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没人敢这样跟我说话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道士,是绝对崇拜实力的人群。

在道界这块地方,任何东西都应该用实力来解决。谁要是扯上了热武器,就会被道士们所看不起。

我俩打架,你要是用拳头打硬了我,好,那我服,哪怕是把我的脑袋割下来也没关系。怪自己学艺不精。

可如果你用枪对着我的脑袋,那你就是打死我,我也觉得你是个孬种。这,就是道士的理念。

就比如当初胭脂红帮助李唐朝。虽然她成功了,但因为使用热武器的关系,很多人都从此看不起胭脂红。当然,她可不会在乎世俗的眼光。

李华南还根本不知道自己惹了麻烦,他大大咧咧地让服务员拿来菜单,然后笑呵呵地说道:“大家都还没点菜呢?那我负责点吧。”

正在这时,江美走到李华南身边,她装作非常恭敬的样子,在李华南的耳边很小声说话。李华南很认真地点了点头,随后江美退回到我们身边,虽然听不见她说的是什么,当按照当初的计划。我心里却非常清楚。

江美刚才跟李华南说的话,应该就是专门点豪华昂贵的菜,然后再说我们来买单,显得我们张花旭势力很有钱。

李华南这时候大大咧咧地跟服务员说道:“我们这边有出家人,你先把所有能上的素菜都上一份。但这儿也有道士,不少道士挺喜欢喝酒吃肉,服务员,你跟我说说看,这儿比较好吃的东西是啥,要高档的。”

服务员恭敬地说道:“有龙虾,鲍鱼,内蒙古烤肥牛……”

李华南大笑道:“好,龙虾来十只,鲍鱼每人十个,还有烤肥牛……这东西我吃过,份量也不大嘛,给每人来一盘!大家千万别客气,我来请客。”

听见这话,道士们顿时脸色一变,不少道士已经握紧拳头。恨不得冲上去就跟李华南干架。我身边的巨臀兽也是咬牙切齿,憎恨地看着李华南。

道士,不吃牛肉。

我们这一类实战派的道士比较自由,但就算吃,也是自个儿吃,不会跑去跟大家说自己爱吃牛肉之类的。因为在道教之中,牛对庄稼有贡献,而且太上老君的坐骑就是青牛。对于道士们来说,牛相当于伙伴或神灵。在这种大型道士聚会中,为了尊重同行和道教,哪怕是私底下再喜欢吃,也不可能会点。

我也吃牛肉,但绝不敢在道士们面前吃。

道教四不吃:牛肉,狗肉,黑鱼,鸿雁。牛肉排在第一位,可见道士们对其的重视。

李华南对道士是一窍不通,他还根本不知道自己闯祸了,甚至还将菜单丢给服务员,笑呵呵地对身边的道士们说道:“千万别跟我客气,各位只管放开了吃,吃饱才好谈事嘛。”

衫姐沉下脸色,低吼道:“李先生,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们天堂?”

“这话就不对了。虽然我们平日里有些矛盾,但谈事情的时候,那肯定要认真谈,何来看不起一说……”李华南将手搭在那个天宗高层的肩膀上,笑吟吟地说道,“兄弟,我们可不能表现得太团结,看天堂都有些心慌了。”

那个天宗高层拨开了李华南的手,他冷声说道:“李先生,我并不是你兄弟,不要随便套近乎。”

李华南吃了个瘪,他顿时不太高兴地皱起眉头问道:“几个意思啊?”

“不是我几个意思……”天宗高层低吼道。“倒是你几个意思?李先生,我没有吃饭的心思,我们还是直接谈正事吧。”

“神经病。”

李华南嘟哝了一声,他脸上已经表现得非常不爽。这家伙靠在椅背上。点了根烟懒得再说话。

衫姐这时候慢悠悠地说道:“好,那我们就谈谈正事。大家都很清楚,人活在世上,就为一个求财。可是最近我们矛盾不断。甚至经常升级为战斗,生意人讲究个和气生财,你们的人却经常来攻打我天堂,抢夺天堂的营业额,是不是想开战?”

天宗高层笑了笑,他正准备说话,李华南却是颇为嚣张地说道:“抢你的又怎么了?只是跟你们玩弄一下而已,这广东说到底是我张叔叔的地盘,要不是他慈悲为怀,你们早死得一干二净了。”

“你!”

衫姐身边的助理立即就忍受不住了,她站起身,对李华南破口大骂道:“李华南。你未免也太将自己当个东西了,厉害的是张花旭而不是你,而且就算是张花旭,也不敢这样对我们天堂说话。”

面对衫姐助理的话语,李华南几乎没听见,他吸了口烟,缓缓吐出烟雾,不屑地说道:“现在这年头。真是什么人物都敢往外面窜。小姑娘,劝你做人不要太冲动,否则哪天一旦吃了子弹,那滋味可不好受。”

我一听心里就乐了,这李华南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一直认为自己能弄来些热武器是很了不起的事情。衫姐助理彻底暴怒了,她怒骂道:“来啊!你现在就弄死我,你要是弄不死我,你就是个孬种!”

李华南瞥了那助理一眼,他淡淡说道:“你不要叫得太凶,否则到时候吃了苦头,难过的还是你。“

这李华南……

此时他还自我感觉很良好,把自己当成电视剧里的主角了。这家伙未免太喜欢表现,简直称得上是白痴。

正在这时,酒店的包厢门再一次被推开了。我转过头去,只见胭脂红穿着一身礼服,笑吟吟地走了进来,她轻声说道:“各位,真是非常不好意思,这件礼服有点难穿。所以我来晚了。”

她今天穿的礼服特别好看,是一件红色短裙礼服。而胭脂红原本就是很妩媚的类型,换上这套礼服,让在场的男人们忍不住吞了口口水。李华南看得眼睛都直了,他咳嗽一声,然后调笑着说道:“美女,我们等了你这么久,可不能被一句不好意思就打发哦。来。你先罚酒三杯。”

他这句话一说出口,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,全场一片寂静,人们都像看白痴一样地看着李华南,可惜李华南连察言观色都不会,还是满脸爱慕地看着胭脂红。

敢出言调戏南方首恶胭脂红,这已经跟找死没区别了。而这就是江美的计划,找个机会安排李华南与胭脂红见面,之前李华南就放话过,说胭脂红根本不算什么。只要将他跟胭脂红安排在一起见面,那他肯定会惹毛胭脂红。

胭脂红何许人也?惹毛了她,管他李华南跟张花旭是什么关系,她都一定会让李华南付出代价。

而胭脂红脸上的笑容也是凝固了,她可能是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,所以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保持着笑容说道:“也许我没听清楚,这位先生,您刚才说什么?”

李华南又一次强调道:“我说,你可必须要罚酒三杯。”

“如果……我不喝呢?”胭脂红缓慢地反问道。

李华南那爱嘚瑟的脾气顿时又来了,他摸着下巴,贪婪地看着胭脂红的双腿,狞笑道:“美女,不是我自吹,在这广东,没人敢这样跟我说话。要是你不罚酒三杯,别怪我让你哭哟。”

气氛已经越来越寂静,我很努力地憋着笑,李华南已经相当于走在鬼门关了。

胭脂红看着放肆的李华南,她忽然嗤笑了一下,声音也变得有些尖锐起来:“先生,不是我自吹,在整个南方,也没人敢这样跟我说话。要是你不把自己的舌头割下来,我让你哭不出来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