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五章 李大郎的苦楚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还有这等大人物!?

我跟江二钱都是瞪大了眼睛,古狂人的回答让我们都感到不可思议,这种事情简直就是不可能的。虽然我们还不算最巅峰的那群人,但我们心里都清楚,想要一夜之间灭掉江家的强者,根本就不存在。如果真有那种存在,那我只会认为是李红尘彻底觉醒,甚至还得到了自己的那把凶神。

普天之下。哪里会有这么多个强者。

江二钱冰冷地看着古狂人,他沉声道:“你若是想吓唬我,那没用。我江二钱虽然在江家长大,但是见过的世面也不少,不是你一两句话就能唬住的。古狂人,你若是知道什么,就说出来。眼下我们与天堂矛盾愈发深厚,我们需要李大郎死心塌地的帮助。”

古狂人冷笑道:“告诉你又何妨?我就实话告诉你吧,这件事情,还要从李大郎小时候说起。而那个时候,我还只是个乾坤师,在给那个大人物当保镖……”

古狂人将事情娓娓道来。说出了当年的一个真相。

那时,李大郎的母亲还没有沦为失足妇女,不是每个女人都变坏得特别快。在失去李大郎父亲之后,李大郎的母亲又遇见了一个男人。只是那个男人的身份不一般,使得李大郎的母亲变成他的地下情人。

他们是在一次拍卖会上见面的,那时候李大郎家里已经穷到不行,很多东西都被她母亲拿去拍卖了。其中有一件宝物,叫作龙凤玉佩。这是一对玉佩,一个是龙,一个是凤。那时候李大郎的母亲将两个玉佩都拿来出售,结果被那位大人物买下了。

这原本只是一场交易,谁知道当那位大人物看见李大郎的母亲后,心里有了怜悯之心,就将凤的玉佩送给了她。他那时说了一句情话,说是宝剑配英雄,而最好的首饰,自然要给最好的女人。

李大郎母亲的心一下子就被打动了,可能是因为那大人物风度翩翩。随着二人的相识,那恋情也就慢慢发展了。

可交往了没多久,那位大人物却忽然要离开了。他告诉李大郎的母亲,自己会尽早回来,可从那之后,那男人就再也联系不上了。李大郎的母亲慢慢看透红尘。最后沦为了失足妇女,用身体来换取经济,流连于上流社会。

讲到这里的时候,古狂人冰冷道:“之后的事情,我也就不知道了。随着那位大人物越走越高,我已经没资格当他的保镖。如今他的保镖,听说是某个隐居的老怪物,跟天堂首领那种强者当然没得比,可绝对比得上你们江家家主。嗤嗤嗤……江家小辈,这么厉害的老怪物,只能给那个大人物当保镖,你还敢继续调查么?”

我转头看向江二钱,只见他额头上满是冷汗。他的身体晃了晃,随后问道:“你就什么都不知道了?”

“不知道……”古狂人淡淡道,“最后一次听说李大郎母亲的消息,就是关于她的死讯。江二钱。我跟李大郎的母亲曾经也有些友谊,就跟你说一句。那位大人物肯定有暗中保护李大郎,否则就凭李大郎杀了这么多人,早就被仇家五马分尸了。可这么久了依然没仇家敢去找李大郎,为什么?还不是因为那大人物一句话,就能让道士们不敢再去找李大郎麻烦。如果那位大人物出了点事,那麻烦最大的,还是李大郎。”

江二钱皱着眉头,他叹了口气,转头对我问道:“这个古狂人,怎么处理?”

“我不知道……”我摇头道,“他的两个徒弟都是我朋友。”

江二钱死死地看着古狂人的眼睛。他咬牙道:“古狂人,这次是你输了,我放你一命,记住了。你欠我个人情。”

面对江二钱的决定,古狂人却是一丁点都不在乎,他冷笑道:“孬种,之前还狂妄地说要让李大郎心甘情愿地帮你们,现在听了一半就不敢调查。”

“废话真多!”

江二钱召出长刀,在古狂人的绳子上砍了一下,顿时古狂人就被松绑了。他疲惫地坐在树下,淡淡道:“这个恩情老夫自然会记得。只是什么时候还给你,就是老夫自己说了算。”

江二钱没再理会古狂人,他带着我们回到面包车里,等坐进车里。一向平静温柔的江二钱忽然抬起脚,狠狠地踹了一下前方的座位,怒骂道:“草!”

“少家主……”我连忙劝道,“别这么生气。你究竟是怎么了?”

他紧紧地握着拳头,那眼神看着好像是要吃人。随后他靠在椅背上,深深地叹了口气。我给他递去一根烟,疑惑道:“之前都已经打听了这么多。为什么不问名字?”

“不必问……”江二钱摇头道,“古狂人不敢将那人的名字说出来,我一时间也不敢问。肯定有大道士在保护着那个人,很可能一说出他的名字,就可能会被大道士给发现。那些老怪物的本事究竟有多少,我想都不敢想。”

我皱眉道:“真是奇怪了,我从来没听说过道界有这么厉害的人,少家主,莫非你已经猜到了?”

“江成,你还没察觉出来吗?”

“察觉什么?”

江二钱看向我,他叹气道:“多年前就有古狂人这样的高手当保镖,而且随着他越走越高。身边的保镖也越来越强。能参加道士的交流会,就说明他的地位不一般。江成,注意之前古狂人的一句话,他说那位大人物突然要离开。这说明什么?你当道士也有些时间了,大道士们都能好好地安排自己的情况,哪有突然离开的道理,就算离开也能很快回来,而那大人物……为什么一离开就不回来了?”

听见这话,我忍不住吞了口唾沫,喃喃道:“莫非是……调……调走了?”

“对。”

江二钱咬牙道:“是被调走了,而且估计是被调到其他地方去了。与李大郎母亲有关的那个男人。他并不是道界的人,可他是那种穿西装打领带,经常出现在新闻上,一句话就能让大部分道士消失的人。”

官。

而且……非常大。能有大道士保护,绝对是真正的上位者。

我感觉心里一阵颤抖,怎么好端端地,突然跟这种大人物扯上关系了?

“也……也不一定吧……”我小声道,“如果我们努力点,说不定能解决那个人。”

江二钱冷笑道:“如果能解决,李大郎早就动手了。惹那种人,怎么惹?派一群人过来,再让两个老怪物负责抵抗鬼遮眼,接着就是一大堆火箭炮手榴弹机关枪疯狂地扫荡江家,古狂人没说错,那人真能一夜之间灭掉江家。他不是道士,不需要跟我们来道界的那一套。万事不怕强大,只怕规则不一样。”

万事不怕强大,只怕规则不一样……

江二钱说得没错,我们可以不害怕天堂,因为天堂就算是邪修,也要按照一些规则来。可那位大人物不一样,他根本就不是道士,他完全可以不讲道理。只要他能让手下的人们不怕鬼遮眼,就能一瞬间灭掉我们大部分道士。规则已经超越了一切,他那是犯规,偏偏我们犯规还比不过他。

“李大郎母亲的死,很可能跟他有关……”江二钱叹了口气,他轻声道,“最苦的,还是李大郎。有仇不能报,甚至不能调查,是苦楚,只能自己背着这丧尽天良的黑锅,戴上个面具,如同行尸走肉,傻兮兮地过着日子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