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傻女孩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佛教曾经出过一个法器师大能,名为阿摩高僧,是两百年前的人物。

这阿摩高僧一生只爱打造法器,最爱打造的就是刀。可是那时候出家人用刀的不多,大部分都是用棍或杵,他打造的法器也派不上用场。可这不影响阿摩高僧喜欢打造法器的性格,他甚至愈发痴迷,一生都在打造法器。

人越强越疯狂。阿摩高僧虽然是出家人,可惜在这一点上不能免俗。有天阿摩高僧突发奇想,将恐怖的恶鬼解封寄托于刀中,并且以此来祭刀,是否会让刀变得更强大。于是他就这么做了,正好那时候阿摩高僧在一个颇为厉害的寺庙中修行,这寺庙里封印着两个实力恐怖的恶鬼。阿摩高僧做好一切准备,他潜入封印塔,解开了两个恶鬼的封印。倾尽心血,将恶鬼注入刀中。

从此,魔刀出世,一把名为杀灵,一把名为斩佛。两把刀都不是阿摩高僧自己起的名字,而是后人起的名字。

拿到魔刀的阿摩高僧被魔刀控制,竟然大开杀戒,将寺庙上下屠得干干净净。后来。阿摩高僧彻底沦为了魔刀的傀儡,受里面的恶鬼驱使,走遍天下,取强者性命来祭刀。被人称为恶僧。

可惜,他最后还是被一个强大的高僧所击败,两把魔刀也被封印。后人给魔刀起了名字之后,将它们与另一把魔刀称为佛教三魔刀,其中杀灵排老幺,斩佛排榜首。

佛教三魔刀一直被封印在广州一个名为清水庙的寺庙里,这寺庙在深山之中,普通人是找不到的,但佛教中人却是知晓。

这个清水庙是佛教专门镇压魔物的寺庙,里面除了三魔刀,还有许多邪恶法器。经常有人会来看一眼邪恶法器,感受其中所蕴含的杀气。若是有缘之人能让魔刀认主,也能将那魔刀拿走,因为封印魔刀是很辛苦的工作,清水庙的和尚们为此付出了许多。若是有人能拿走魔刀,也能让他们轻松一些。

但是。一旦魔刀的主人死了,清水庙中就会有高僧出来寻找魔刀,将魔刀带回清水庙继续封印,这是一代代高僧们的心血。

深圳距离广州并不远,所以我跟东方雪约好,一旦等有空了,我就带罗巧巧去那个清水庙看一眼。

罗巧巧这才满意地爬起来,回自己的房间睡回笼觉去了。我打了个哈欠爬起来,这一下是彻底睡饱了。我去浴室里洗漱一番,然后出门吃早餐。

正在吃早餐的时候,我的手机接到了电话,那是个陌生号码。我疑惑地接起来问道:“哪位?”

“我是李华南……”电话那头传来了让人不舒服的高傲声音,“听说你昨天跟天堂的衫姐单挑,然后赚了一千万是吧?”

李华南这么快就得到消息了?

我一边喝着粥,一边淡淡地说道:“对,怎么了?”

“那这一千万,你是怎么分配的?”李华南问道。

我笑道:“还能怎么分配,我拿七百万,给店里三百万呗,三七分配,很多道士组织的规矩都是这样。”

李华南那边嗤笑了一下,然后他高傲地说道:“你可真是想得太多,这一千万必须全都上交。之前酒吧的生意不太好,这一千万就当填补之前的经济空缺。”

我平静道:“哦。那你把卡号给我,我把钱打给你。”

李华南挂了电话,没过多久就发了个卡号过来。我根本没计较,就把七百万打给他了。这没啥好计较的,这家伙离残废不远了,我不需要跟他计较。

“老板,老样子。”

正在这时,我身后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。我转过头一看,顿时就傻眼了,因为来吃早餐的人,正是昨天与我对战的衫姐。

她穿着一身休闲长裙,身边还跟着个小女孩。那小女孩似乎只有四岁大小,大眼睛好奇地往四周看来看去。衫姐也看见了我,脸色顿时就阴沉下来,然后要找空位。可现在吃早餐的人比较多,只有我这的桌子还有空位,我咳嗽两声,衫姐也是阴沉地走到我旁边坐下。

我想起昨天的事情,这才觉得有些尴尬:“还挺巧。”

“一点也不巧,整条街就这一个早餐铺……”衫姐冰冷道。“大早上爬起来,你要去补烂牙?”

我一听这女人的话,心里难免就有了火气,冷笑道:“你这屁股能坐下么?”

“你!”

衫姐顿时一怒。拿起筷子就要朝我戳来,我连忙一躲,严肃地说道:“大白天的,外面这么多人。你还想动手不成?道界有规矩,大庭广众之下,是不能动手的。还有,你身边还有孩子,你想让她的童年有阴影吗?”

小女孩好奇地看着我们,而衫姐咬了咬牙,此时老板端来了两个包子和一碗豆浆。她烦躁地拿起包子咬了一口,却因为吃得太急被烫到了,连忙就将包子吐出来,疼痛地捂住了嘴。

“看你吃这么急……”我拿起一张纸巾递给她,耸耸肩说道,“昨天是我冲动了,不该在众人面前这样对你。”

衫姐一瞪眼,她怒道:“你还敢提!”

我连忙摆手,随后认真地说道:“这是你女儿啊?”

“关你屁事。”

衫姐没好气地说了一句,然后她小心地喂着女孩吃包子。根本就不再转头看我。这小女孩长得还挺可爱,跟衫姐特别像,她乖巧地咬着包子。对于我来说一口就能吃掉包子,她却是双手抱着,很认真地对付着。

我这人还是挺喜欢小孩子的,就没跟衫姐闹,我凑近她小声问道:“孩子的爸爸呢?”

衫姐一愣,她冷声道:“去了很远的地方。”

“什么叫很远的地方……”我皱眉看着小女孩。然后跟衫姐小声说道,“是被天堂杀了吧?”

衫姐立即转过头看向我,她下意识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我想点根烟,又想起小女孩就在旁边,就忍住了烟瘾,平静地说道:“我也经历过类似的事情,不过我和你不同,我是父母被杀了。老婆孩子被抢走了。”

衫姐微微睁大眼睛看着我,我也是很真诚地看着她,她这才反应过来,随后点点头,小声道:“哦,对不起。”

我们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微妙,此时小女孩正咬着包子,忽然整个人往后窜了一下,差点摔下椅子。衫姐连忙抱住她,然后吹了吹包子。我这才知道小女孩被烫到了,不过……这小女孩真笨啊。

“做妈妈的笨,做女儿的也傻……”我嘟哝道,“一个老公死了还要为天堂卖命,一个被烫到连叫都不叫一声。”

听见我这话,衫姐浑身都颤抖了一下。她强忍着愤怒不转过来,继续安心地喂小女孩吃包子。这小女孩胃口不大,吃半个就饱了。这个时候,那小女孩忽然指了指面前的豆浆,然后指了指自己张开嘴。

就在这一刹那,我顿时愣住,浑身都跟着颤抖了一下。

小女孩的喉咙简直称得上是面目全非,她那喉咙烂了一大片,而且连嗓子都看不见!

我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,死死地看着这小女孩的喉咙。衫姐拿起勺子,轻轻地喂了小女孩一口豆浆。她那拿着勺子的手微微颤抖,声音也是在努力忍着呜咽。

“不是每个转生者都心甘情愿为天堂卖命……”她转过头看着我,那眼睛有些通红,咬牙道,“她被烫到不叫,只是因为不能发声。再说我女儿傻,我立即拔刀杀了你。”

这……果然是天堂做的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