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弑亲的李大郎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李大郎?

我有些疑惑地看着江美,忍不住问道:“为什么会是李大郎?我知道他被人们称为杀手之王,可这跟我们开宗立派有什么关系?”

“因为李大郎认识很多亡命之徒……”江美认真地说道,“要是拜托他,并且给足够的钱财,那他绝对就会帮忙。”

我皱眉道:“这怎么可能,李大郎毕竟是青衣门的人,他干嘛好端端地帮我拉拢人手?”

“因为李大郎没有感情。他只认钱,不认人。”江美解释道。

没有感情?

我对此表示不相信,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?而且我看李大郎的性格,也觉得他是一个性情中人,要说他没有情感,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。

“看来成哥,你还不知道李大郎的事情呢。”江美无奈道。

我说确实不知道。这时候我才想起来,道法宗是跟青衣门混的,而江美又在道法宗混到了高层,那她肯定知道一些事情。我问为什么说李大郎无情。江美解释道:“因为他连自己的母亲都杀。”

“啥!?”

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傻乎乎地看着江美,呢喃道:“李大郎的身世,就连青衣门高层都不清楚。你一个在道法宗工作的,怎么会了解他这么多?”

江美认真道:“因为李大郎曾经遇到个困难,他实在解决不了,正好那时候他在道法宗内视察工作。我看他好像有心事,就询问了一番,随后出计帮他解决。那时候李大郎说他欠我个人情,而我这人喜欢收集资料情报,就让他说说自己的情况。原本觉得他可能不会说,谁知道他竟然真讲了,而且谈起从前的时候,他神情平静,似乎没有一丝感情波动。我看得出来,那绝对不是装的。”

“是那些事儿?”我忍不住问道。

在江美的解释之下,我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李大郎家里原本也是个挺厉害的道士家族,他可谓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。在他很小的时候,就成为了一个完美的执绔子弟,经常大手大脚地花钱,哪怕年纪不大,却也被许多人巴结。哪怕是一些年纪比他大的道士家族子弟,都要称呼他一声郞哥。

可惜,好事不长。在李大郎十五岁的时候,他的父亲就死于当年的一场道士大战。

失去父亲的家庭一下子就垮了,不少生意纷纷崩溃,原本还风光的家族,在短短的一星期内就宣布了破产。那时候李大郎就已经意识到了人情冷暖,原本与他称兄道弟的朋友们纷纷换了个嘴脸,甚至还开始欺辱他。那些之前还叫他郞哥的小人,转眼就换上了一副皇姿态,连看都不看他一眼。

原本贤惠温柔的母亲,也是在那之后彻底变了个样。许多歹人纷纷打上这个美丽遗孀的主意,有时候会给李大郎家一点小小的帮助,表面上说是过来送人情,实际上是吃他母亲的豆腐。

世界上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成就一段佳话,李大郎的母亲只是个普通人,最终没能熬住贫穷和欠债的痛苦,时不时与那些人出入各种高级场所。当流言蜚语传入李大郎耳中,他的世界究竟崩溃成什么样,并没有人清楚。

那时候他明白了一个道理,只有钱才是最为重要的。

少年时期的李大郎做了个决定,他拿走了家里最后一件值钱的道器,并没有卖给任何当铺,也没有给自己使用,而是奉献给了一个著名的老杀手。那是个身手极为了得的道士,平日里找他做件事。那也要开极高的价格。

然而那件道器,是李大郎家里的传家宝,称得上是价值连城。老杀手被宝物打动,他问李大郎想要杀谁,李大郎却告诉他,想杀掉人生中所有自己憎恨的人,而且想自己动手。

毫无疑问,这是花钱要拜师的意思。那老杀手原本想糊弄糊弄就算了。谁知道李大郎真是极有天赋,而且也肯下苦心。给他订一个小时的任务,他就要做五个小时,给他一个普通级困难的任务,他不同意,非要做危险级的。

每一次执行任务,李大郎都是负伤而归,却没有一丝悔意。对他来说,生命已经是可以随意抛弃的东西了,活着也没多大意义。

可就在李大郎即将要出师的时候,他师傅却是提出了一个条件,那就是弑亲。

一个杀手。一定要毫无感情才能圆满完成每个任务。李大郎的师傅认为,若是一个人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能杀,那就代表着这人会成为最完美的杀手。

真正的杀戮机器。

说到这的时候,江美深吸一口气。沉声道:“他完成了这个任务,回去找自己的师傅,从此出师,从他师傅那学到了许多新本事。”

“不可能!”

我想都不想。直接出言反驳道:“我与李大郎还是接触过的,要说他是这种人,那我绝对不会相信,这其中肯定有隐情,他有没有说过自己是怎么杀母亲的?”

“这个我也有些怀疑,但后来我听说了一些小道传闻,说李大郎真有杀他母亲……”江美解释道,“他不肯说自己怎么杀了母亲。但小道传闻都说,李大郎杀人之后还纵火烧尸,所以没人知道他母亲究竟是怎么死的。也就是在那时候开始,人们都说李大郎是个最合格的佣兵,他只认钱,不认感情。”

我紧紧地皱着眉头,总觉得其中有问题,李大郎肯定隐瞒了什么。

第一:他杀母亲的事情几乎没交代,只有一些小道传闻,而小道传闻是不能当真的。

第二:如果前面的话真实,那死在北极的那位前辈,估计就是李大郎的师傅。他让我将一个道歉带给李大郎。而我能确信,李大郎在听过我的转述后情感有大变化,说明那事情肯定不一般,李大郎一直在为这件事难受。否则的话,一向冷静的李大郎,也不会在天下令的时候直接暴躁地拔刀威胁众高手。

只是……其中到底有什么被隐藏了,为什么他要隐藏事情的真相呢?

“招人的事情,改天我有空再问问李大郎吧。目前我们还没拿到深圳或广东,暂时不想了……”我摇头道,“我还是不相信李大郎是这样的人,江美。虽然你很聪明,但我跟李大郎相处过。有种东西是无法分析的,那就是人的灵魂。”

江美耸了耸肩,她随意道:“反正我不觉得他对青衣门忠心,不过既然你这么说,那……”

正在江美说话的时候,大门忽然传来了一阵急躁的敲门声。毒蛇立即就去开了门,只见米立穿着酒吧制服急匆匆地跑进来。连忙说道:“江先生,出大事了。”

我疑惑道:“什么大事?”

米立吞了口唾沫,随后焦急地说道:“李华南住院了,目前的情况很危险,正在抢救中。”

“抢救!?”

江美惊呼一声,她连忙说道:“好端端的,怎么会送去医院抢救?”

“被人打的,全身被捅了十几刀……”米立快速解释道,“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,但医生说很危险。张花旭先生已经下令了,让所有人立即开始搜查凶手,一个晚上之内必须查出来。”

“哈?”

我们都是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,随后面面相视,每个人的眼中都充满了惊愕。

胭脂红……竟然这么快就动手了!?

江美喃喃道:“如此胆魄,是我远远不及的。这南方首恶,名头来得不冤枉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