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一章 化阴术,第四层!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咬紧牙关,不甘地用手撑着地,努力让自己站起来。云仙子担忧地把我扶起来,她小声问道:“你还能动弹不?”

我摇摇头,虚弱地说道:“不能。”

她很是不甘地咬咬牙,然后让我先坐在地上,沉声道:“那个叫衫姐的,你跟我去检查一下这地下的其他地方。该死,江成刚来就废了。”

我满是歉意地看了看云仙子,而衫姐也没拒绝,跟云仙子一起往地下深处走去。此时江影从我的身体里窜了出来,我深吸一口气,咬牙道:“江影,我现在的情况如何?”

他皱眉道:“头发变白了,其他倒是没什么情况。虽然精气大泄。可还是能利用龙脉夺天弓补起来,毕竟那是最纯粹的阳气。就是江成,我真的不明白,你之前明明能突破到化阴术第四层。为什么要在最后关头忍不住怒火?”

我咳嗽一声,沉声道:“若是不虚弱一点,怎么能骗过云仙子的眼睛?等她发现麒麟纹被人抢走,心情肯定会暴怒。觉得我得到了诸多好处。没事,我只差最后一丁点,就将化阴术给突破了,随便用点手段就行。至少目前要让云仙子觉得大家都没得到好处,甚至她是有点赚的,这样才是最好的办法。”

江影点点头,他沉声道:“你真是阴险。”

“这可不能怪我……”我虚弱地耸耸肩,无奈道,“这是李大郎先生教我的,做人还是阴险点好,多算计别人,不要让别人算计自己。”

他轻笑了一下,随后沉声道:“我会帮你用阳气滋补身体,但龙脉夺天弓的阳气不多了。如今你身居高位,最好弄点宝物给龙脉夺天弓吞噬。”

我点点头,此时江影窜进了我的身体里,我顿时感觉到体内有一阵暖流,全身的力气都恢复了许多。但是我的白发并没有恢复,我努力装出很虚弱的样子,躺在地上喘气。

过了约莫两个小时。云仙子终于回来了,她脸上带着一丝怒容,表情明显不太好看。她走到我面前,冷声道:“小冤家,我很不开心,麒麟纹被人拿走了。草,我真想骂脏话,我就知道那群家伙肯定不会放过麒麟纹。”

我虚弱地说道:“那按照你看来,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?这次简直是一无所获,等我回去之后,估计也要付出巨大代价修补身体。”

“真烦!”

云仙子不耐烦地说了一声,她环顾四周,低吼道,“我现在很想发泄怒气,真是不爽。算了,其他的好处我也得到了一些,就是苦了你了。但很抱歉,我现在心情很差,想自己独自呆一会儿。”

说罢,云仙子直接就自己朝着地洞的方向走去。这情况让衫姐顿时愣了一下。等云仙子消失在黑暗中,她皱紧眉头,沉声道:“这人怎么这样过分,没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,就立即翻脸不认人。”

我轻笑道:“我早就知道她是这样的人,所以才对她不冷不热的。”

“那你接下来该怎么办?”衫姐问道。

我摇摇头,轻声说道:“别讲话,你有没有阴气丹?”

“有。”

衫姐拿出一个阴气丹给我,我小心地捏碎了阴气丹,放在嘴里含住一丁点,然后闭上眼睛,任由阴气流进我的体内。

刹那间,我全身的冰冷再一次被调动起来,那冰凉的感觉再一次席卷全身所有骨头,衫姐疑惑地看着我,但暂时不敢说话打扰我。

等这些阴气全部被我吸收。我明显感觉到身体比以前要冰冷许多,而且呼吸也缓慢很多。我吐出一口浊气,喃喃道:“终于破了。”

云仙子惊讶地瞪大眼睛,她不敢置信道:“你头发的颜色。正在变回来。”

我微笑着点点头,此时我站起身,只觉得浑身都充满了力气,低声道:“江影,出来跟我练练。”

顿时,江影直接窜到了我的身边,他手中凝聚出了黑色阴气长刀,沉声道:“那你准备好,我来了。”

“来吧。”我大大方方地说道。

江影握紧阴气长刀,随后快速地砍在了我的肩膀上。顿时,我感觉肩膀传来一阵冰凉,江影担忧地看着我的脸,连忙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“呼……”

我吐出一口浊气,忍着疼痛去看我的肩膀。等看见肩膀上的情况,我一下子没忍住笑了。

只见江影的黑色阴气长刀,竟然只是在我的肩膀上留下了一道白痕。看见这个情况。江影把手中的阴气长刀收回,他满脸不乐意地说道:“没意思,不玩了,太欺负人了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我忍不住得意地一阵大笑,而江影满脸都是挫败之色。衫姐看得惊愕,她突然恍然大悟:“原来你们双方都在利用对方。”

“嗯,如果是以前的我,也许就这么中了云仙子的计谋,会以为她是真心帮我……”我淡淡道,“但现在我已经看得很清楚了,没有永远的朋友,只有永远的利益。云仙子就是一个利益至上的人,哪怕是胭脂红,可信程度都要比她更高。”

衫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她轻声说道:“她刚才让贪吃鬼把这里所有强者的尸体都吃掉带走了,其实严格说来。她这次是赚大发了。只是我看她似乎是那种不会满足的人,得到了这么多好处,却还是这样对我们。她就没想过吗?她把快艇给开走了,我们该怎么离开这座岛。”

我皱紧眉头,沉声道: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眼下我们只能自己想办法离开岛屿。目前我有个不错的想法,你要不要听听看?”

衫姐饶有兴致地问道:“什么是不错的想法?”

我极为认真地说道:“我们直接从地洞出去,然后一路杀去元门自己的码头,坐上快艇走人。”

“那就是明抢咯,我还以为你会说出什么好办法,不就是直接用蛮力解决吗……”衫姐想了想,随后点头道,“不过你说得有道理,这还真是目前最好的办法,走吧,我走前面。以免又有危险发生。”

说罢,衫姐就进入了地洞,而我就跟在她后面。现在没有了云仙子的陪伴,我俩都是走得小心翼翼。用手电筒照着四周。

忽然间,我不小心看见衫姐的腿上好像有个伤疤,但距离较远看得并不太清楚。我好奇地凑近看了看,却发现那竟然是一个被烟头烫出来的伤疤,只不过看情况正在愈合。

顿时我就愣住了,她怎么好端端地会有伤疤?

按照她这地位,肯定没人敢把烟头往她的大腿上按。而衫姐怎么看都不像是会自残的类型,这还真是奇怪了。烟头可不是兵器,如果想烫在衫姐这个高手的腿上,那必须是她自愿才行,否则哪怕是高手,也办不到这一点。

“你在干什么……”这个时候,衫姐忽然喊道,“我腿上能感觉到呼吸,你是不是在偷看我?江成,你这人怎么这么变态,你别乱看啊。”

“没有啊!你可千万别污蔑我啊!”

我连忙解释道:“我就是突然看见你腿上有个伤疤,就好奇地看一看,结果我发现那好像是被烟头烫的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听见我这话,衫姐顿时沉默了,等短暂的沉默过后,她小声说道:“你别管这么多,继续走。别说出去,就当你什么都没看到,求你了,千万别说出去,要我做任何事都好,只求你把天道誓言立下,保证别说出去。”

她……为什么反应如此强烈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