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四章 又见人屠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在夜幕茫茫之中,有个人影从海边的森林窜了出来。这人青衣白面,长得颇为俊俏,但脸上却满是阴沉之色。看见我将东方火的头颅丢到一边后,他满是怒气地说道:“我当是谁闯进了这岛,原来是你。江成,你如今归属于张花旭先生手下,而且还是江家子弟,为何与我天宗过不去,我们是盟友关系。”

我对这个男子诚恳道:“我所要杀的人。并不是针对于天宗,只是要杀东方家。这东方家早先就与我有仇恨,若是有什么招惹到天宗了,我愿意付出一些赔偿。”

“放肆!”

这人怒吼一声,他怒骂道:“你当我天宗是什么地方,是你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的吗?我今天要是让你走了,那天宗哪里还有颜面!”

我耸了耸肩,既然这人不肯放我离去,那结果无非就是一战。我也不相信他敢杀了我。首先我跟李唐朝有关系,然后江家和张花旭一施压,也是天宗不好抗的。他天宗不是傻子,不会为了一个大势已去的东方家杀我。

“哈哈哈,白玉生,这是我的小友,就请你给老夫一个薄面,饶他一马。”

正在这时,森林里忽然传出了一阵大笑。等听见这大笑声,青衣白面的男子眉头一皱,他沉声道:“人屠,你怎么来了?”

只见从森林里,又走出了一个老人。这老者打扮狂野,满脸嗤笑之色,可不正是人屠吗?上次我来元门解救元奴的时候。就看见他与元奴一起下棋。

我连忙对人屠作揖道:“人屠先生,真是好久不见,想不到你还记着小子。”

“那自然忘不了,当初你只身来到元门解救元奴,可是让我佩服得很……”人屠笑道,“原本以为我们缘分就是如此,想不到今天又能相见。我说白玉生,这个薄面,你给还是不给?”

名为白玉生的男人冷哼道:“人屠,你如今是我天宗的鬼奴,怎么半点分寸都没有?”

人屠顿时哈哈大笑两声,他摇晃着脑袋,满不在乎地说道:“分寸这玩意儿,老子可玩不来。你要是没问题,我带江成去我屋里下棋。”

一听这话,白玉生顿时急了,他连忙道:“那江成杀东方火的事情怎么算,东方火可是道尊,我们就这样平白无故损失个道尊,想起来就觉得……”

“你就别自欺欺人了……”人屠打断了白玉生的话。满不在乎道,“江成能杀掉道尊,一方面说明他自己的本事,一方面说明这个道尊的无能。而且你心里也清楚,一旦真有麻烦,东方家的人会为天宗全力以赴吗?其实说穿了,东方家就是没地方混,跟个癞皮狗一样死赖在天宗不肯走。只要你能让他们住着,哪怕让他们吃屎都愿意。”

东方家所剩的几个子弟听见这话,整张脸都变成猪肝色的了,可偏偏他们又无法反驳。白玉生叹了口气,无奈道:“也罢,我与天宗高层商量一下。江成,到时候我天宗会向你提出赔偿。”

我点点头,认真地说道:“好,到时候只要条件不过分,我江成绝对不皱眉头,这次本来就是我做得不对。”

他皱起眉头,然后怒喝着让几个东方家的子弟跟他一起走,也没问我为什么会突然回这元门岛屿,可见白玉生目前不想跟我翻脸。人屠走到我身边,他大大咧咧地搭住了我的肩膀,大笑道:“江成,我们可真是有段时间没见了,想不到短短几个月不见。你已经成长到这地步了。来,今天可真是要不醉不归。”

我诚实道:“人屠先生若是想元奴先生了,我可以直接将他找来。”

“不必找他……”人屠摆摆手,很不耐烦地说道,“看见元奴就来气,我当初也是觉得无聊,所以才会跟他耍在一起。实际上元奴这家伙真是无聊得要死,做啥事都文质彬彬的,呸,老子最看不惯这种玩意儿。”

我顿时一阵无语。想不到人屠竟然直接这样评价元奴。虽然我偶尔也觉得元奴的性格有些文雅,但我绝对不敢跟他说这样的话,那跟找死没什么区别。

而人屠仿佛好不容易找到个朋友,带着我往原本的元门总部那边走去。我这个跟他只有一面之缘的小子,此时就如同是他的知己一样,让他觉得十分亲切。他搭着我的肩膀,笑哈哈地说道:“江成,虽然你我只有一面之缘,但我俩可很合得来。当初我就对你小子特别欣赏,一方面讲义气,一方面有能耐,这种人才有资格跟我交朋友嘛。”

我连忙诚恳道:“人屠先生过奖了。”

“不必这么客气,叫啥先生嘛,你要是看得起老子,叫老子一声大爷就行了。”人屠摆摆手说道。

我顿时心中一阵无奈,我还宁愿叫先生呢。

到了元门总部山脚下的小镇,这儿已经物是人非了,原本这地方只有一些简单的建筑,可现在却是建造起了一些别墅。人屠带着我走进其中一个别墅,他对我笑道:“这天宗比起元门可好太多,特别尊重我们这些鬼奴,总是好吃的好喝的供着我们。你看这别墅,比我原本的地方好多了吧?而且他们还说了,只要我们需要,全都会送来,而且想出岛可以直接出去,只要在他们需要的时候回来就行。”

我疑惑道:“既然如此,人屠先生为何还要留在岛里?”

“唉,外面的世界变化太大,好多东西都没见过,还是躲在这个小岛里自在……”人屠拉着我坐下,随后还去给我们倒了一杯酒,他看了看衫姐,然后舔了下舌头,感叹道,“真是好久没碰女人了。”

衫姐满脸尴尬地将头别到一边去,人屠哈哈笑了下,然后与我笑道:“江成,先为我们难得见面干一杯。”

我连忙与人屠碰杯,等我们喝过一杯后。人屠笑吟吟地说道:“实际上吧,老子这次帮你求情,另外带你回来,还是有事情要找你帮忙的。我这人吧,不喜欢拐弯抹角。就开门见山好吧?”

我点点头,诚恳地说道:“人屠先生,只要是我能解决的事情,那我绝对不会推辞,你只管说来就是。”

人屠叹了口气。轻声道:“还不就是给元门当过鬼奴嘛,我很多东西都丢失了,现在想找些东西回来。江成啊,我跟你说吧,当初我还没被元门收为鬼奴的时候,是个混得挺好的将军,因为喜欢屠杀,就被人称为人屠。结果后来惹了元门的一个厉害道士,就被逼成厉鬼,还被炼制到了如今这个模样。”

我顿时一愣,以前的元门可十分强大,人屠那时还真是不知死活。

我疑惑道:“那人屠先生,你是想我帮你找回什么东西呢?”

人屠认真地说道:“我其实奢求得不多,当初我是有妻儿的,死前也没机会跟她们说句遗言。要是你愿意,我想请你跟天宗说说情,把我的遗体拿出来,跟我的妻儿葬在一起。阔别了几百年,其实还挺愧疚的。”

我顿时愣了一下,将人屠的遗体拿出来?这件事情可不好办,强者的遗体不能乱丢,可以派上许多用处。

虽然我在天宗有点面子,可面子不是万能的,天宗又不是我什么人,他们不可能会一直给我帮忙。所以……有点难。

我紧紧地皱着眉头,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。看我正在思考,人屠一下子就急了:“江成小友,你在还是菜鸟的时候,连把元奴救出去这种事都敢做。如今你已经有些地位了。让你帮忙弄个遗体这种也不乐意吗?再说了,我又不是白要你帮忙,只要你愿意帮忙,我把死前藏着的大遗产……送给你了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