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七章 游说李大郎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江影说得特别有道理,我本来就是想找李大郎帮忙的。如果到时候我身边能有个元奴在,那元奴肯定会帮着我,而且李大郎说不定也会给元奴面子。于是乎,我立即就给罗巧巧和江美打了个招呼,让她们帮我接待仁道的那些人,而我事情以解决就赶回来。

原本罗巧巧是不同意的,可听说我是为了开宗立派的工作后,她也就答应下来了。虽然仁道到时候见不到我,会显得我这边没有礼貌。但江美保证她会让仁道感到满意,另外也会说服张花旭。

于是乎,我立即就是一张机票回了北方,随意找了个酒店住下,再打电话给李大郎,说我已经到了青衣门这边,明天一起见个面,他同意了。

晚上七点,我去见了李大郎,而元奴也果真来了。我们三人在李大郎的房间里坐着,他吊儿郎当地靠在椅子上,就好像不将元奴当一回事。

而元奴并没有在意李大郎的态度,他微笑道:“李先生,你这杀人手法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应该是出自鬼血之手。”

“那是我祖师爷,跟我没关系,我没见过他,在我生下来之前他就死了……”李大郎抖着二郎腿,大大咧咧地说道。“还有,在我师傅出生前他就死了,在我师傅的师傅出生前他也死了,在我师傅的师傅的师傅出生前……”

我心里一阵怒奶,李大郎这性格真的是太可怕了。对谁都这么嚣张。而元奴轻笑了一下,他继续问道:“那你们是否有什么关于祖师爷的典故?”

“有又怎么样,没有又怎么样……”李大郎慢悠悠地说道,“难不成我要将一切都告诉你吗?呸!我江家江二钱是什么身份,用得着跟你装孙子?你要是不爽,你可以舔我屁股啊,舔我这个江家少家主江二钱的屁股,我实话告诉你,我已经二十五年没洗屁股了。”

元奴平静道:“你不用装江二钱,我见过他。”

李大郎愣了一下,随后他拍了拍桌子,惊愕道:“我这人真是脑子越来越不行了,竟然将自己的名字都记错了。不过,你又能拿我张三疯怎么样?咳……呸!”

我无奈道:“李哥,我见过张三疯。”

“好烦啊,你们好烦啊,一来就问别人各种事情,红包也不塞一个,特别是你……”李大郎指着元奴,破口大骂道。“前辈了不起啊?过来问话的时候一个红包都不给,红包呢?我就问你红包呢?”

元奴愣了一下,随后他摸了摸鼻子,对我笑道:“你这朋友,还是挺有趣的,但为人不坏。”

我很是尴尬地嗯了一声,原本我以为李大郎在元奴面前应该会客气点,谁知道他还是这个吊儿郎当的模样。这时,元奴手一变,手上立即出现了一个鼻烟壶。看见那鼻烟壶后,李大郎瞪大眼睛,惊讶道:“这是好东西嘛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我曾经在江二钱的房间里见到过。”

“对,这个当红包可以么?”元奴问道。

李大郎毫不客气地接过鼻烟壶,他慢悠悠地说道:“关于我那祖师爷吧,也就一个典故。之前都不知道,反正他老人家好像是被一个白衣人杀的。唔……根据我们的传说,那白衣人很是强大,模样谁都看不清楚。他脸上戴着一个妖异的面具。”

元奴点点头,他轻声道:“没别的典故了吗?实际上,我最近在查一些事情,很需要我那些老朋友的帮助。”

“你如果要找老朋友,我倒是可以给你推荐一个……”李大郎认真地说道,“有个女人叫水柔,在道法宗那当执法队部长,这女人是好多年前就存在的鬼魂了,经过这么多年,知道的事情应该不少。如果她不行的话,你可以找找我祖师爷的另一个朋友,叫作鬼天天。”

“鬼天天!”

元奴的表情忽然惊喜了一下,他连忙问道:“鬼天天还在?”

“在的呢,不过她已经转世了,你可以找到她的转世,我倒是知道她的电话号码,不过……”

李大郎顿了顿,然后两只手开始慢慢地搓着。我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,小声道:“五十万,买个电话号码可以吧。”

“这还差不多,都说识时务者为俊杰,你俩都是聪明人……”李大郎顿时笑道,“其实我一开始就觉得你们不会伤害我,不对,不能说你们。江成充其量就是个只能舔屎的废物。主要是这位前辈,我一开始就感觉到你不会伤害我。啧啧,做杀手的,对杀气可是很敏感的。”

什么……什么叫只能舔屎的废物……

元奴轻声道:“你的祖师爷,当初跟我是很好的朋友,我自然不会伤害你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李大郎写了个电话号码随后丢给元奴,然后转过头,对我问道:“舔屎的,你来找我干什么,都说无事不登三宝殿。如果是这前辈想见我,他过来就行了,你还舔着个脸凑过来干嘛?”

“你为什么这样称呼我?”我尴尬道。

李大郎却是表现出一副惊愕的样子,他不敢置信道:“我难道说错了吗?我记得你就是在江家跟江二钱一起舔屎吧?我记得,江家上上下下都要工作,而江二钱负责的工作就是舔屎,后来你被分配到了他的手下。别说我的情报有误,我的情报可是从来没出错过。”

“我们那是挑粪,没你说的这么不堪……”我咬牙道,“李哥。你一天不骂我家少家主,你心里就觉得不痛快是吗?”

“胡说八道!”

李大郎一拍桌子,他怒道:“我与江二钱是什么关系,那简直跟拜把子差不多。我俩虽然身份悬殊,但我从来没嫌弃过他。哪怕他是舔屎的!”

“那是挑粪的!”

“差不多,一个道理!”

我看李大郎是摆明了就要骂江二钱,也就不跟他计较了。我咳嗽一声,认真地说道:“李哥,事情是这样的,我打算在深圳那边开宗立派,弄一个杀手组织。而你不是在这一行业很有能耐吗?想请你介绍一些人手给我,我保证,我绝对不会亏待了他们,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!”

“什么亏待不亏待啊……”李大郎搓着指甲。满不在乎地说道,“你可以亏待他们,只要别亏待我就行。朋友是什么?朋友就是拿来坑的,知道吧?你想要一堆杀手,我确实可以介绍,不过话先说在前头,他们的工资可以低,但我的介绍费必须高。比如说一个道将以上,道师以下的,我要收十万。道师以上。道君以下的,我要收五十万。道君以上,道尊以下的,我要收两百万。”

我吞了口唾沫,喃喃道:“这……关是个介绍费。就这么高啊?”

李大郎打了个哈欠,懒洋洋地说道:“你放心,我介绍过来的绝对都是好货色。李哥会坑你吗?那不能,你跟着江二钱辛辛苦苦地舔屎,赚钱本来就不容易……不行,我觉得江二钱舔屎这句话太经典了,我真是个天才,怎么能想出如此经典的话语,我要发个朋友圈。”

我尴尬道:“李哥,能便宜点吗?这介绍费我真拿不出来,更何况还要给人开工资。你说说别的条件吧,我要是能办到,一定给你办好。”

“此话当真?”李大郎慢悠悠地说道。

我连忙点头道:“当真,上刀山下火海,在所不辞!”

他瞥了我一眼。满不在乎地说道:“行,就冲你这句话,我帮你介绍人选。至于条件,我还没想好,我要你立下生命誓言。未来十年内,你欠我个人情,无论我提出任何条件,哪怕再过分,你都必须帮我完成,否则魂飞魄散,自己掂量着办吧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