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一章 看着自己的坟墓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当我醒来的时候,眼睛模模糊糊有亮光,等我睁开眼睛一看,却看见自己正躺在岸边,腹部不知何时被包扎起了伤口,而江影和顾雨正坐在我旁边,担忧地看着我。

“你醒了……”看见我醒来,江影关切地问道,“感觉怎么样?”

我张了张嘴,感觉喉咙很干,说出来的话也很沙哑:“蛟龙呢?”

“蛟龙?”

江影满头雾水,疑惑道:“什么蛟龙?”

我努力爬起来。随后看向水底,咬牙道:“这水下面有一条蛟龙,我之前被它咬了。”

“不……”江影摇头道,“你腹部有伤口。但却是刀伤,甚至还有个小刀片留在了你的体内,是我取出来的。江成,你弄错了吧。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,世界上并没有任何神兽,就连当初李红尘斩杀了这么多神佛,也没见到过龙啊。朱雀啊,玄武啊一类的东西。”

我皱起眉头,之前那一幕还在我心中挥之不去。我狠狠摇晃一下脑袋,努力让自己的思路清晰。在水底的时候,我也没看太清,但感觉那个就是蛟龙。

可江影却说,在我的肚子里竟然有刀片,这真是让人觉得莫名其妙。

我疑惑地看向湖泊,此时我对这湖泊还有些畏惧,水底下的情景深深地刻入了我的脑海。

“我给你涂了神药……”江影轻声道,“事情紧急,希望你能理解。”

我嗯了一声,随后站起身摸了摸腹部,还是有些疼痛。我看向湖泊,心中静静沉思,顾雨小声问道:“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?”

“逼他们出来……”我沉声道,“这下面有对他们而言非常重要的东西,我们来将他们逼出来。江影,我就在这等你,你开车去买些汽油过来,尽快。”

“好。”

江影点点头,立即就朝着停车的位置狂奔而去。他的速度我是相信的,估计用不了太久就会回来。

我坐在湖泊旁静静等着,顺便看了下时间。现在还只是上午九点钟。

顾雨不敢说话打扰我,就在我身边静静等待着。

当中午十一点时,江影回来了,他背后拖着一个大麻袋。我去打开来一看,里面全都是汽油桶。江影问接下来怎么办,我咬牙道:“烧,烧到他们出来。烧到这一片水源彻底被污染。”

顾雨张大嘴,她惊讶道:“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?”

“你放心吧。”我冷笑一声,然后打开汽油桶就往里面倒。

结果,当半桶汽油还没有倒完的时候。水下忽然有水泡冒出。我停住了手中的动作,只见在那湖面中央,有个人头正在缓缓往上浮现,可不正是昨天的那个面具人!?

我停止将汽油往水里倒的举动。沉默地看着那个面具人,虽然他戴着面具,但我能感觉到他在跟我对视。我果然没猜错,这水下有可以躲避的地方。只是我还没有找到。

“终于肯现身了吗?”

我看着那面具人,高声喊道:“既然不打算伤害我,为什么不好好地跟我谈一下?”

那面具人依然与我对视着,气氛陷入沉默的僵局。等十几秒后。我正准备说话,却见那面具人开始往我这边游来。顿时我松了口气,看来他有跟我好好谈一下的打算了。

我往后退了几步,当面具人游到岸上时,他坐在地上,忽然又轻又沙哑地说道:“你还真是穷追不舍。”

“你身上有一个人的线索,而那人对我来说非常重要……”我沉声道,“你与曹大是什么关系。为什么佛陀八千斩会在你这?还有,你的同伙们呢?”

“同伙?”

这面具人发出一道很轻的笑声,他淡淡地说道:“同伙,被水底下的那家伙吃了,或者说被我拿来喂水下那东西了。”

我顿时一愣:“下面真是蛟龙?”

“不是。”

他淡淡地说了一声,似乎完全不介意将真相告诉我。这时候他拍了拍手,忽然间,湖面泛起一阵狂涌。却见一个巨大的龙头探出水面,在水面上的我终于看清楚,那龙头看着很假,只是因为之前在水里光线暗。所以我以为是真的。

这好像是用木头做支架,然后再用些放水材料做成的蛟龙,我看着这一切,疑惑道:“那它怎么会动?我的意思是。之前它冲过来咬我,而且之前我将慈悲刺进它的体内,还有鲜血涌出。”

“它会动,是因为有阴气在支撑着它动。你之前刺到祭品里了,那是我昨天才丢进去的人……”面具人平静道,“归根结底,就是因为你太弱。拿去。”

他忽然将手一晃,手中凭空出现了慈悲丢向我,我连忙将慈悲抓住,死死地看着面前的这个人。

我深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你肯将一切告诉我,那就说明你并没有将我当敌人。我来这里只是为了寻找曹大,你若是知道他的什么消息,还请你告诉我。”

“你要找的曹大不在了……”他摇头道,“不用再找了,回去吧。世上有些东西是会变的,当一些迷失的东西真正再回到你面前,反而会让你觉得陌生。”

我皱眉道:“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。但我必须找到他,他是我的兄弟。”

“兄弟?”

面具人转过身看着我,透过面具,我可以看见他的眼睛有一丝诧异。

我与他的目光对视。沉声道:“摘下来。”

“你确定?”

“我不会后悔。”

他停顿一会儿,终于伸出手,缓缓地摘下面具,却看得我一愣。

面具之下的脸满是皱纹与老人斑,刘海里有几根银丝,完全就是个老人。

可是这老人,怎么看都让人觉得非常面熟。

我吞了口唾沫,喃喃道:“曹大。”

“不……”他摇摇头,轻声说道,“我不是曹大。”

我心中一惊,莫非……

我吞了口唾沫,不敢置信道:“你是华先生?”

他微笑地看着我,眼中的神采让人捉摸不清。我一时间弄不清楚这到底是谁,如果说是曹大,但也未免太苍老了;如果是华宏,那与曹大长得也太像了,就算是父子,也不应该像到这个程度。

“跟我走吧。”

他忽然轻轻地叹了口气,转身朝着一个方向走去。江影疑惑地看了我一眼,征求我的意见,我点头道:“跟上去看看。”

我们跟着面具人往下一路走去,微风吹过,给呼伦贝尔草原带来一丝萧瑟。走在面具人的身后,我才注意到他的脚走路时有些颤。

“是太老了吧?”我心中这么想道。

走了约莫十分钟,我们到了一个小山丘,面具人停顿片刻,最后叹了口气,朝着那小山丘继续走去。等靠近了,我才发现这小山丘上竟然有个坟墓,那似乎是刚建的坟墓。

莫非……是曹大的坟墓?

我跟着面具人走到坟墓前,发现这是个很简易的小坟,上面并没有写名字。我疑惑地看着墓碑,疑惑道:“这下面是谁?”

“是我……”他微笑道,“来看自己的坟墓,感觉怎么都感觉很奇怪。”

面具人的坟墓?

我皱着眉头,沉声道:“我感觉你不是曹大,这点我能感觉出来。虽然身体很像,但是性格上却不是他。”

他看着墓碑,沉默一会儿,轻声道:“用着亲生儿子的身体,本觉得会获得新生,可惜他用了太多的神药,身体一夜之间苍老了几十岁。”

“你!”

我瞪大眼睛:“你夺舍了他的身体,你果然是华宏!该死!”

我惊怒得心脏颤抖,抄起慈悲,朝着华宏的脖子狠狠砍了过去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