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五章 人屠的遗愿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人屠的大遗产?

我一时间有些好奇,便笑吟吟地对人屠问道:“人屠先生,您老都死去不知道多少年了,还能有遗产吗?”

“那当然有!”

人屠一下子就急了,他狠狠一拍桌子,整个身体站起来,极为认真地说道:“我将遗产藏在了一个极为隐秘的地方,别说这些年过去,哪怕已经过了千万年,都绝对不会有人发现!”

见人屠这么有自信。我疑惑道:“那你的遗产是什么?”

“我也说不清楚……”人屠抓了抓后脑勺,尴尬地说道,“那时候我奉王爷命令,护送一个奇怪的果实。就是因为那奇怪果实,元门有道士盯上了我,那道士说想拿宝物跟我的果实交换,正好那时候老子最讨厌牛鼻子道士,就把他赶出去了。结果这家伙太小心眼,竟然这样对我,不过临死之前。我倒是有藏好那个果实。”

江影想了一会儿,他沉声道:“这其中有疑点,如果那个道士是为了你的果实,那他在收服你做鬼奴之后,为什么不让你说出果实的下落?”

人屠解释道:“因为他在害死我之后,就被我的手下们乱刀砍死了。我好歹是个将军,身边护卫肯定是有不少的。结果我已经被收为鬼奴,不知不觉来了元门这儿受他们管辖。”

“就算如此,果实这东西也早就烂了。”我无奈地说道。

人屠急忙道:“不会烂,那果实真的很奇怪。当初路途遥远,我护送了大半年的时间,果实一丁点腐烂的迹象都没有。唉,我也说不清楚,反正我当初问过王爷。我跟他问,说花这么长时间。护送这么个果实,要是烂掉了怎么办。然后王爷让我只管放心,他说哪怕是百万年过去,都不会有丝毫腐烂。”

“那果实长什么样?”衫姐忍不住问道。

“让我想想……”人屠很仔细地回忆起来,随后他认真说道,“很奇怪的一个果实,整个都是黑色的,但上面却有许多白色的点点,看起来特别恶心。刚好黑色占一半,白色占一半。对了,白天的时候摸着很热,晚上的时候摸着很冰冷。”

“两仪果!”

听见人屠的话,江影忍不住惊呼一声。我们疑惑地看向江影,他解释道:“这是以前的一种果实,现在几乎看不见了。两仪果,是大道士用一生炼制出来的宝物,十年发芽,十年开花,十年结果,十年成熟。要用去四十年的时间。而那时候大家的寿命都不长,所以算是一生炼制,是拿来送人的贵重礼品。记得当初李红尘也得到过两仪果,对于这东西,他自己都觉得了不起。”

“哦?那两仪果有什么用?”我问道。

江影解释道:“两仪果是可以吃的,只是需要特殊的吃法,这个我记得一些古典道士书籍有记载,到时候我可以去翻阅一下。但两仪果的效果很明显,江成,你不是想要提高自身实力吗?这两仪果绝对是个好东西,等吃下去后,可以让你阳气大增,却用阴气平衡滋润,以此来强化你的身体。到时候你的力量会大增,十分神奇。”

“用阳气来强化身体?”

我皱起眉头,阳气强化身体,这自然是可以的,但危险性很强。人的身体需要阴阳平衡,若是阳气太重,就会引起上火一系列病症,到时候若是一个不小心,很可能就要命丧黄泉。现在江影跟我说这个,我难免觉得有些心虚。

江影看出了我的疑惑,他用力地拍了拍我的肩膀,真诚道:“这确实很危险。但你要相信我,我绝对会找到那古老配方。实际上我自己也记着一些,但有些忘记了,当初李红尘服用过。”

“那就听你的吧……”我点头道,“人屠先生,你这个忙,我愿意帮你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来来来,我们干杯。”

人屠顿时心情大好,举起酒杯跟我碰了一下。这老家伙太喜欢喝酒了,他一杯接一杯。要我们陪他喝个痛快。如果我们不肯喝,他就拍着桌子骂人,说我们不够给面子。

这顿酒喝了两个小时,人屠一直把我们几个都喝昏了,才心满意足地摇摇晃晃回了自己房间,还让我们随意找个房间睡觉。

衫姐喝得小脸红彤彤的,连站都站不稳。我小心地扶着她,关切地问道:“还好吧?”

“没事……”衫姐摇摇头,她媚眼如丝地看着我,呢喃道,“扶我回房间好不好?”

我嗯了一声,把衫姐扶进了一个客房内休息。她确实醉得不行,一进来就倒在了床上,难受得捂着脑袋。我也是脑袋晕乎乎的,然后躺在床上,闭上眼睛就不太想睁开。

迷迷糊糊间,我感觉有个温暖软软的东西抱住了我,努力地睁开眼睛一看,原来是衫姐在贴着我的手臂。喝醉的她看着十分妩媚,小脸红得可爱,有一种小女生的感觉。衫姐可能是觉得热了,她迷迷糊糊地扯了一下背心,然后用脸贴着我的胸口,嘴里喃喃道:“冷……”

说罢,她抬起脚搭在了我的身上,可能是嫌麻烦,她醉醺醺地去脱短裙,然后迷糊地打了个哈欠,用双腿夹着我的脚。我低下头,看着衣不遮体的衫姐,很温柔地用被子把她包裹起来,然后把她推下了床。只听噗通一声,衫姐摔在了地板上,而我迷迷糊糊道:“床本来就小,还使劲地凑过来,傻逼。”

衫姐喝得很醉,被我丢到床下也没醒来。我们这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下午,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听见厕所那边传来了一阵洗漱声,原来是衫姐已经起床了。

我打了个哈欠。伸着懒腰去了浴室,她正在里面刷牙洗脸,用的是一次性牙刷。见到我起床,衫姐皱着眉头,嗔怪着说道:“江成。你太没男子气概了,我昨天喝得迷糊没照顾好自己,可女人喝醉的时候,你如果想抱有绅士风度,应该自己去沙发上睡。把我丢地板上干什么,害得我腿都摔淤青了。”

我拿起牙刷,认真地说道:“衫姐,不是小弟我没绅士风度,我这不是怕有你误会嘛。要是我去沙发睡觉,你可能会觉得我装正经想泡你,到时候误会了多不好。而且要让我媳妇知道了,也会觉得我这人不正经。”

衫姐很仔细地想了想,然后说道:“虽然你这么粗暴地把我丢了下去,可我偏偏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你。”

我诚恳地笑了笑,等洗刷一番出了客房,却看见白玉生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。他瞥了我一眼,淡淡说道:“你果然住在人屠这,反正你也在这,不如我们谈谈赔偿事宜。”

我心里叹了口气,该来的总会来,于是我也走去沙发旁坐下,客气地问道;“天宗上头怎么说?”

“东方火虽然不忠心,但好歹是隶属于天宗的道尊。虽然有李唐朝先生和一群大将为你求情,但金额赔偿一定要足够……”白玉生认真道,“我们商量过后,决定让你赔偿八百万元,至于你杀死的那些东方家子弟,就不用赔偿了。”

我仔细地想了想,然后点头道:“这个当然没问题。我江成一人做事一人当,就是八百万的价格有点贵,这八百万我可以出,但我需要别的东西。”

“你要什么?”白玉生问道。

我犹豫了一会儿,最后还是咬咬牙。认真说道:“如果天宗愿意,我想要人屠先生的遗体,帮他安葬在自己的妻儿身边,这是人屠先生的遗愿,对你我大家都好。”

白玉生冰冷道:“江成,你这可真是欺人太甚,不要以为你在天宗高层有些关系,就可以随便在我面前撒野,要我来说,你还不够格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