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 带个人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斩佛并没有刀鞘,想直接收进贪吃鬼的身体里,恐怕会伤到贪吃鬼。一休大师帮我找来了一个刀鞘,但暂时不能用太久,以后还是要换一个。

我收好斩佛,随后与东方青云告别,跟一休大师一起去了他的卧室,学习佛理。

一休大师的卧室很简朴,就一个硬板床,外加两个蒲团。他让我坐在蒲团上,轻声说道:“江施主,我看你体内似乎戾气强盛。想要参悟佛理,恐怕要放下不少东西。我且教你一句话: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;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?每个人都是干干净净地诞生在这个世界上。心境就如同一张白纸,而等人们迎来死亡的那一天,同样也是要心境平静,放下许多东西。”

我沉声道:“那怎样才算放下?”

“不喜。不怒,不悲,不怨。”一休大师说道。

我很仔细地想了想,随后诚实地说我办不到。一休大师笑了笑,他轻声说道:“每个人刚开始的时候,都认为自己是放不下的。你身份不一般,我会用最快的方式让你参悟佛理,请闭上眼睛。静静地听我诉说。”

我闭上眼睛,然后深呼吸放松身体。一休大师等了一会儿,随后说道:“江施主,第一次让你感觉欢喜的东西是什么?”

我轻声道:“那时候小,看着家里丰收的庄稼,一片金黄,觉得很舒坦。那时候父母也笑得很开心,那种欢喜是发自内心的。”

“那如今你再看见稻谷,是否会让你开心?”他问道。

我摇头道:“我会想起死去的父母。”

一休大师的声音变得很温柔,他将手放在我的头上,轻声道:“你不再开心,是因为有悲伤的事情。而你觉得悲伤,就是因为舍不得父母的离去。你可能会想自己还有很多没尽孝的地方,会为此感到沮丧,痛苦。但是江先生,难过能给你带来什么?”

我闭着眼睛。静静地思想。

难过,能给我带来什么?

什么都带不来,可我就是难过。

我如实跟一休大师说了,他这时候让我睁开眼睛。只见他微笑一下,然后将一个茶杯拿来给我,让我双手握着。随后他拿来一壶开水,轻声说道:“江施主,人生就好像这个茶杯,可以装下的东西不多。当有些东西溢出来了,痛了,你自然就会放下。”

说罢,他把开水让我的茶杯里倒。不一会儿,茶杯被开水倒满了,开水流在我的手上,我平静地抱着茶杯。一休大师有些发愣地看着我,随后问道:“你为什么不放下?”

我摇头道:“我不想说。”

一休大师轻声道:“诚实说来,就当我是你最好的朋友,什么事情都能与我诉说。”

我缓慢地将茶杯放在地上,满怀歉意地说道:“我刚才在想,你这老秃驴竟敢用开水烫我,恨不得将一杯开水都泼你眼珠子上。还请一休大师不要怪罪,我的脾气不太好。”

一休大师很是尴尬地将开水壶放下,他叹气道:“怒是人最大的心魔,它会让人做出错误的决定。江施主,你自己思考一下吧,你肯定因为愤怒做过错误的事情。”

我闭上眼睛静静想着,最后我摇摇头。轻声说我放不下。

“也罢,欲速则不达,我送你八个字:心如明镜,最护此生……”一休大师认真道。“江先生,人有七情六欲,我也会愤怒,开心,悲伤。只是……千万不要被这些打扰到你的内心,想想曾经的自己,再想想现在的你。我举个例子,比如说两个学生在数学考试。他们都被考卷上的难题弄得很愤怒。然而,第一个学生虽然愤怒,却还是控制着自己的内心,最后解答了出来;另一个学生却是心情大怒,使得时间结束了,他也没能将那道题解答出来,甚至还影响到了自己之后的发挥。这样说来,你应该能懂。”

“谢谢大师。”

我对一休大师点点头,然后站起身出了房间。东方雪和路巧巧都在外面等我,见到我出来,东方雪轻声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我摇摇头,叹气道:“隐隐约约有感觉到,我能明白他说的道理,只是一时间要改有点难。不过这一休大师说话让人很喜欢,他会说得很仔细,让人听得懂,不像有的和尚,随随便便说句屁话,然后跟人说自己去悟。”

罗巧巧冰冷道:“那是因为这些秃驴也不懂。”

“是这个道理,真正的僧人都会助人为乐。能讲清楚就绝对会说清楚,不会说一句半懂不懂的话,让人自己去参悟……”东方雪轻声道,“另外,我已经跟师傅说过了,他说愿意帮你打造,只是也需要你付出一些代价。”

我疑惑道:“什么代价?”

东方雪有些尴尬地说道:“你上任已经有五天了,可深圳还是没啥起色。但是江美去了广州之后。她却是让广州那边的营业额在五天内提高了百分之十。”

我惊愕地瞪大眼睛,确定江雪脸上满是认真之色,我才忍不住叹口气。

差距真的好大,不愧是江美。

“这个不急,我会跟江美要个深圳的发展计划,然后改成我的名字开始施行就行……”我笑道,“身边有能动脑子的人,就不需要我来了。巧巧。这几天我有些事情要办,等江美给了发展计划后,你来负责实施。”

罗巧巧点了下头没说话,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。东方雪好奇地问我要去干什么。我说保密。

实际上我还能干什么,就是等刀的问题解决后,跟云仙子去一趟元门的地下。化阴术第四层,也该突破了。

等开车回到深圳,我们立即就去了张花旭的屋子。过来的时候,张花旭正在跑步机上慢跑锻炼身体。见到我过来,他关了跑步机,用毛巾擦擦脸,轻声说道:“给我看看。”

我立即将斩佛和慈悲都交给张花旭,他接过两把刀瞧了瞧,平静道:“有点困难,但还能解决。”

我有些崇拜地问道:“张先生的本事真是太多。”

“不要拍马屁。”

张花旭微笑地说了一句,然后带着两把刀去了书房,慢悠悠地丢下了一句话:“明天让雪儿送给你。若是在一个月内,深圳的营业额有明显提升,那就不收钱了。若是没有,给我五百万。”

我暗暗感叹张花旭的速度之快,连忙就跟张花旭道谢,然后也不敢打扰了。

等回去之后,我跟江美要了一份深圳的生意经济发展计划表,这丫头立马就发给我了,看来她早已经做好。我看过之后,发现很多都看不懂,但好像说得很有道理。于是我在计划表上写了自己的名字,让巧巧交给下面的人们去做。

随后我躺在床上,拨通了云仙子的电话,那边立即就接通了,她暧昧地说道:“小冤家,姐姐正在洗澡你就打电话来了,是不是想跟我一起洗呀?”

“说正事……”我平静道,“我们约个时间去元门吧,我这两天有空。”

云仙子颇为兴奋地说道:“好,那就明天下午,先订去杭州的机票,然后我会弄来快艇。”

我嗯了一声,正准备挂电话,忽然间,我忍不住说道:“等下,多带个人去。我有个人选最适合,能帮我们避免很多麻烦。”

“随意,只要信得过,不会抢东西就好。”云仙子大方道。

我挂掉电话,随后转过头,跟罗巧巧说道:“走,我们去一趟混乱区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