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章 我还没死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叫江成。

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,虽然穷苦,但过得也算幸福。小时候爸妈跟我说绝对不能去后山,我那时候好奇不懂,过去看了一眼,人生就有了巨大的改变。

从此我在这个世界攀爬挣扎,每天都让自己进步一点点。这个世界的天太高,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爬到顶点,不知道何时才能站在巅峰。每当这个时候,我就会转头看看,因为在我的身后,有个温柔的女人永远在陪伴着我。

在我困难的时候。她从来不会责备我,只会温柔地照顾我,给我一个能安心的微笑。

当初我差点伤害过她,那时候冒着大不了一死的想法保护她。也许是触动了她的心灵,也许是让她有些刮目相看,直到现在,她跟我说过的话。都还能在我的脑海里回荡。

“我生君未生,君生我已猝;恨不能同时,日日与君好。”

那温柔的声音我这辈子遗忘不掉,我曾以为自己与她只隔了一年不到的时光流逝。直到现在才清楚,她与我相差百年缘分。她站在那高度,每天辛苦地陪我演戏,每天伪装成一个让我心疼的女人。每天都激励我继续走在这个名为命运的金字塔上。

而今天世界才告诉我,这全部都是假的。

全部都是我自作多情。

也许她对我有爱意。

也许她对我有怜悯。

可是就在今天我才知道……一切都是我想的太天真了。

我伸出手,想要抓紧龙脉夺天弓,可这弓身却已经变得暗淡。面对着虎啸山林弩的瞄准,我呆呆地转过身,看着那犹豫的江影,轻声道:“江影,你不想跟我走下去了么?”

他下意识后退两步,紧紧地咬着嘴唇,低声道:“我不知道……是李红尘将我制造出来,江成,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
“不要想太多……”

我摸摸索索,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烟,转头对那年轻男人咧开嘴,脸色苍白地笑了笑,“我想跟他说几句离别的话语。你看成不?”

年轻男人耸了耸肩,饶有兴致地说道:“当然行,毕竟他还要跟随给下一个转生者,要是让他心有仇恨,那恐怕对下一个转生者不好。来,你们来个欢快的告别。”

我哆哆嗦嗦地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,努力给自己点燃了。等一口烟雾吸进肺里,我傻傻地看着江影,而他脸上满是歉意与同情。

“江影,笑着看我,不要用那看弱者的目光……”

我轻轻地说了一句,随后蹲在地上咬着烟嘴,轻声道:“我对所谓的李红尘不了解,真不了解。虽然我心中知道他很强,可就算到了今天,我也不明白自己与他的差距。其实吧,我刚开始觉得自己挺好运,世界这么大,怎么我就能得到他的传承。世界这么大,怎么我就能一步靠着拼搏走过来。世界这么大,怎么偏偏没人能弄死我。其实仔细想想,也觉得是不现实,不过就如同主角光环一样,现在忽然没了主角光环,我觉得心慌意乱,挺难受。”

“江成……”

江影走到我身边蹲下,他抓住我的手臂要说话,而我摇摇头笑道:“我说了,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。一路下来,我做过不少错事,也做过不少自己认为正确的事。开始的时候觉得辛苦,后来觉得人生其实也就是这样。其实再苦再累,还能怎么的?既然老天爷一脚踩不死我,那我就算用爬的,也终归要继续走下去。只是有时候想想,突然怀念坐在山林老家那青石板上的自己。吸一口旱烟,看着满山的果子,心里也挺自在。你要是还对我有点情谊,我只想求你帮一个忙。等又玉的孩子生下来了,帮我好好照顾她娘俩。”

“我要跟你一起走下去。”

江影忽然说了一声,他抓紧我的拳头,沉声道:“我要跟你继续走下去。是他将我制造出来的,但他已经死了。江成,我们走过了这么多,若是我在这时候丢下你,那就算遇到个更好的主人,也永远不会忘记自己这时的背叛。我们不是说过吗?这次的黑暗没有黎明,也许你的黎明永远不会到来,可不是说好了吗?”

他握紧拳头,紧紧抓着我的手,低吼道:“一起怒吼和挣扎,这才是我们该做的事,对不对?”

“嗤……”

我忍不住怪笑一声,随后把江影推到一边,同时抽出慈悲握在手中,把龙脉夺天弓随意地丢在地上。

“顶级道器什么的,我曾经认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。才辛辛苦苦地一直占有着……”我看着倒在地上的龙脉夺天弓,轻声道,“可既然我不是独一无二的,也没必要为了这东西继续吃苦。来吧,就像你们说的,也许一直都是依靠着你们。但至少在这个时候,我只想靠我自己。”

“哦?”

年轻男人饶有兴致地看着我,他微笑道:“如此看来。你是打算把恩情还给我们了吗?可我必须说实话,如果不用龙脉夺天弓,你在我手下……连一招都走不过去。”

我冷笑一声,将慈悲横于胸前:“叽叽歪歪的。你还真是挺烦人。”

他平静地看着我,随后将手指放在虎啸山林弩的扳机上,轻声道:“你还真是挺感人。”

“江成!”

江影担忧地叫了一声,而我摇摇头,微笑地看着面前的年轻男子。

龙脉聚成,伊人大祸;不破不立,破而后立。

当虎啸山林弩发动,白虎虚影出现在我面前。我忽然觉得一切都看透了。

破了就破了吧。

转生者是你们给的。

龙脉夺天弓是你们给的。

能走到今天,命也是你们给的。

那我……都不要了。我就做原本的江成,好吧?

我看着朝我急速而来的白虎虚影,喉咙骚动,发出一声野兽般的低吼:“呜……哇!”

“轰!”

白虎虚影疯狂地撞在我身上,全身都传来了一阵剧痛。我抓着慈悲,疯狂地砍在白虎虚影的身上,但却一点用处都没有。

鲜血如同艳丽绽放的彼岸花陪伴着我,我整个身体如同断线的风筝,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。

“砰!”

我重重地撞在医院墙壁上,而白虎虚影还没消散,它举起虎爪。疯狂地砸在了我的身上。而死死地用慈悲抵挡,疼痛传进我身体的每一寸肌肤,再到达肌肉,到达骨头。

终于,白虎虚影化为一阵风消散了,而我软弱无力地摔在了地上。

世界的一切都好像变红了,嫣红的血液顺着我的身体流出,染红了我身下的这片土地。我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很粗重,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很虚弱,我头脑晕眩,努力不让自己昏过去。

“漂亮话说得挺多,但结果还是一点用都没有,人生可以自信,但绝对不能自负。没了龙脉夺天弓,你充其量就是个废物……”年轻男人收起虎啸山林弩,淡然道,“走吧,东方又玉估计快生了。”

道士们连忙都跟在他身后,朝着医院门口走来。

“喂……”

我咳嗽一声,吐出了大口鲜血。双手努力摸索,终于找到掉在地上的慈悲。

此时我全身都疼得要命,可谓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,才终于支撑着慈悲,让自己辛苦地站起来。

人们呆若木鸡地看着我,而年轻男人也没了肆无忌惮的味道,傻傻地拿着虎啸山林弩。

我看着他的眼睛,浑身颤抖,用尽所有力气,狰狞笑道:“我……还没死呢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