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八章 冤家路窄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傻傻地看着面前的东方雪,此时她的身体已经被砍成了两半,血水流满了我脚下的土地,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,全身都是打了个激灵,脑袋一下子变得极为冰凉。

我……我把东方雪砍死了!?

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巨臀兽瞪大眼睛,她喃喃道,“这下怎么办?”

我看着地上的尸体,傻傻地跪在了地上。东方雪那一半的身体上还都是呆滞表情,我感觉浑身都止不住得颤抖。心里一阵无法言语的情绪涌上心头,十分难受。

罗巧巧连忙走到尸体旁,她冰冷说道:“赶紧把尸体给处理掉,别让人发现,否则张花旭肯定要杀了你。”

“不可能……”

我呆滞地看着东方雪的尸体,喃喃道,“我……杀了她。”

“说什么傻话!”

罗巧巧狠狠地拍了一下我的脑袋,她小声咬牙道:“赶快将尸体处理好,张花旭可不是我们能招惹的。这把刀的奇妙我们谁也不清楚,别因为这种无意的事情丢掉性命。快,我房间里有些材料,可以让她的尸体融化成一滩水,张花旭绝对查不出来。”

“好过分!”

正在这时,屋外忽然响起了一道大喊,我们疑惑地抬起头,却见东方雪竟然从门外冲了进来。我一时间有点愣住了,连忙揉了揉通红的眼睛,惊愕道:“你……没死?”

“当然没死……”东方雪嘟着嘴,怒气冲冲地说道,“那只是我的一个替身。做得跟我一模一样而已。巧巧你好过分,你竟然想把我融化了。”

罗巧巧瞥了东方雪一眼,然后淡淡地说道:“我知道你在耍花招,故意的。”

我心里清楚,罗巧巧刚才绝对是认为东方雪真死了。

东方雪气哼哼地说了句我才不相信你,然后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我,嬉笑道:“怎么样,这把斩佛厉害吧?”

“你真是吓死我了……”紧张过后,我双腿一软坐在地上,看着地上的尸体,呢喃道,“这个东西做得真厉害。”

东方雪嬉笑道:“吓到了吧?这个是我的法身,佛家独门绝学,可以让法身全身上下与我一模一样,而且不是一般僧人能学会的。哼,看你眼睛红了,这还差不多,就是巧巧真的太过分。”

一模一样?

我下意识将目光投向东方雪的法身,不知道怎么的,此时我下意识将手伸进法身的衣服里,而大家在这个时候顿时愣住了。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慢悠悠地要把法身的衣服掀起来,东方雪立马急了,她举起手,狠狠地拍了一下我的头。惊呼道:“别偷看我胸啊变态!”

“对不起……”

我连忙跟东方雪道歉,很是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,我还真不是故意的,不知道为何就这么做了,因为对法身真的很好奇。我疑惑地捏了捏法身的脸,疑惑道:“我也能学会吗?”

东方雪气得满脸羞红,她狠狠跺一下脚,不高兴地说道:“江成是变态,是笨蛋!不理你了,我再理你就是小狗,再见!”

说罢,东方雪将手一挥,将一张纸砸在了我的脸上,而且地上的法身顿时化为了尘土。她生气地跑出了屋子,我纳闷地看着东方雪的背影,罗巧巧不慌不忙地坐在椅子上,淡然道:“她说话的语气很奇怪,她的脑子一直都这么不正常吗?”

“也不是,因为她几乎没接触过世俗……”我解释道,“没关系的,等过几年,她就会知道自己现在有多白痴。”

说罢,我看起了东方雪给我的纸,原来上面详细地记录了斩佛的新功能。

这所谓的新功能,就是能让斩佛彻底阴气化。阴气并不是实质性的物体,所以才办到了之前的情况。斩佛是自己拥有智能性的,它会知道什么时候阴气化最适合,也可以自己控制,只要在心里默念阴气或实质,就能让斩佛随意变换。

这……真是了不得的东西。

我将斩佛收了起来,一时间心情大好。有这等宝刀,那自然是好处,不过可不能过多依赖,我打算将斩佛的阴气化当成最后手段再使用,因为我心里清楚,只有提升自己的实力,才是最为重要的。

等到中午时,衫姐给我来了电话,说她已经在我附近的一条巷子里,因为怕引人注目,不敢来我这找我。我明白她的顾虑,于是去了巷子找她。

衫姐果然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,她上身穿着一件黑色运动背心,下身依然是穿着短裙。实际上我很不能理解穿短裙战斗的女孩,短裙终归没有短裤使用,比如万一在战斗的时候,裙子被什么东西勾到了影响行动怎么办?到时候反应不过来,可能就被对方一刀砍死了。

衫姐见到我后,她对我点点头。平静说道:“就我俩?还有个人呢?”

我解释道:“我们到时候直接在机场见面,然后一起去杭州。既然你已经来了,那我们就出发吧。”

衫姐说没问题,我便拦了辆出租车载我们去机场。衫姐坐在我旁边,她翘着二郎腿一直在玩手机。似乎不愿意跟我多说话。我心里也没介意,这只是我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合作,以后肯定还会有机会,到时候就能熟络了。

等我们到了机场,这儿人来人往,我正准备打电话找云仙子,忽地在这时,一道人影忽然从人群中窜出,还不等我反应过来,我就感觉有个软软的东西抱住了我,正是云仙子。

她张开双手,踮起脚抱着我的脑袋,笑吟吟地说道:“小冤家,我可想起你了,有没有感觉到人家的小心脏在扑通扑通直跳,你凑近点感觉一下嘛。”

云仙子一边说着,一边抱着我的脑袋蹭。我伸出手放在她肩膀上,努力撑开她,随后狰狞地低吼道:“你再敢碰我,我一定会杀了你。”

“小冤家真凶,人家会怕怕的……”云仙子委屈地说道,“亏我今天这么热情,好难过。”

衫姐疑惑地看了我们一眼,我也懒得解释,催促着赶紧去取票。云仙子自告奋勇地帮我们去取票了,等云仙子排队的时候,衫姐平静说道:“你的女人?”

我冷笑道:“那可不是,你别看她表面上跟我关系挺好,实际上我可怕死她了。我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,反正这女人没表面上这么好。”

她平静地哦了一声。此时云仙子已经取票回来,我们一群人等待之后就上了飞机。

等到了杭州,云仙子笑吟吟地说道:“小冤家,我们先找个酒店住下来,等晚上月黑风高的时候再出发。我已经订了豪华酒店。是大床房哦,你想不想跟姐姐一起睡?”

我平静道:“不想,我自己另外开个酒店。”

“切……”

云仙子不开心地嘟哝了一声,等我们到达酒店后,我自己掏钱开了个大床房,而衫姐站在柜台前,她看着价目表,一时间沉默不语。

我忽然想起了昨天的见闻,莫非衫姐是没钱开房吗?

想到这里,我戳了一下衫姐的手臂。大大咧咧地说道:“干嘛呢?就住一个白天,你住我房间好了,开这么多房间,一会儿商量事情不方便。。”

衫姐收起身份证,平静地哦了一声,但我却能看见她眼中明显有一丝放松,就好像心里有块石头落地。

我总觉得,衫姐好像真是穷得拿不出一分钱来。

到房间门口时,云仙子将一张纸递给我,我问这是什么。她说是如今元门里的势力图。

我下意识扫了一眼,却见纸上满满都是东方二字,而云仙子淡淡道:“自从元门灭了之后,天宗负责看管,东方家是南方七十二家之一,也入驻了现在的元门总部。”

这……真是冤家路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