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 暴怒的江成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白鹭弓拉弓如满月,是我万万没料到的。刚才我只是一瞬间拉弓,根本没想过能将白鹭弓直接拉满。

莫非……是因为我掌握了道,所以变强了许多?

只见那弓箭简直相当于不见了。而衫姐却是非常及时地往旁边站了一步,几乎就是这眨眼功夫,一道弓箭已经刺在了她背后的地上!

我皱起眉头,这家伙果然有预知能力,我刚才直接喊三攻击,就是为了测试衫姐到底是否有预知能力。

衫姐在躲避开攻击后,立即就朝着我这边急速跑来。我瞬间一甩弓,又是一道弓箭搭在弓弦上急速射出,衫姐却早已知道了我的攻击。她往左边一侧,躲开了弓箭攻击,此时她已经冲到我面前,将长刀朝着我的脑袋刺来。

我立即召出慈悲抵挡。可衫姐脸上却是露出个嘲弄的笑容,她那长刀改刺为劈,狠狠地砍向了我的脑袋。

好快!

我连忙往后往了一步,勉强躲开长刀的攻击。衫姐却是乘胜追击。她整个人往前面一跳,那膝盖狠狠地撞在了我的脸上。我疼得脑袋一昏,立即伸出双手抱住她,随后整个身体往后面倒去,想要给她来一个后背摔。

不料衫姐的反应却是非常及时,她将手搭在我的肩膀上,随后腰部发力,原本想将她后背摔的我。竟然是被她给摔了出去。我重重地摔在地上,而衫姐的身体却在我的胸口上,正好将我当成了人肉垫背。

好疼……

我倒吸口凉气,正准备有所动作,衫姐却是更快一步,她用双腿夹住我的脑袋,死死地压着我的脖子,使得我立即喘不过气来。我连忙想用刀砍她,她比我更快一步出刀,两把刀撞在一起,因为我们的姿势不容易拿兵器,两把刀都是撞飞了出去!

还不等我反应过来,衫姐就抓住了我的双手,然后用力一捏,我的双手立即就被她拧到脑后,想要使力非常困难。而衫姐双腿更是用力地夹着我的脖子。我只觉得眼珠都要暴出来了,根本呼吸不料,眼珠一直在充血!

这预知能力……太强了!

眼看着没有办法攻击,我努力低下头要咬衫姐的腿,她却是已经知道了我的用意,立即将腿挪到了我的下巴底下,使得我咬不到她。此时衫姐喉咙里发出了低吼的声音,仿佛是在为送我下地狱而亢奋。

正在这时,江影立即窜出了我的身体,他手中握着把黑色阴气长刀,朝着衫姐的脖子狠狠刺去。可衫姐的眼睛里竟然也窜出了一个人影,那人影长得跟她一模一样,只是比她要红一些。这人影立即就抽刀挡住了江影的攻击,赫然就是顶级道器的器灵!

该死,这样下去,我肯定要窒息而死!

“呜……啊!”

我愤怒地低吼一声,腰部使劲用力,努力地站了起来。此时衫姐就好像骑在我的脖子上一样,我将她往外面狠狠一甩,衫姐不慌不忙地拍了一下我的脑袋,然后轻轻一跃,安稳地落在地上。

而她的器灵立即窜到她身边,这器灵面目呆滞,明显还没使用过神灵,但被衫姐驯服得非常好。

“呼……呼……”

我大口喘着气,因为刚才缺氧的关系,此时我脑袋简直就是天旋地转,看什么东西都很模糊。而衫姐明显知道我现在的情况。她再一次朝我冲过来,江影连忙就抵挡在我面前,可那器灵也是第一时间冲过来与江影交战在一起。只见衫姐避开了江影这道防御线,她一把掐住我的脖子。这个时候,我听见她嘴里低声说道:“真弱。”

突然间,衫姐掐着我的脖子提起我,将我往地上狠狠一砸!

“砰!”

木质地板发出一道巨响。我只觉得脖子和后背都传来一阵剧痛。她冷笑一声,然后坐在我胸口上,将整个身体的重量压上来,疼得我难受不已。

衫姐伸出手。用力捏着我的脸,冷声道:“认输不?”

我深吸一口气,咬牙看着衫姐,低吼道:“不。”

“好。”

她冰冷地说了一句,只见她手中出现一把匕首,朝着我的脖子快速刺来。我立即伸出手去抵挡,只听噗嗤一声,那匕首直接刺穿了我的手掌。我疼得惨叫一声,用力地喘气。

“白痴……”衫姐冷笑道,“用手来挡着刀,我没见过这么愚昧的人。”

而这时候,我却是死死看着她的眼睛,然后微笑了一下。就在这时,我将手狠狠地往前一推,只见那匕首彻底刺穿了我的手掌。与此同时,我也抓住了衫姐的手,狞笑道:“抓住你了。”

“嗯?”

衫姐顿时一愣,与此同时。我另一只手狠狠一拳朝着她的腹部打去。衫姐想要逃脱,但一只手被我抓着躲不开,她连忙就伸出手抓住了我的拳头。可当她抓住我拳头的一刹那,我立即张开手,狠狠地抓住了她的手腕!

刹那间,我将她往我这边狠狠一扯,随后将脑袋快速而狠辣地撞了过去!

“砰!”

我俩的额头撞在了一起,衫姐整个人都被撞晕了。她露出了疼痛的表情,而我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。我立即压在她的身上,用膝盖狠狠地顶住她的胸口,然后我跳了起来,膝盖朝下。重重地撞在了她的胸口!

“啊!”

衫姐疼得惨叫出声,我却没有任何收手的预兆,又是不停地撞击她的心脏部位,衫姐疼得不行,在我的第四次撞击过后,她也将膝盖撞在了我的后背,疼得我整个人差点摔出去。我俩此时都没了力气,喘气看着对方。但我还是抓着她的手不肯松开。因为想要抓住她,实在是太困难了。

“怎么可能……”她忍着疼痛全身颤抖,咬紧牙关,低吼着道,“我明明能预知你的动作。”

我狞笑道:“对,你是可以预知,但我发现了一个问题。每当我对你进行一个攻击时,你都只能预知我的下一招,却无法预知下下招。嗤嗤嗤,刚才我用手去抓你的刀,你肯定是觉得我心慌意乱,所以也没怀疑吧?不,我只是为了下下招的时候能抓住你。只要一被我抓住,就算你有无数花招,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都是无用功。”

“滚!”

衫姐明显是个暴脾气的人,她怒吼一声,然后竟然狠狠地用头撞向了我的脸。只听砰的一声,我的嘴被她的脑袋撞了个正着,嘴唇疼得整个都麻了,而衫姐也是因为疼痛昏得无法行动。

江影毕竟使用过神灵,那器灵虽然能挡住他一会儿,却挡不住太久。这时候那器灵被江影打得大退,他连忙冲到我身边,担忧地问道:“你有事没?你嘴里满口是血。”

我努力摇摇头,此时我嘴巴里好像有异物,让我非常难受。我张开嘴,将异物吐了出来,却发现那不是什么异物,而是我那两个混着鲜血的金牙。

我……我的金牙!我的金牙竟然被这娘们撞掉了!

“贱人!你这贱人!”

刹那间,我的内心被无尽的怒火所占据,我抓着衫姐的腰翻过来,一只手死死地抱住她,另一只手抬起来,用尽全力,狠狠地拍在了她的屁股上!

“啪!”

清脆的响声响彻了整个体育馆,人们都是寂静地看着我们,我怒吼道:“给老子求饶!”

衫姐忍着疼痛,她低声道:“不。”

“你这该死的贱人!”

我又举起手,狠狠地拍了两下,她浑身颤抖,死死地握着拳头,声音里已经有些呜咽,低吼着说道:“江成,你这样辱我,我一定要杀了你…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