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七章 但更可能死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场战斗。

一场最无厘头,但是让人不得不参加的战斗。

我的对手是谁,我不知道。

我对手的目标是谁,我也不知道。

这一场战斗到底是为了什么,我也不知道。

可就是这么场战斗,我们却都已经准备好了。哪怕前面的路再困难,也要坚持着走下去。

“医院有四个门……”元奴轻声说道,“东边的数量最多。我来对付;然后是西边的,我建议由江先生来对付。其次是北边,希望能交给江先生手下的两名道君。至于最后,江成与江影,你们来吧。”

我嗯了一声,直接就往下面走去。此时江影忍不住问道:“阿天呢?要让他来参与吗?”

我摇头道:“不必了,阿天太弱。”

江影想想也是,就不再说了。而大家都同意了元奴的话。等下楼梯的时候,江二钱拍了拍我的肩膀,他认真说道:“黑暗并不是没有黎明,八个小时后。江家的强者们就会过来。”

我苦涩地看向江二钱,轻声道:“希望我们能支撑八个小时。”

“可以的。”

到了楼下,我们什么话都没说,只是互相讲了句保重。便朝着自己的方向走去。江影走在我身边,他轻声说道:“这次真的欠了少家主一个大人情,无论成功与否,恐怕都还不清了。”

“我欠他的人情。我会牢牢地记在脑子里……”我沉声道,“走吧。”

此时我们已经走到了北边门口,我深吸一口气,将慈悲抽出来握在手中,随后推开了门。

在屋外,是简直称得上数以百计的人,他们手上或是拿着桃木剑,或是长剑,或是短刀,或是宝刀。而当看清我的人数后,这些人都是有些震惊。

“呼……呼……”

我深呼吸几秒钟,然后握紧慈悲,朝着这些人狂奔而去。他们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,甚至不知道该让谁第一个上。

“呜……啊!”

我怒吼出声,当靠近一个道士时,我举起手中的慈悲。朝着他的脑袋狠狠砍了下去。人们这才反应过来,纷纷发出怒吼声,抓着兵器朝我狂奔而来。这个道士下意识用手中的桃木剑来抵挡,但哪里能挡住锋利的慈悲!

“砰!”

桃木剑直接被慈悲一刀砍断,同时被砍断的,还有这个道士的半个脑袋。

鲜血撒向空中,给这肃穆的气氛增加了一丝血腥味。道士们疯狂地将我包围,手中的兵器胡乱朝我挥来。江影大吼一声,手中的黑色长刀化为幻影,迅速地砍在了几个道士的身上。

我将手中的慈悲随意一挥,便砸开了许多把兵器。这些道士纷纷瞪大眼睛,不敢置信地看着我。

“躲什么!”

我怒吼一声,将面前的有个道士砍出一道血花,“有能耐来找我的麻烦,却没有一个人敢冲上来,你们躲什么!”

有几个道士被我激起了火气,狰狞地怒吼着朝我挥刀。我在人群之中挥舞慈悲,夜晚之下,伴随着渡劫金珠的亮光,一道道金色刀花完美展现,一时间,人群之中全都是惨叫声与惊恐的尖叫声。

与此同时,医院的其他地方也传来了吵杂的声音,由此可见,他们也已经开始战斗了。

“都退后!”

正在这时,人群之中忽然传出了一声怒吼,人们纷纷退让开来,让出了一条小道。我看见在这人群之中,有个男人正朝着我这边走来,他手中还提着一把血红色的长刀。这男人长相平凡,身上穿着一套西装,身高约莫一米八左右,脸上满是坚毅。

“一群孬种……”男人走到我面前,他鄙夷地看了看身边的人,随后看着我,沉默几秒钟后,他轻声说道,“早就听说过江成的鼎鼎大名,让这些人当你的对手,确实是对你的一种侮辱。实际上。我对你一直很憧憬,今天能与你对战,也算是圆了我的一个心愿。”

我握着慈悲,江影这时候往后退了两步让开位置,而我看着这个男人,冷冷地说道:“乾坤师,江成。”

他握紧血红色长刀,沉声道:“道君,周念武。”

我皱紧眉头,死死地看着男人手中的刀。而就在他话音刚落的一刹那,与这些孬种不同的是,他立即就往前冲了两步,举起血红色长刀,舞出了一道道靓丽的刀花。那刀花很是华丽,而且速度非常快,让我看得都有些始料不及。

好快的速度!

我连忙将慈悲朝着前方砍去。遇见这种华丽的刀法,最好的办法,就是用蛮力直接破除!

“砰!”

血红色的刀花割破了我的右手手臂,留下一道并不深的伤口。但是慈悲也是已经狠狠地撞在了那血红色长刀上。周念武脸色一变,他整个身体往后退去,承受不住我的力道。而我咬紧牙关,低吼道:“倒下!”

说罢。我整个身体跳跃起来,也不顾自己会遇到什么危险,狠狠地踹在了周念武的胸口。这周念武疼得脸色一变,但他并没有倒下。而是双腿死死地支撑着自己的身体,同时将血红色长刀一转,刺向了我的腹部。

躲不开了!

此时我人在空中,没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方向,我索性将刀柄狠狠地砸向了周念武的眼睛。

“疯子。”

周念武皱眉低声说了一句,连忙也身体往后狂退,一时间我没攻击到他,他也没能打到我。但因为我的疯狂攻势。周念武已经是浑身有些颤抖起来,不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害怕。他吞了口唾沫,咬牙道:“我没见过你这样打架的人。”

我静静地抓着慈悲,沉声道:“我也没见过你这么孬种的人。”

“找死!”

周念武愤怒地大吼一声,他忽然朝着我这边急速冲来。只见他的身体忽然消失在了原地,赫然就是鬼遮眼的效果。我连忙身体暴退,等退出两步,周念武已经凭空出现在我面前,血红色长刀正对准我的脖子刺来。随着我的后退,他也是紧追不舍,但倒退的速度自然没他追着快。

“滚!”

我怒吼一声,直接身体往后一倒,让血红色长刀直接从我的头顶穿过去。周念武及时地握紧血红色长刀,狠狠地朝着我的脑袋砍了下来,我连忙抓住慈悲来抵挡,虽然挡住了这么一刀,但我的身体也是重重地摔在了地上。

“再见。”

周念武轻轻地说了一句,手上没半点含糊,立即就将血红色长刀刺向了我的脖子。我连忙整个身体再坐起来,同时将手中的慈悲直接划了出去!

“噗嗤!”

血红色长刀一下子偏了,狠狠地刺进了我的大腿之中。而周念武却没乘胜追击,他呆呆地伸出手,摸向了自己的腹部,却摸到了一片血红。

“你……”

他捂着肚子跪在了地上,而我抓住血红色长刀,将它拔了起来,轻轻吐出一口浊气,轻声道:“下辈子与别人对战的时候,不要觉得永远都会赢。兔子急了还能咬人,更何况人类的临死反扑。”

周念武眼中满是不甘的神色,但随着鲜血的疯狂涌出,他眼中的神色终于慢慢暗淡下来。我长吁一口气,然后咳嗽两声,努力站了起来。

随着我站起来,这里的人们都是纷纷后退两步,有些惊恐地看着我。

“若是不敢往前冲,在这场以生命为赌注的战斗中,就已经输了……”我用慈悲撑着自己的身体,轻声道,“我走到今天,只有这一点跟别人不同。谁若想拿我江成的性命,冲上来,你有可能成功,但更可能死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