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章 治愈小女孩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眼下成为了上位者,我才知道事情到底有多么难做。那些开会的事情,我暂时全部都丢给了罗巧巧代替我出面,气得她在电话里大骂我就是个甩手掌柜。而我跟她连连求饶,让她赶紧订下机票,说我晚上就要坐头等舱去上海。

罗巧巧只好同意下来,随后我联系了衫姐,让她带女儿去机场见面。衫姐一口就同意下来了。而且听她的话语似乎还挺兴奋。

等到了机场,我就看见衫姐已经带着女儿在候机厅里坐着了。小姑娘还是很乖巧的样子,穿着一身漂亮衣服,好奇地看着四周。我走到衫姐身边坐下,疲惫地靠在椅背上揉了揉太阳穴。衫姐瞥了我一眼,平静说道:“当领导的感觉怎么样?”

“真是要累坏我了……”我认真地说道,“我跟你说实话,这位置简直就不是人坐的。好多事情要我去处理。一下子让我做这个,一下子让我做那个,每天都有不同的地方要开业或者结业,或者就是要去跟某个大人物喝茶。我去,这么多事情该怎么做。”

衫姐疑惑道:“那你怎么忙得过来?”

“都丢给别人去做了呗……”我笑嘻嘻地说道,“只有特别重要的事情,我才会亲自出面。不过现在也是累得不行,每天都有事情要做,忙得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。”

“忙碌是好事,可以让人生过得很充实。”衫姐笑道。

我想想也是,就去取了登机牌,之后跟衫姐一起去登机口上了飞机。小姑娘似乎是没坐过飞机,很好奇地四处张望,衫姐就让她坐在靠窗的位置,等飞机飞上天空时,她看着下面的建筑,很惊讶地张开嘴,可发不出声音。衫姐摸了摸她的头,温柔道:“好看吗?”

小姑娘连连点头,一脸开心之色。

等飞机抵达上海,李唐朝派人来接我了,是天宗的子弟跑过来接我。所幸这子弟并不认识衫姐,很客气恭敬地把我们接上车,随后到了李唐朝如今的住处。他现在又是那种高身份的人了,住的是别墅,就在上海的市中心。看来天宗为了李唐朝,可谓是大出血了。

等来到别墅里,我看见李唐朝正在看电视喝小酒。而曹小小就坐在他身边,乖巧地帮他剥花生。见到我回来,曹小小连忙叫了声师弟,然后就红了脸,估计还是为当初忘记我的事情感到不好意思。而我笑了笑,轻声道:“师姐,你就别惯着这糟老头,弄得跟享受晚年生活似的。”

李唐朝瞪了我一眼,没好气地说道:“你现在混出头了,就不把师傅放眼里了。自己说说看,多久没给师傅孝敬钱了?”

我嘎嘎笑道:“给个屁,先帮忙打造下东西。老不死的,你现在除了打造道器还有点用处,其他还有啥用?迟早把你丢到养老院去,就在那混日子吧。”

“师门不幸!”

李唐朝叹了口气,然后站起身朝我们走来。我连忙让小姑娘张开口给李唐朝看看。李唐朝很仔细地看过之后,他皱眉道:“真是狠心人呐,这样对待小姑娘。”

衫姐紧张地看着李唐朝,她小声问道:“能救吗?”

“那还是可以的,不过要动手术……”李唐朝认真地说道,“小姑娘嘴里的烂肉太多,要先割掉一块,然后再将道器装进去。走吧,去我工作室里谈。”

说罢,李唐朝带着我们走上楼,来到一个宽敞的房间里。这里放着各种各样打造道器的工具,他靠在椅背上,让小姑娘躺在一张床上,随后轻声说道:“道器既然是道器,那总要有点用处。我打算打造一个修身养性的道器给小姑娘,你们看可以吧?”

“只要能让她开心,那什么都行……”衫姐小声道,“多谢李师傅。”

李唐朝摆摆手,随后让衫姐先退出去。衫姐也不敢打扰,就先出去等待了,等她走出门,李唐朝一脸兴奋地看着我,压低声音说道:“看见没,这漂亮的少妇,那大胸脯,那大屁股……”

“我就知道你会这样……”我无奈道,“你以前在村里帮失足妇女开光,现在又要帮她开光还是咋的?”

李唐朝翻了个白眼。没好气道:“先给钱,不给钱就不治疗,至少拿八十万来。要我说啊,你就是我最不孝的徒弟,有你这种徒弟,是我李唐朝一生最大的败笔。”

我无奈地叹口气,然后拿出手机,给李唐朝转账了两百万。等他收到钱后。颇为惊愕地瞪大了眼睛,而我帮他捶着肩膀,笑呵呵地说道:“老不死的,怕你老年生活不够花,暂时先用着,过些时候再给你点。”

“所以我一直都说,有你江成做徒弟,是我李唐朝一生最大的骄傲……”李唐朝哆哆嗦嗦地说道。“前阵子跟几个老家伙打麻将,他们还嘲笑我没钱,这下不怕了,我徒弟赚钱了。”

我没忍住噗嗤一笑,而李唐朝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块橡胶,他小心地给女孩打上麻醉,等麻醉效果开始后,他拿出一把小刀,飞快地把女孩的喉咙割下了一块来。

当女孩口中的鲜血喷出,李唐朝眼疾手快地开始熔炼手中的橡胶。不一会儿,他就做出了喉咙的模样,小心地往女孩嘴里装。安慰着说道:“乖宝贝,不怕,很快就结束了。”

小姑娘根本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,她微闭着眼。受麻醉效果半昏迷着。我拍了拍李唐朝的肩膀,小声道:“麻醉效果结束后,不会让她疼吧?”

“不会,先把伤口弄到最小。然后用神药痊愈……”李唐朝解释道,“不需要等多久,她就能像个正常的小姑娘一样。”

我松了口气,等李唐朝将喉咙装上后,他再涂抹上神药,接着就说先观察一会儿。

小女孩暂时还没醒来,我就坐在李唐朝身边,给他递去一根烟,客客气气地帮他点燃了,轻声道:“当初你被女族囚禁的时候,有没有打造虫视者给我?”

“虫视者?”

李唐朝有些惊讶地瞪大眼睛,随后连连摇头道:“没有的事儿。”

我听得皱起眉头。喃喃道:“那还真是怪了,那时候我看见个虫视者,还以为是你打造过来求救的。最重要的是,上面还有一些类似于你的求救话语。”

李唐朝对此却是不以为然:“虫视者虽然很难打造,但能打造出来的大师还是有不少的。”

我点头道:“你说得有道理,暂时不管了,也许是谁在暗中帮助我,但说不清楚。反正你现在没事儿做,就安心在这养老,别整天出去瞎跑,一把年纪了。”

“不容易呐……”李唐朝叹气道,“现在有个挺大的问题,天宗不是跟青衣门联合了吗?正好云墨子的师傅良姨,一直都看我不顺眼,唉,当年那些事儿她还没忘记。不就是下药睡了一觉么,至于计较这么多年吗?”

“下药睡了一觉?”

我惊愕地瞪大眼睛,不敢置信道:“老不死的,你当初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!”

李唐朝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他连忙闭上嘴不再说话了。而我狠狠地往旁边呸了一口痰,怒骂道:“我当初就不相信你说的是实话,但我无论怎么想,都没想到你曾经做过这等恶事。现在咋整,难怪云墨子这么恨我们。”

“过去的事儿,就让它烟消云散吧……”李唐朝直接转移了话题,惊喜道,“小姑娘醒了,来,说句话听听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