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三章 龙脉聚成,伊人大祸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华宏传了我一个法门,确实是法门,并不是道术或者道,比道术要高深,比道要深奥。

这法门的名字,被他称呼为《紫气帝君清心养魂妙要》,是华宏这么多年自己领悟下来的一道法门,也算是修真之法。

修真,养身道士们的基础功。所谓的修真,并没有飞天遁地的用处。但却可以让自己的身体舒坦一些。华宏传给我的自然不是普通的修真之法,他传给我法门的时候,很认真地与我说道:“《紫气帝君清心养魂妙要》,并不是修炼你身体的修真之法,而是修炼你魂魄的修真之法。我能在遗迹里生活这么多年,与这法门有巨大关系。你先打坐在地上,我来教你该怎么办。”

我听从他的话坐在地上,他又让我闭上眼睛,轻声道:“放慢你的呼吸,呼吸是人体之本能。你所要做的就是控制好呼吸。记住,呼长吸短。一秒吸,三秒呼。”

我按照华宏的方法进行呼吸,刚开始的时候感觉艰难,可等时间久了一些,却还是能承受住的。只不过我感觉胸口闷得有些难受,因为肺部的氧气不多。

华宏继续说道:“感觉到自己的本命灯,你的魂魄就在三个本命灯中间。江成,千万要记住,只要魂魄健在,就能不死不灭。”

我努力去感受自己的魂魄,可无论如何都感觉不到,此时我睁开眼睛,疑惑道:“该怎么去感受呢?”

“简单。”

华宏忽然举起手,狠狠一下拍在了我的脖颈。顿时我只觉得胸闷难受,脑袋里有个位置一直在晕眩和嗡嗡作响,华宏淡然道:“感觉到了吗?”

我痛苦地呢喃道:“感觉到了。”

“嗯,继续听我吩咐。你要做的就是化呼吸为紫气,什么是紫气呢?就是祥瑞之气,霸道之气,纯净不可亵渎……”

华宏一步步地教导我,我按照他的情况做完,渐渐地,我感觉脑袋很清晰,思考非常敏锐,就好像喝了兴奋剂一样。等步骤完毕,我睁开眼睛,疑惑道:“师傅,我感觉到它的奇妙了,这到底有什么用?”

“《紫气帝君清心养魂妙要》是我最为得意的法门之一……”华宏轻声道,“你记住了,以后只要有空,每晚的子时都要修炼,那是鬼魂最强盛的时候,你的魂魄也会强盛。等修炼时间够久,你的魂魄也会逐渐强大,达到不死的地步。”

“不死?”我疑惑道。

华宏点头道:“所谓的魂魄不死,就是不容易魂飞魄散。你现在还用不到,但是江成……总有一天。你会感激这个法门,它将带给你无穷无尽的好处。”

我用力地嗯了一声,连忙就跟华宏道谢。他摆摆手,轻声说道:“我能教你的,也就这个了。原本有不少能教给你。只是现在蛟龙阵已成,我要静心炼化死气。”

我心中一惊:“湖底?”

“对,湖底。”他点头道。

我难免心中觉得有些难受,最后叹了口气,轻声道:“师傅。我会来接他的。到时候无论他是什么样,都会是我的兄弟。”

“南方势必风起云涌,等一年后,他会以霸道的姿态君临天下……”华宏看着天空,他喃喃道。“我走了几十年,总算是为他铺下了一条大路。这孩子就算再不孝,估计以后也会给我烧点纸钱,虽然我收不到。不过……至少我是我儿子亲手埋的嘛,哈哈哈。”

我说不出话来。只能难受地看着华宏。我很想知道老人等死到底是什么心态,他们仿佛看透了一切,对生死看得十分透彻。

华宏并没有给我留下任何法宝,他只教了我一个法门,便要回湖底炼化。我送他到了湖边。想不出该说什么样的离别话语,而华宏微笑地看着我,他轻声说道:“你也是个青年才俊,既然有缘,我来帮你算一卦。也算是师傅为徒弟求个吉利。”

我恭敬说好,只见华宏拿出张道符往空中一甩,那道符竟然自燃了起来,化为一道绿色的火焰。此时华宏掐指算了算,他看着我的眼睛。轻声道:“要听听卦象么?”

我点头道:“还请师傅指点迷津。”

他轻声道:“龙脉聚成,大祸伊人。不破不立,破而后立。”

我皱起眉头,龙脉聚成,说的应该就是龙脉夺天弓彻底凑成,也就是说李大郎很可能会将龙脉夺天弓拿回来。

可是这个大祸伊人,是什么意思?还有后面的不破不立,破而后立,我也不明白其中的含义。

“只可惜我时候不早了,否则也要帮你详解卦象。不过人生很多事情,若是说穿了,反而会影响气运……”华宏叹气道,“你我一日师徒,也算是有缘。一年之后,等你来接天意。”

我鞠躬道:“是。”

华宏转过身。没有给我一句道别,安静地走进了水中。当湖水将他的头顶淹没,我站在湖泊边,看着这平静的湖面,轻声道:“这里的事情。你们全都要忘记,不能说出去。”

顾雨和江影都是点点头,江影忍不住叹气道:“等曹大回来,相当于年轻的华宏回来。江成,别人有个厉害的父亲,而你没有,哪怕你拼命努力,估计这么短的时间,也追不上他的脚步。”

“一年很短,但也很长。人生早有定数。只是我不服定数。而且我对他不会有嫉妒之心,他强便是我强,我强便是他强。唯一遗憾的……就是这段时间,没人陪我闯荡了。”我摇摇头,对湖泊鞠了一躬。随后转过身,朝着车的方向走去。

江影连忙跟在我身边,顾雨小心地跟在我后面不说话。等我们回到车旁的时候,顾雨忽然接到了电话,她与那边交流一番后,恭敬地跟我说道:“江先生,赵家园的家主已经在我们分部了。他说想跟您谈谈,跟您赔个不是。”

“哦?”我皱起眉头,最后点头道,“那就见见他。”

“好。”

顾雨踩下了油门。越野车在大草原上快速行驶着。江影凑近我的耳朵,他小声说道:“龙脉聚成,大祸伊人。江成,这话说得很清楚,当龙脉夺天弓聚成的时候。江雪或者东方又玉会出问题,怎么办?”

我闭着眼睛,一直在想华宏给我的这个卦象,最后叹气道:“江影,我只怕有个伊人已经铺好了路。很多事情我都知道得太晚。当人们把棋子都摆好将军的时候,我才得知危险,但却来不及了。”

“有个伊人铺好了路?我不明白你的意思,是说江雪……还是说东方又玉?”江影疑惑道。

我点点头,很认真地轻声说道:“江雪非常不对劲。我一时间也不好说。我感觉江雪的实力,并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,简单来说……我怀疑身边出了内鬼,有可能是江雪,也有可能是别人。但问题是我找不到他。也不敢找。还是说实话吧,我几乎就没去找。”

“我不懂你的意思,都到这地步了,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吗?”江影沉声道。

我解释道:“有卦象说,我有个身边人,后脑勺有一块胎记,这人将会害我。但你说我怎么可能去调查身边的人?有时候我甚至在想,大不了来吧,我宁愿一战,也不愿意去怀疑我的朋友们。我总不可能去找他们看后脑勺……”

“说什么傻话呢……”

江影打断了我的话,他皱眉道:“后脑勺有胎记的人,不就是你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