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七章 恐怖的一刀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来到呼伦贝尔,又是被车撞,又是被人追着砍,现在连药物都出了问题。我原本就不是心胸宽广之人,之前不怪罪太多,是想给李大郎一个面子,可现在未免太过分了。

就算这些事情被青衣门呼伦贝尔分部无关,那我也很怀疑他们到底有没有在认真防备。

见我脸色阴沉得可怕,顾雨脸色苍白,很是无力地解释道:“江先生,我可以用生命向元始天尊起誓,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”

“我信任青衣门不会加害于我……”我沉声道。“但我现在对青衣门的安保情况表示怀疑,你刚才说这是从仓库里拿出来的药物。一个青衣门分部,却连最宝贵的仓库都看不好,这让我如何再信任你们。毫无芥蒂地跟你们并肩作战?”

江影冷声道:“能办到这种事情的,绝对是内鬼。我认为应该全面清理一下你们分部,还有……接下来的事情,我们自己处理,不需要你们的帮助了。”

顾雨听得神情恍惚,就在这时,有人走进屋里,他拿着我的背包,很是激动地跟顾雨说道:“长老,我们查到了,是赵家园做的事,那几个都是赵家园的人。还有。江先生的背包,我们已经拿回来了。”

“赵家园!?”

听见这名字,顾雨更是脸色苍白,她满怀歉意地看着我,小声道:“江先生,这确实是我们的错。那赵家园一直以来,都是与我们争夺呼伦贝尔的势力,但因为他们大部分是游牧民族,所以青衣门也不容易铲除这个对手。估计……他们得到了消息,以为你是我们请来帮助对付他们的帮手,或者是故意想给我们制造点意外。”

“让道法宗的少宗主死在这儿,确实会给你们造成很大的麻烦……”江影冰冷道,“你们连自己的对手都处理不好,给我主人带来了很大的麻烦。我希望你可以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,在我们离开之前。”

顾雨连连点头,她咬牙道:“我一定将内鬼查出来,再给你们一个解决答复。”

我平静地嗯了一声,然后叫顾雨出去。顾雨不敢再打扰我,连忙就带着人出去了,顺便把背包放在房间门口。而江影拿出瓶药给我涂。他小声说道:“涂点神药……没关系吧?”

我叹气道:“还能怎么办,眼下这情况,其他药物都信不过。”

“嗯。”

江影小心地帮我涂上了神药,在神药的帮助下。我这点伤短短十几分钟就恢复得差不多了。我爬起身伸了个懒腰,心里却不太舒服。

用了这么大剂量的神药,想到要承受的后遗症,谁都会觉得不开心。也就曹大那种不要命的,会整天给自己使用神药却不在乎。

“本来我们可以跟青衣门借辆车,但现在看来,还不如去租车行……”江影认真地说道。“这个分部做事简直就跟坨屎一样废物,就不要期待他们了。”

我点点头,实际上我现在也不太信任青衣门分部了,感觉他们事情办得并不好。于是江影帮我查了下附近的租车行。为了安全起见,我们并没有选最近的那几家,而是选了较为远的租车行。

可等走出酒店楼下,我却看见顾雨正站在门口。她身边还停着一辆车。见到我们出来后,她连忙跑到我身边,充满歉意地说道:“江先生,车已经帮您准备好了。”

我皱眉看向那辆车。只是一辆普通的越野车,也不是豪车。此时我有些顾虑,而江影直接开口道:“不用了,我们自己会搞定。”

“江先生,请再信任我一次!”

顾雨顿时急了,她一把要抓住我的袖子,江影立即推开她,低吼道:“注意你的身份差距,江先生不是你能随意触碰的!小小的青衣门分部长老,怎么这点规矩都不懂?”

被江影这么一吼,顾雨满脸通红,她咬着嘴唇连忙后退两步,小声道:“对不起江先生,我一时间太着急了。”

我下意识看了看袖子,确认上面有没有被装奇怪的东西。这传出去是有点可笑了,一个青衣门分部的长老,情急之下直接去抓道法宗的少宗主,更何况还是江家的内门精英子弟,这种事情照理说是不可能发生的。我眼下还是要小心点,以免表面上是情急之下来抓我。实际上给我安装了监听器跟踪器一类的东西。

但幸好,我袖子上什么东西都没有,此时我看着顾雨委屈的脸庞,轻声道:“你这性格倒是有趣。当一个长老不适合,应该去武装部当个喜欢打架的道士。我这儿没有这么多规矩,而江影也是因为想保护我,我们表面上是主人和鬼奴的关系,实际上是生死的战友关系,难免他会心急。”

“江先生……”顾雨点点头,她小声说道,“我是真的很崇拜您,早就听说您是白手起家的,短短一年就走到了今天,是我们年轻人的榜样。真的,我房间里还贴着好多您的海报。就是那个道云榜上的海报,我现在就给您看照片。”

说罢,她拿出手机翻了翻相册给我看,里面是她房间的照片,果然全都是我的海报。她脸上有些焦急,很认真地说道:“江先生,还请您给我个机会。听说这次可以和您一起共事之后,我真的非常激动,求求您……”

我皱眉看着顾雨,最后耸了耸肩,平静道:“上车吧。”

“江先生!”

顾雨惊喜地叫了一声,随后兴奋地连连点头。连忙跑去了驾驶位。江影叹口气,他走在我身边,无奈道:“你是心软了不成?”

“总要给别人一个机会……”我摇头道,“有些东西能伪装出来。有些事情伪装不出来。你也别太生气,至少我还活得好好的。”

“随便你。”

江影帮我打开车门,我坐进去之后,他再坐进来把车门关上。我从背包里取出慈悲。由于之前被车压过的关系,慈悲上面有许多脏东西,但好歹是厉害的道器,也没有变形或损坏。我拿纸巾擦了擦。然后靠在椅背上问道:“我们去哪儿?”

“江先生,地图上标记的位置,被我们成为秋风草原……”顾雨轻声道,“因为那一片草原每当秋天的时候。狂风都会吹过,让无数野草浮动,站在草原上很是舒服,于是我们就起了这个名字。在大草原的深处,距离我们约莫有十五公里。”

我嗯了一声,然后靠在椅背上休息。顾雨很认真地行驶着车,一时间也不敢打扰我。等我快睡着的时候,顾雨忽然跟我说到了。我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正处于一片荒芜的草原上,四处都是被挖空的土地,许多人拿着铁锹在忙碌。

“这里就是秋风草原……”顾雨解释道,“原本这儿是一个乱葬岗,是数百年前战争所留下的,江先生,每当夜晚的时候,那个偷盗团伙就会过来。”

我嗯了一声,随后走下车查看,顾雨说要带我去查看事发地点。我跟着她在这地方绕了一下,最后走到了一片乱石滩,顾雨指着其中的一块石头,认真地说道:“这就是那人留下的。”

我转头一看,顿时愣住了。

那是个足足有五米多高的巨石,四米多长的巨石,但在那巨石上,却是留下了一道刀砍的痕迹。那痕迹贯穿了整个巨石,将这巨石一刀分为两半。

这么恐怖的一刀,连我都砍不出来,会出自曹大之手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