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四比一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东方雪看我的眼神,已经犹如在看疯子一样。她吞了口唾沫,有些不敢置信地说道:“江成,我没听错吧?整个广东都给她?”

我点点头,认真地说道:“没听错。”

“那恐怕不行……”东方雪立即摇头道,“这不是我能拍板决定的,至于江美的能耐我也有听说一些,好像是很了不得的智囊。这样吧。等她来了之后,你们来找我师傅吃顿饭,到时候详谈一下。”

“成……”我微笑道,“我保证,绝对会让你们满意。”

东方雪无奈地翻了个白眼,催促道:“抽什么烟,快点吃,等一下包子都凉了。”

我满不在乎地对着东方雪打了个饱嗝。拍拍肚子说道:“已经吃三个了,你难不成要我把一整袋包子都吃完呢?”

“江成你这个家伙,竟然敢对着淑女打嗝。”东方雪抬起手打了我一下,而我哈哈大笑。满不在乎地站起身走向李华南,他此时正在很随意地对账本。

等我走到李华南面前,他瞥了我一眼,平静道:“江成,这账本一看就有问题,比我定下的目标少了许多钱,你解释下怎么回事?”

我看向米立,而米立连忙解释道:“因为最近天堂狡猾了很多,我们不容易抢到他们的钱,另外自己也有些亏损。说实话,我们玩不过天堂的那个新管理,她特别有头脑。”

“我不想听什么借口!”

李华南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,他怒道:“人家有头脑,你们就没头脑了?我听说过,那天堂新来的叫啥胭脂红是吧?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小娘们,能有什么脑子,当初我问你们混乱区能不能把事情办好,你们自己拍着胸脯说可以办好。现在呢?被一个胭脂红玩弄了,这要是老子亲自坐镇,利润绝对能翻好几倍。就说其他区,在我的管理之下,已经将利润上涨了许多,而你们呢?”

我看着自以为是的李华南,平静道:“胭脂红没你想的这么好对付。李先生是对道界一窍不通吧?”

“说到底都是做生意,能有什么懂不懂的,她胭脂红再大,能有我张叔叔大?”李华南冷笑道,“我不希望你们给我找借口,再给你们一个星期的时间,若是这星期利润还没上涨,所有人都要做好扣工资的准备。”

人们都是敢怒不敢言,求助性地看向了我。而我将烟头掐灭,淡然道:“好,一个星期,我会让利润上涨。”

“这还差不多……”李华南冷哼道,“我约了几个大人物吃饭,你们自己把事情办好,别再让我操心。”

说罢,李华南很是不屑地直接离开了。等他走后,米立咬紧牙关,生气地说道:“我真想剁了他。”

巨臀兽也是冰冷道:“我更想剁了他。”

我扑哧一笑,无奈地说道:“你们这俩丫头先去睡觉,都忙碌了一夜,大家都去睡吧。利润的问题我会弄好,别把身体累坏了。”

人们都连忙说好,但巨臀兽还是生气地坐在吧台,她开了瓶啤酒愤怒地喝着。东方雪好像也是认识巨臀兽的,她走到巨臀兽身边,嬉笑着说道:“我说巨臀兽,你生啥气呢?上次你想要的香水,我已经拜托朋友帮你带了。来,笑一个。”

“我笑不出来……”巨臀兽嘟哝道,“雪姐,你们什么时候才把那李华南弄死?”

“嘘……”东方雪敲了一下巨臀兽的脑袋。示意她别说漏了嘴。

我叹了口气,沉声道:“刚才李华南直接掀巨臀兽的裙子,还出言放肆。”

我将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,东方雪听过之后,也是气得说李华南太过分了。此时巨臀兽吸了吸鼻子,我看见她眼睛已经有点红了,她咬着酒瓶口,忍着哭腔嘟哝道:“我又不是故意的,这屁股是天生的能怪我吗?买不到大尺寸的短裤和内衣能怪我吗?我又不是他的玩具,凭什么要这样被他侮辱,明明长这么大还没被男孩子碰过,想想就觉得委屈。”

我伸出手放在巨臀兽的脑袋上,轻声道:“好了别生气,快听我的去睡一觉。既然我来到了这儿,就不会让你们受委屈,关于这个胭脂红和李华南的难题,唔……我会有人来解决。”

巨臀兽委屈地点点头,然后就离开吧台回了员工宿舍。东方雪因为有点事情,也就暂时先离开了。我坐在酒吧沙发上伸了个懒腰,准备好好地睡一觉。

等睡得迷迷糊糊。我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了。等我爬起来拿出手机一看,发现是个陌生号码。我接起电话,疑惑道:“你好,请问哪位?”

电话那头。传来了笑嘻嘻的女孩声音:“成哥,开门,我在你的酒吧门口了。”

听见这熟悉的声音,我连忙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。跑去将酒吧的门打开。当卷门拉起,我看见江美和江影正站在门口,一见到我,她伸出双手,大大方方地抱了我一下,嬉笑道:“听说成哥跑来这白手起家,我立马就来了。先对你的不幸表示同情,然后对我们又能跟着你一起干表示开心。”

我捏了捏江美的脸,无奈道:“巧巧和毒蛇呢?”

“她们去买生活用品了……”江美认真地说道,“因为才刚搬过来,肯定要不少生活用品。成哥,我看你好像又变帅了不少。果然有句话说得对,经历过沧桑的男人,会有成熟的味道。对了,陈园也会过来,他问要不要带些打手,我说不需要,因为听说你这也有不少打手。”

“江军呢?”我疑惑道。

江美慢悠悠地说道:“能不能不要提到他,我跟他有了些矛盾。”

“究竟怎么了?”我惊愕道。

江美脸色变得有些阴沉,低声道:“上次我们闹了些矛盾吵架。你猜他怎么的?他竟然说我是个被强奸过的女人,他肯跟我在一起已经仁至义尽了。该死,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,果然不假。”

我无奈地叹了口气。拉着江美走进来坐下,轻声道:“你们的事情我不好管,不过我这可不是因为经历过沧桑,而是刚来深圳就碰到了麻烦的难题。我来跟你说一下吧。因为我想不到办法,还是要你来帮忙。”

说罢,我将李华南和胭脂红的事情都说了一遍,江美听过之后,她摸着自己的脸,饶有兴致地说道:“李华南这件事情有点棘手,要成功弄掉他,还必须躲避所有的天道规则,这个我需要再想想办法。目前的情况是对付胭脂红对吧?说真心话,我与胭脂红已经对抗过几次了,我在哈尔滨管理道法宗的时候,那时候正好跟胭脂红有一些生意上的冲突,所以我们交锋过五次。”

我连忙问道:“那结果如何?”

江美愣了下,随后深深地叹了口气,轻声说道:“四比一。”

我也是叹了口气,轻声鼓励道:“毕竟人家是南方首恶,能赢她一次已经很了不起了。你若是很在意曾经的输赢,就在这跟我重头开始,我们努力将场子给找回来。”

“不……”

江美摇摇头,十分惋惜地说道,“我四,她一。只不过我是个完美主义者,想到输给过她一次,心里就特别难受。那时候道法宗出了个内奸,也怪我没有找出来,不得不说,胭脂红是个有手段的女人,我还挺欣赏她。但她欺负了我的成哥,那就是不行。她让你损失了两百万是吧?现在就是个好时机,去将你的打手们叫过来,中午之前,我要让你把两百万拿回来。”

这……

江美赢过胭脂红四次!?

我心中一惊,随后心脏开始扑通扑通狂跳,一把抓住了江美的手,激动道:“江美,你……你可真是我的宝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