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五章 人算不如天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虽然我将阿天殴打了一番,可等我邀请他回去的时候,他还是眼睛放光,一副非常激动的样子,但脸上却表现出很委屈的样子:“就这么回去不行,我要跟你约法三章。”

“你有病吧?”我没好气地说道,“要不是因为江雪说情,我根本就不想见到你。现在你却忽然说约法三章,你怎么不登着鼻子上脸呢?”

阿天认真道:“江成,我是认真想和你约法三章。”

我顿时一愣,平日里很少看见阿天这么严肃的样子,便问道:“你想怎么个约法三章?”

阿天立即就从桌子抽屉里拿出了一张纸张递给我,让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原来这家伙早就已经准备好了。

我拿起纸张一看,上面写的字让我恨不得又是一耳光刮在阿天的脸上。

第一:大家都应该是平等的。不应该将阿天当做鬼奴对待。若是平日里有什么想要阿天帮忙的,必须客气地请他帮忙,而且他有权利拒绝。

第二:江雪和江成并没有执行婚礼,所以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夫妻。只能算是同居的男女朋友。一旦江雪爱上了阿天,江成不准阻扰两人的真爱。

第三:要给阿天安排一个房间。

我将纸张往旁边一丢,淡然道:“关于第一条,如果你一直不停地拒绝。吃老子的住老子的,但偏偏不干活咋办?”

阿天严肃地说道:“我不是这么厚颜无耻的人,只要不是太让人反感的要求,我会做的。”

“行。那我就相信你一次,想不到你还会讲究人权,第一条我同意了……”我平静道,“关于第二条,如果江雪真爱上你了,那我能有什么办法?感情这东西不是我能掌握的,如果她对你诞生爱意,我会祝你们幸福,这也是我对她的信任。至于第三,我现在住的地方房间已经没了,如果你需要的话,自己盖个房间起来。”

阿天点点头,他对我伸出手,颇为满足地说道:“成交。”

“成交。”

见阿天已经同意回来,江影耸了耸肩,颇为满足地说道:“吊车尾的终于回来了。让我心里也难免平衡了点。”

“吊车尾?”

阿天冷笑道:“江影,有点脑子了就这么嚣张,我这半年也提升许多,以后若是有机会切磋切磋。”

江影说了句随意,然后就再次订了机票。等我忙碌完回到江家的时候,已经是深夜了。见到阿天回来,大家的心情还是不错的,元奴和东方又玉好像挺喜欢阿天,都很热情地与阿天一起聊天下棋看电视。

看来,阿天果然已经跟大家有了些友谊。毕竟大家同居了这么久,肯定会有一些室友的感情。还别说,阿天一回来,立即就做了不少事儿。刚回来第二天,他就给元奴做了个拿来玩的烟斗,给东方又玉装了个漂亮的吊灯,给江雪做了个书架,还帮我把房间重新设计了一遍。

我也就慢慢又接受了阿天在我们这混着的事情,江影问他现在为什么不喊黄鹤王八蛋了,阿天很认真地告诉我们,说喊了这么久,还是会喊腻的。

回来的这两天,我一直都在陪家人们。可欢乐的时光总是会过去,第三天的时候,我终于收到了李大郎的电话。等一接通,那边传来的话语就让我的心跌入谷底:“江成,弓身拿到了。”

龙脉聚成,伊人大祸……

我吞了口唾沫,轻声说道:“李先生,我能不能暂时把弓身放在你那一段时间?”

“恐怕不行……”李大郎严肃道,“这弓身很是霸道,恐怕只有主人才能拥有。我没算天下主人的那个本事,所以留不住它。你最好是尽快来拿走,我现在就去江家交给你。”

我深吸一口气,该来的终归会来,现在我也只恨预言来得太晚。

无奈之下,我只能带江影去了江家门口。李大郎这次换了辆车开来,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弄来的车。他将车停在我面前,随后从后备箱取来弓身丢给我,淡淡道:“记得转账。”

我嗯了一声,然后呆呆地接过弓身。李大郎看我的表情有点不对劲。他疑惑道:“怎么了?重宝拿回手中,却一副不太乐意的样子。”

我抚摸着龙脉夺天弓的弓身,轻声道:“李先生,如果有些东西会让你不幸,但它却很可能会实现,那该怎么办?”

李大郎打开车门坐进去,他平静道:“我会找信得过的人帮忙。”

说罢,他踩下油门,直接就离开了。我深吸一口气,随后将弓身收入贪婪鬼的口中,呆呆地站在原地,不知如何是好。

江影轻声道:“不如去找少家主帮忙吧,他能耐这么强,肯定能帮上忙。还有元奴先生,也跟他谈一谈。”

“嗯。”

我轻轻地应了一声,失魂落魄地往家里走去。等回到屋里。元奴正在喝茶把玩古董,我走到他身边,小声说道:“元奴先生,若是您愿意。等半小时后,能不能来江家的湖边谈点事?”

元奴楞了一下,随后点点头。见他同意,我又给江二钱发了个短信。结果江二钱也同意了。

等半小时后,我们三个在江家的湖边见面。江二钱依然是温柔的样子,他问我是否有事情要帮忙,我叹了口气坐在地上。轻声道:“事情有点复杂,你们听我说说看吧。”

说罢,我将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。听过我的话之后,元奴表现得很是惊讶:“江雪?我一直与她住在一起,却从不知道她竟然会有问题。我的意思是,根本看不出她是多么强的鬼魂。”

“能在元奴先生面前掩盖自己,已经说明江雪的实力不一般……”江二钱轻声道,“上次的阴阳花。对江雪也是一点作用都没有。不过目前比较重要的事情,是关于江成所说的卦象,龙脉聚成,伊人大祸。虽然我们不知道究竟会是谁出事,但必须万分警惕。江成,你这些日子就在江家住着,等事情平稳再说。”

我摇头道:“少家主,这可能会给江家带来麻烦。”

江二钱拍了拍我的肩膀,温柔道:“没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,你就是江家的人,倘若真有人敢在江家找你麻烦,那也是不把江家放在眼里。”

元奴沉声道:“我也会尽我所能帮助你,只是……如果到时候江雪真有问题,我想我会下不了手,那孩子与我已经有了友谊。”

我苦笑一下,自嘲道:“那么好的姑娘,有谁能舍得下手呢?”

江二钱又对我安慰一番,说只管在江家安心住着,同时还会安排几个厉害的人住我周边屋子。我感动地接受了他的好意,等回去之后,我跟元奴一致约定好,表现出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。

实际上,这日子还过得挺平静的,完全没有要按照卦象来的意思。我每天都陪江雪和东方又玉在家里休息,东方又玉的肚子也是越来越大。

所有人都陷入了迎接小生命的喜悦中,我们一群大老爷们天天都查各种字典,在算宝贝的预产期,还有想什么样的名字比较好。如果要生孩子,就要出江家,而江二钱也准备好了一切。当预产期的那几天,江家的很多家主麾下的高手会回来,陪同我们一起去医院。

然而事情总不会按照预定的计划来。

休息半个月后,在东方又玉怀孕的第八个月初,我们正怀着幸福的想法入眠。可等睡到一半时,东方又玉却有些害怕地把我们都叫醒。

她的羊水破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