,为什么会突然碰见这种事情?

顾雨被刚才的事情吓得花容失色,眼下见到那四人拿砍刀朝我冲来,她这才反应过来。连忙对我喊道:“驾驶位上有家伙!”

可是这四人已经冲到我身边,我现在去拿武器肯定是来不及了。有个大汉举起砍刀就朝着我的脑袋砍来,慈悲还在背包里,而背包在两个汽车的夹层之间。根本就不可能取出来,眼下我是两手空空的状态。

我连忙往旁边一侧,正要攻击那大汉,却有另一把砍刀已经朝着我的脑袋砍了过来。我心中一惊。连忙就往后退了几步。

江影低骂一声,冲过来要给我帮忙,那几个人却是不慌不忙地给兵器贴了道符。我连忙扯住江影,怒吼道:“跑!大白天的。跟人家怎么打!”

说罢,我拉着江影就往马路上跑,顾雨也连忙跟在我们身边。那几个大汉在后面穷追不舍,嘴里还喊着站住,可我们怎么可能会站住。

“快想办法……”江影快速说道,“带着个女孩子,跑不过他们的。”

我咬紧牙关,朝着四周看去。不知道为什么,这四周偏偏没有人,明明机场这种地方应该是人来人往的。我抓起马路上的铁皮垃圾桶,狠狠地朝着后面的几个大汉砸去。他们慌忙躲避,嘴里破口大骂。

我知道,这样下去我们肯定跑不掉,一定要战斗才行。此时江影将地上的铁质排水渠扯了起来,随后丢给了我。我拿着排水渠,朝着那四个大汉狂奔而去。

最前面的大汉并不惧怕我,举起砍刀朝着我的肩膀砍来,而我用尽权利,狠狠地朝他的脑袋砸去!

“砰!”

当排水渠砸到大汉的脑袋上,他终于在这一瞬间露出了惊恐的神色。但已经来不及了。砍刀砍进我的肩膀,溅起了一道鲜血,可这大汉的脑袋已经被我砸破了一大个口子,他连惨叫都来不及就倒在了地上。其余三个大汉见状。连忙就朝着我的背部砍来。

我怒吼一声,将排水渠丢了出去,正好砸在其中一个大汉的腿上。此时我背部已经被砍了两刀,也不知道伤口深不深。但疼得要命。

我将地上那大汉的砍刀抢了过来,刹那间,一阵刀花在我的手中展现,这两个继续攻击我的大汉还没明白怎么回事。身上就中了数刀,喷着鲜血倒在地上。那个因为疼痛去捂脚的大汉愣住了,还不等他逃跑,我就一刀砍过了他的脖子。

“呼……呼……”

我疲惫地坐在地上穿着粗气。顾雨胆战心惊地走到我身边,她担忧地问道:“江先生,您怎么样?”

“暂时死不了……”我忍着疼痛站起来,低声道。“最好给我个交代。”

顾雨连连点头,她扶着我回到轿车里,然后打电话通知青衣门分部的人赶紧过来处理尸体和后事,随后开车说带我去包扎伤口。

每个道士组织都有自己包扎伤口的地方,这我是知道的。这个呼伦贝尔的包扎地点是一个酒店的顶楼房间,估计是青衣门自己开的酒店。顾雨扶着我进了酒店房间,然后通知服务员赶紧找医生过来。

这房间里有个手术台,我趴在桌上疼得倒吸凉气。没过多久,就有个医生跑了进来。他看见我的伤口,说需要消毒和缝针,再涂一些掺杂了神药的药物,就会好得比较快。

“不用了……”江影脸色阴沉地打断了医生的话,他冷声道,“先将药物拿来给我检查,然后我来给主人缝针。你们都出去。”

顾雨满是歉意地说道:“江先生,我知道你们现在肯定不信任我们,但我们也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。现在事情还在调查,我们会尽快确认那几个大汉的身份。然后给您一个交代。”

江影冰冷道:“我说不用了,立马滚出去,将器械留下。等他伤口包扎好了,你再进来。”

顾雨张了张嘴。但还是什么都没说,满怀歉意地退了出去。那医生也不敢得罪江影,就跟着顾雨一起出去了。江影很认真地检查者器械,确认没问题后,他再进行消毒,然后摸了摸我的伤口,轻声道:“现在给你缝针,忍着点。”

“我可不怕疼。顶多惨叫几声……”我嗤笑道,“干嘛对那女孩这么凶?”

江影翻了个白眼,无奈地说道:“你还笑得出来,堂堂道法宗的少宗主。过来帮青衣门解决点事情,却刚来就遭到了刺杀。这种事情要是传到青衣门和道法宗的耳朵里,这些人肯定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我皱眉道:“这也是人们想不到的,明明这次过来是为了寻找曹大,可刚出机场及遭到了暗杀。我记得我在呼伦贝尔也没得罪过人,不过也算是给我提了个醒,要小心为好。”

“会不会跟曹大那边有关?”江影问道。

我摇摇头,轻声道:“目前还不清楚,先别将事情闹太大。你轻一点,疼死我了。”

“嗯,那我慢一点。”江影认真地说道。

说罢,他将针很慢很慢地刺进我的肉里。再很慢很慢地拔出来,再很慢很慢地穿线,我疼得龇牙咧嘴,眼泪都快出来了。痛苦道:“大哥,我叫你大哥还不行吗?快一点吧。”

江影这才将速度加快,这个时候,顾雨推门进来了。她拿着一瓶药,很歉意地说道:“您好,这是我们这儿最好的药,副作用也是最小的。虽然已经道歉过了,但我还是要说句对不起,都是我们分部没保护好江成先生的安全。”

“你们错误的事情太多了……”江影冷哼道,“我甚至怀疑那些人是跟踪着你来的,否则他们怎么会知道江成已经出了机场?”

顾雨一愣,随后眼睛立即就红了。我安慰道:“别说了,事情还没调查清楚,也别对女孩子太凶。快把药涂一涂,我现在疼得要命。”

“我先检查一下。”

江影接过药,很认真地开始检查。而顾雨连忙说道:“这是我从药品仓库里拿出来的,绝对安全。请您要相信,我们分部跟江成先生是盟友关系,不可能会害他……”

“嗯?”

江影将药瓶凑近鼻子嗅了嗅,他忽然脸色一变,大怒道:“草!耍我是不是!”

说罢,江影直接把药倒在了房间的沙发上,当药液滴落在沙发上时,那沙发忽然冒出了一阵白烟,真皮沙发几乎是一瞬间,就被腐蚀出了一个大洞!

江影气愤非常,他将药瓶狠狠砸在顾雨脚前,怒吼道:“这种东西要是涂在他身上,是要他的命吗!妈的,立马让李大郎给我们一个交代,这就是你们青衣门分部的能耐?”

顾雨看着突如其来的一切,她吓得脸色苍白,惊慌得呢喃道:“不是的……我真不知道……这药不可能有问题…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