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二章 你算什么东西?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自然不会跟衫姐索要什么东西,于是直接立下誓言同意了。衫姐这才松了口气继续往前面走,等我们出了地道,她下意识用手遮住伤疤不想让我看见。

我觉得莫名其妙,但考虑到人家不想说,我也没有问。等回到这密密麻麻的森林里,衫姐问接下来该怎么走,我想了一会儿,分析道:“我曾经也在元门待过一段时间,这儿是有码头的。因为那时候元门有个叫温柔乡的地方,大家如果想去温柔乡,都是坐船过去的。如果我没记错的话。顺着海滩走,一定能看见码头,那时候我就被赶到温柔乡去了,所以还记得。”

衫姐点点头,于是我们就顺着沙滩一直走。海风吹过,衫姐冷得抱住了肩膀,我就把背包给了她,让她背在前面。反正我背包里也没什么重的东西,背着几乎没多大重量,同时,我走在衫姐前侧面,帮她挡着海风。

衫姐感激地看了我一眼,我轻叹一口气:“趁着还年轻,再找个男人呗。”

“不要,男人没好东西。”

她几乎没犹豫就说了句,最后她沉默几秒钟,小声说道,“不好意思。你还是不错的。”

我哈哈笑了笑,挺不好意思地用手摸了摸后脑勺。

走了约莫二十多分钟,我们终于看见了一个码头,那儿有绑着几艘快艇,但在沙滩那边,却是有一群人坐在那儿生火。似乎是在烧烤,还能闻到烧烤食物的味道。

“对手约莫有七个人,这有点麻烦……”衫姐说道,“若是直接冲上去,有些危险,而且还可能让人跑了。”

我看向旁边的海洋。顿时灵机一动说道:“天色这么黑,我们不如爬过去你看如何?隐藏在这海水里,他们也发现不了。”

衫姐说挺好的,于是我们就趴在了海水里。等身体一碰到海水,衫姐就发抖说冷,我让她忍一忍,很快就会过去。

于是乎,我们顺着海滩朝着那群人一路爬去,在冰冷的海水里,动弹起来很是麻烦,衣服不一会儿就全湿了,很不舒服。

这群人都在聚精会神地烧烤,也没有发现我跟衫姐。等我们一路到了码头下面,我俩小心地爬上岸,但是躲在码头底下,这儿非常隐蔽,不会被人发现。

衫姐冷得瑟瑟发抖,我凑近她的耳朵,小声说道:“等你身体暖和点了,我们再冲出去,静观其变。”

“嗯……”她哆哆嗦嗦地抱着自己的身体,用力地点了点头。

外面的人们正在欢快地吃着烧烤,浑然不知死神已经潜伏在旁边。他们甚至还在喝啤酒,大声地开玩笑。玩得不亦乐乎。

“可别喝多了……”这个时候,有个男子忽然说道,“要是给上头看见了,我们全都要糟糕。”

有个女人顿时笑道:“怕啥嘛,他们又不是第一次看见我们喝酒。”

只见先前那男人叹了口气,他无奈地说道:“没办法啊,据说前几天东方又玉加入了天堂,这天宗跟天堂本来就是对立面,现在天宗高层很不信任我们东方家,尽量别做错事了。”

“草!”

有个粗犷的男人将手中的酒瓶重重放在桌上,他大骂道:“又是东方又玉那傻逼娘们,这娘们到底要惹出多少事情来。当初让她联姻的时候,她就整出了一堆幺蛾子,要不是因为东方又玉,我们也不会过得这么惨。你们说,东方又玉怎么这样自私,从来都不为家族考虑。”

我听得握紧了拳头,心中一阵无名怒火冲起。

你们将东方又玉丢给一个生活陋习无数,还患有那方面病的男人,就不觉得自己自私了?

而这群东方家的子弟与我的想法完全不同,那女孩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认真地说道:“有些人这里跟大家就是不一样的,她总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,其实说穿了,都是因为大家给东方青云面子。这对傻逼兄妹,我们也别说了,倒是我知道一个很劲爆的内容,就是关于东方又玉的,你们要不要听听看?”

人们连忙问是什么事,这女孩乐悠悠地说道:“我听说她怀孕了。孩子的爹是谁就不知道了。据说她去了北方之后,一直都跟其他男人滥交,很恶心。”

我顿时一愣,东方又玉就我一个男人啊,我那时候睡她,她还是第一次呢,然后就怀孕了。

“我草,这你都不知道啊……”那粗犷的男人惊愕道,“她在做交际花,你不知道吗?说是跟江成在一起了,实际上江成好像有个很漂亮的鬼妻,对她完全不感兴趣,就把她丢到了道法宗当交际花。说真的,这是我一个北方兄弟告诉我的,绝对不假。东方又玉的价格贼贵咧,五万一次,十万包夜。我那兄弟还睡过她,说这娘们表面上清纯。实际上浪荡得很呢。”

“妈的……”

我低骂一句,紧紧地握着拳头,而衫姐连忙抓住我的手,她小声说道:“别冲动,等过一会儿再出去,等他们再多喝点。”

我只能忍着愤怒,死死地看着这些人。他们说话的话语越来越过分,一直都是对东方又玉的侮辱话语,最让我过分的,是听过大家说话之后,有个女人慢悠悠地说道:“一群白痴,看来你们真的是什么都不懂。东方又玉早就跟东方青云……那个过了,懂吧?我亲眼看见的,他们躲在屋子里做那个,东方又玉叫得特别浪。”

“我草真恶心啊,这不要脸的骚娘们。”

“我如果是江成,早一刀砍死她了。”

“我可看不上东方又玉,她是个人见人上的公交车,还表面上装清纯,我怕接近她会得病。”

我神情冰冷地召出白鹭弓,随后在码头底下拉弓,对准了那个粗犷大汉,冷声道:“总共七个人,我先解决一个,然后你跟我两个,江影负责牵制住那俩娘们,有问题没?”

“忍不住了吗……”衫姐深吸一口气,她低声道,“我听着也觉得很过分,试试看吧。”

我嗯了一声,随后松开手。顿时嗖的一声,弓箭急速地射向了那个粗犷大汉。他正在笑哈哈地跟东方家的人们聊天,根本就没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危险之中,只听噗嗤一声,弓箭刺进了这家伙的脑袋。他顿时脑袋一歪,直接倒在了桌上。

“冲!”

我低声说了一句,连忙就窜出码头,而衫姐紧随其后。一见到我从码头里窜出来,这些人顿时傻眼了,其中一个男人惊呼道:“是江成!”

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。我手中立即召出了斩佛,朝着最前面的男人狠劈而去!

他慌忙地连忙拿刀抵挡,可他的速度实在太慢了,还不等他的刀拿起来,斩佛就已经砍下了他的脑袋。

两个女人吓得尖叫一声,连忙就朝着元门总部的方向逃跑。而这时候。江影立即就从我体内窜了出来,拦在了这俩女人面前。衫姐的身手也很是灵敏,与两个男人战斗在一起,显得毫不疲惫。

我面前的另一个男子怒吼出声,他举起长剑,朝着我的胸口急速刺来。但这家伙的速度对我来说太慢了。我手腕一转,一阵虚影刀光闪过。刹那间,他的手臂直接断在了沙滩上。这男人疼得大叫,还不等我反应过来,他忽然大吼道:“别跟他打,我们远远不是他的对手。大家快求家主救我们!”

这些人也是连忙应了一声,他们疯狂后退,根本就没和我们战斗的心思。等退出到安全距离后,这些人异口同声地喊了句我没听过的话语。随着话音落下,在我的身边,有一阵狂风忽然吹起。

狂风里。夹带着一丝威严的声音:“江成,你还真敢来找我东方家的麻烦。”

我皱起眉头,紧紧地握着斩佛。只见那狂风吹起了海上的沙子,使得这些傻子竟然变成了一个人的模样。而其余人连忙就要逃跑,我低吼道:“别让他们逃了,只管杀。这家伙交给我!”

“好!”

衫姐快速说了一句,然后追上了东方家的人们,在她和江影的牵制下,这些人还真逃不掉。而我没理会这沙子人,又是召出白鹭弓,对着东方家的一个人拉动了弓弦。

“住手!”

从那沙子人的身体里。传出了一道愤怒的声音。但我根本没理会他,将手中的弓弦一放,又是个东方家的人倒在了地上。而这沙子人身上的沙子开始快速脱落,只见在这沙子里,竟然凭空变出了一个人来。

“哦?”

我看着突如其来的人,饶有兴致地说道:“这是什么术法?”

来人是个中年男子。他穿着一身长袍,眼神冰冷地看着我,低声道:“用不着你管,江成,我都已经现身,你还敢杀我东方家子弟。”

“等一下……”我平静道,“你说你已经现身,但我想问的是,你算个什么东西?”

中年男子不耐烦地说道:“我便是东方家家主,东方火。”

我皱起眉头,看着东方火的眼睛,平静道:“我的意思不够明确吗?我的意思是,东方家家主,算个什么东西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