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二章 叱咤佛道数十年,归于牛马人生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不自量力。”

面对我的攻击,华宏却只是淡然地说了一声。只见佛陀八千斩瞬间出现在他手中,我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,手中就传来了一阵巨力反震,佛陀八千斩已经砍在了慈悲上!

“砰!”

两把兵器撞击在一起,震得我虎口发麻,我努力想握紧慈悲,但虎口却紧接着被震裂,手中的慈悲冲天而起,落在了我身后几米的草原上。

“呜……啊!”

怒火在我心中疯狂窜起,我怒吼一声,握起拳头朝华宏的脑袋狠狠砸去。他却是不慌不忙地伸出手,在我的拳头上轻拍一下,我只觉得一阵下坠感传来,便重重地摔在了地上!

“你太弱了。”

华宏淡淡地说了一句,他抬起脚踢在了我的腹部,那力道大得让我根本承受不住,我疼得差点呕吐出来,彻底失去了战斗的能耐。而江影和顾雨呆呆地站在我身边,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“呼……呼……”

我捂着腹部,努力地喘着气,咬牙道:“畜生。”

华宏居高临下地看着我,他淡淡道:“怎么说我是畜生?”

“堂堂南方第一的大道士。失踪这么多年,回来之后,却打起了儿子身体的主意……”我咬牙道,“枉费我曾经那般崇敬你,枉费李唐朝如此死心塌地跟随你。”

他平静地看着我,沉默几秒后,他忽然叹了口气,轻声道:“李唐朝……我感激他,可有的时候我也在想,若是没有他,那该有多好。”

我呆呆地看着这个男人,不知道为什么,我忽然觉得……他的神情有些落寞。

他坐在地上,平静道:“你是天意的好友,我不愿伤你。”

“他不是华天意……”我咬紧牙关,一字一顿道,“他是曹大。”

华宏听得愣了一下,随后笑道:“那小兔崽子也是这么跟我说的。如此看来,你们还真是好兄弟。来,听伯父跟你说些故事,人老了,难免想有人陪自己说说话。”

我冷冷地看着华宏,不明白他到底想玩哪出。而这个时候,他忽然打了个响指,我只觉得浑身好像被什么东西被束缚住了,使得我动弹不得。江影连忙要冲上来帮忙,华宏却是瞥了他一眼,淡淡道:“躺下。”

顿时,江影和顾雨都倒在了地上。而华宏伸出手在我口袋里摸索,最后将我的香烟摸了出来。他看了看烟标,淡淡道:“利群?算了,有总比没有好。”

说罢,他不慌不忙地点燃香烟,又点了一根放在我嘴里。等他喃喃吐出一口烟雾,轻声说道:“伯父跟你说些事儿,你记下也好,不记下也好。实际上放在道界,华宏在你面前自称伯父,这种事情说出去已经很有面子,你说是不?哈哈,我这自负的性格估计一辈子也改不掉了,天意这孩子也像我,虽然他想我叫他曹大,但老子是他爹,终归是我说了算。”

“实际上吧,我这辈子吃过的苦头确实不多。从学道那天起,就算得上是平步青云了。之后也有几个鬼奴跟着。又遇见了唐朝,在这名利双收的情况下,过得也算圆满。也是我自己愚蠢,走到这一步了,还觉得有能让自己提升的东西,正好算出了自己的福地。也就去闯一闯,终于见到个前辈传承下来的遗迹,唔……是大遗迹。”

“那遗迹可了不得,暗藏了成仙的秘诀。谁知道那个叫李红尘的前辈喜欢讲究个缘分,我与他又无缘,得不到里面的宝贝。也是我一时间心高气傲。实际上我失踪不怨任何人,就怨自己贪心,非要强闯那遗迹。结果可好,这前辈挺厉害,虽然已经死了几百年,但留下的遗迹还是将我困住了。谁能想到。华宏竟然会被一个遗迹困了这么多年。现在说来,也觉得自己可笑。”

“我失踪的这些日子,发生了什么事情,实际上我也清楚。经常算算外面的情况,有时候算得自己寒心。说真心话,我在遗迹里哭过。真哭过,觉得自己估计没能耐出去了。也跪下来求过,说想出去看看孩子,但不容易呐,这前辈的能耐远不是我能对抗的,我就这么被困在里面。最后还是李唐朝带人救我出来,费了不少功夫。”

“知道吗?出来之后,我的第一个想法,就是想看看自己的孩子,说真心话,要不是因为他已经二十多岁了。我真想抱抱他。谁知道这小子不认我,非要牛气哄哄的样子,说自己叫曹大,不叫华天意。实际上李唐朝为我奉献的事情,我心里都清楚。人心都是肉长的,他对我的好。我一直记得。天意想认他做爹,我心里也清楚。正巧那群家伙下手了,弄了个劳什子的鬼遮眼,其实糊弄得过谁,有点脑子的都知道是宣战,不过我怂了,哈哈……对,我怂了。”

“我告诉自己,我已经很累了,正好天意这孩子也忘记了自己是谁。我就带着他来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,原本是想避避风头,就这么平淡地先过一阵子。至于我手下的鬼奴们,我让他们回天宗去了,暂时就别提这些事情。而唐朝我想过去救,但算了一卦,觉得他不会有事儿,也就算了。”

“天意这小子失忆好啊,把对我的仇恨全忘了。随便用点鬼遮眼,那对我真是服服帖帖。啧啧啧,那段日子过得真滋润。每天让儿子给我洗脚,按摩,有时候我还亲自下厨给他做顿饭吃,唯一可惜的就是他娘不在。难免觉得遗憾。谁知道好日子没过多久,我就发现这孩子白头发长得很厉害。”

“好嘛,这下我清楚了,感情我儿子是个拼命三郎,神药也用了不知道多少。眼看着儿子一天天比老子年纪大,那感觉还真不舒服。我原本想再滋润地过一段时间,但感觉他耗不起了。仔细想想,也是我亏欠这小子的。没办法,最后夺舍一下,打算将这辈子的本事传给他,算是逆天而行,帮他对抗一下神药的副作用。啧啧啧。借用他的身体,把自己的尸体埋在坟墓里,感觉真奇怪。不过没办法,哪个老子不疼自己的儿子。”

“我设下蛟龙阵,每天都用一个恶人和一个怨灵尸骨做祭品,以蛟龙阵所化的死气炼化天意身体里的死气。实际上你见到这身体的时候。已经是年轻了好几岁。不过有句话说得好,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仍需努力。哈哈哈,我这老骨头学一下你们年轻人的流行话语,是不是挺好笑的?只可惜那孩子现在听不见。你是他的好兄弟,那就暂且等等,我以前听他提过你,知道你们的关系。”

说到这儿,他抬头看看天空,轻声呢喃道:“等我耗尽毕生道义,求苍天护佑,换我骨肉重生。等他重回年轻。就是我魂飞魄散之时。江成,以前很崇敬伯父吧?只可惜,你来不及看见伯父的真面容真本事,看着大家傻乎乎地忙了这么多年,最后都要败在这不孝顺的小子身上,是啥感觉?”

我看着华宏。不知为何,此时我又能动弹了。我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朝华宏跪下,咬着嘴唇,低声道:“参见华先生,您对我兄长的救命之恩。我不会忘。”

“哈哈哈,还兄长,你们这群孩子呐……”他咬着燃烧完的烟头,轻声道,“叱咤佛道数十年,归于牛马人生。也觉得有一丝潇洒。你是他兄弟,若是一年之后还有情谊,你再来接他,只怕那时你俩今非昔比,兄弟不平等。你若是愿意,向我磕头三次。我在临终之前,也好多传个法门,助他成道。”

我没有犹豫,向华宏磕了三个响头,呢喃道:“参见师尊。”

“并非师尊……”他摇摇头,轻声道,“叫声师傅就好,记得告诉他,少用点神药,对身体不好,让他要把唐朝当亲爹,对那老小子敬重点儿。要是不孝顺,以后是要遭天谴的。你们是兄弟,唐朝对于我而言……也是兄弟。”

我静静地看着这个男人,说不出话来。

那个男人为他牺牲儿子,走遍大街数十年收集阴物,以麾下大将自居,被人唾骂了数十年的走狗。

他却把那男人当兄弟,牺牲站在巅峰的自己,还他一个没血缘关系的儿子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