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三章 古狂人!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们合起来,一共有一百零四人,而且全都是强者,已经算是非常大的阵容了。而江二钱把这次的行动分为十个队伍,他来当总指挥,我和罗巧巧各自负责一个小队,每个小队差不多十人。罗巧巧问我为什么不带上东方雪,我说这种事情可不敢让她来。一旦出了岔子,那张花旭能放过我吗?

等第二天深夜,我们就已经埋伏在了那货车必经的一条山路,埋伏在两边的森林里。这儿的森林很是茂密,不容易让他们发现我们。

“等货车一停,我们就一起冲上去。记住了,先将对手解决,再考虑金条的事情。这次很可能会是一番惨战,但没办法,为了胜利。”江二钱躲在一棵树后面,小声说道。

我疑惑道:“可现在的问题是,我们该怎么让货车停下来呢。总不可能使用手榴弹吧?”

江二钱笑道:“这个我早已经想过了,等那货车接近的时候,我们会一起朝那司机使用鬼遮眼,让他立即拉下手刹。刚开始的时候,我们先把鬼奴都藏起来,让对手感觉不到我们的存在。等他们过来,我们立即召唤鬼奴。等那个时候,所有的鬼奴一起对司机使用鬼遮眼。就算有再大的防备,都抵挡不住这么多的鬼遮眼。”

我一想觉得非常有道理,这样很安全,而且完全符合道士的行为。我们并没有使用热武器,用的完全都是道士们的手段,就算天堂输了,也没什么好说的。

“如果问题比较困难,我希望可以召唤元奴先生……”江二钱忽然小声说道,“如果他愿意出手帮忙,这个人情我一定会记下的。”

我点头道:“如果事情真到了我们不好解决的地步,那就算不用少家主说,那我也会将元奴先生给请来。毕竟大家都是要性命的,不可能会为了逞强,把性命给丢了,你说是吧?”

江二钱笑了笑,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。我们的意思很明显,那就是不要藏着底牌,一起为自己的队友付出。

这一整个夜晚,我们都不敢全都睡着,因为怕天堂那边提早发车时间。为了确保休息时间,就安排十个人负责看守,其余人则是睡觉。而这十个人都是下午就睡过一觉的,就算熬个通宵,也没有多大的关系。

我躺在一棵树旁,静静地入眠了。这树林里睡觉并不舒服,等我睡到自然醒时,天空已经是灰蒙蒙地快亮了。那十个人还在看守,而且已经有不少人醒来,大家打了个哈欠,继续观察马路的情况。

突然间,马路的尽头那边有辆大货车出现了。一见到这大货车。我们连忙纷纷叫人起床,大家都警惕地看着货车。而江二钱用望远镜看了看,他沉声道:“就是那货车,记住了,等它到我们面前的时候,大家立即召唤出鬼奴。这里每个人都是有些能耐的,千万别把事情给办坏了。”

“好!”

人们都是纷纷应了一声,只见那大货车缓缓朝着我们这边接近。这是一个大货车,也不知道里面究竟装了多少东西。我估计不可能都是金条,如果里面都是金条,那该价值到什么地步?

我深吸一口气,死死地看着那货车。大家这时候都在手上绑了白条。以免混战起来认不出自己的人。每个人一边观察者货车,一边观察江二钱,因为要他来发号施令。

忽然,当货车到我们面前的时候。江二钱立即抬起了手。就在这一刹那,阴气大增,所有人都纷纷召唤出了自己的鬼奴。我也是将江影召唤了出来,一起使用了鬼遮眼。

刹那间,正在平稳行驶的货车忽然开始朝前滑行,整个车身不停地摇晃,随后重重地朝着旁边摔去!

“轰!”

货车落在地上,那后车厢一下子就破了。顿时。我们看见许多金条直接从里面掉了出来,同时掉出来的除了金条,还有人。

原来,人都藏在货车的后车厢里去了。

“杀!”

江二钱晃了一下手。我们立即召出兵器,疯狂地朝着前方冲去。而另外几人则是负责去断绝马路,让路过的人无法过来。只见那车厢里也有人跑了出来,这些跑出来的人竟然是毫发未损。一见到这个场景。江二钱立即怒吼道:“对方也有高手,那就让天堂的人们看看,究竟是谁比较强!”

人们纷纷跟着怒吼起来,刹那间。一场混战立即开始了。我冲在最前方,带着我的人们疯狂厮杀,但我本身却一直在努力地护着他们。因为我的本钱本来就不多,绝对不能让我的根基动摇。

江二钱也是拿着把长刀,漫步走在人群之中。我这是第一次看江二钱拿长刀,谁知道他的刀法竟然是非常厉害,任何敢正面与他对抗的人,都毫无疑问会被他一刀收割走生命。

这些人……不强,或者说这些手下并不强,我心里清楚,最重要的那个人并没有露面,那就是我们最在意的人。

我一边战斗。一边将视线投向车厢。这个时候,里面终于走出了一个老人,他身穿唐装,手里拿着把长剑。很是平静地看着我们。只见他站在原地,慢慢地将长剑提起来,沉声道:“我自横刀向天笑,去留胆肝两昆仑!”

我心中一沉,忽然有了些不好的预感,只见老者的长剑竟忽然爆发出了一团黑气,这浓郁的阴气就如同乌云密布,遮盖住了我们的天空。见到这场景。江二钱连忙怒吼道:“防备!”

人们连忙围聚在一起,只见老者冷笑一声,冷声道:“天生万物以养人,人无一德以报天!”

“轰隆!”

忽然间。那阴气就如同响起了一声雷鸣,还不等我们反应过来,无数把黑色阴气长剑,竟然直接就从天空快速落下,朝着我们的头顶刺来!

大家连忙抬起兵器,颇为狼狈地抵挡黑色阴气长剑,这就如同雷暴雨一样,让人难以防备,不少人都瞬间受伤。原本我们算是在上风,可就是因为这老者一出现,情况立即就有了反转。

而我已经被这道术给惊愕到了,我忍不住喃喃道:“牢公的术法……这老头跟牢公是什么关系?”

“管他是什么关系……”江影咬牙道,“你快帮忙啊!”

我嗯了一声,连忙帮大家抵挡黑色阴气长剑。这些长剑打在我身上一点用处都没有,甚至连白痕都留不下,就跟挠痒痒一样。

“古狂人!”

忽然间,江二钱喊了一声,我连忙循声望去,却见江二钱拿着他的玉质烟枪,整个人就如同华丽的舞蹈一样,躲过了这些雷雨般的黑色阴气长剑。他朝着那老者快速而去,而名为古狂人的老者冷哼一声,他将长剑隔空朝着江二钱刺去,低吼道:“力拔山兮气盖世!”

“轰!”

只见那长剑竟然变出了一道巨大的阴气虚影,朝着江二钱的脑袋重重砸了下去。江二钱立即抬起手,用那玉质烟枪抵挡。只听一声巨响过后,以二者为中心,巨大的能量风暴四散开来,旁边的强者们被吹得东歪西倒。

那巨剑虚影的力道我不知晓,但江二钱却是被压得单膝跪地,他缓缓抬起头,眼中满是仇恨的神色。只见这男人狠狠地跺了一下脚,继续朝着古狂人而去。见到江二钱如此坚强,古狂人脸上出现了一丝不屑,他淡然道:“江家小辈,既然你主动来寻死,那就怪不得老夫了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