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八章 梵文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女孩带我来到了村庄里的一个小屋,屋子里有许多用木头做成的家具,有个老人坐在床上盘腿修炼,也不知道是在修炼个啥,反正我看这老头好像是个垃圾,怎么都看不出有啥厉害的地方。

老头睁开眼睛,用我听不懂的话语跟这女人说了些话,最后他点点头,忽然对我开口道:“年轻人,你是从魔沙窟中掉下来了。是吗?”

我一看这老头会说普通话,心里立即就有些欣喜,连忙问道:“老人家,这儿是什么地方,为什么你会说普通话?还有这女孩,她说的语言有点熟悉,但我听不出是啥。”

“实际上她说的语言,若是讲得慢一点,你还是能听懂的……”老头笑道,“她说的是湖北襄阳那一代的语言。因为她讲得比较快,所以你没听懂。”

我恍然大悟,难怪之前听着感觉有些普通话的发音。此时我又好奇地提了刚才的问题,老头深深地叹了口气,与我解释了这些人的来历。

在约莫四十年前,有一群道士,他们的身份类似于镖师,但这镖师可不一样。普通的镖师是运送货物,可这些镖师,却是将阳间的东西往阴间送,把阴间的东西往阳间带,于是乎,这些镖师被称为阴阳镖师。我倒是没听过这个行业,估计是好多年前的产物了。随着时代的变化,道士变得弱小了太多,肯定没以前那么厉害。

可是好景不长,有一次他们运送一批价值极高的货物时,队里竟然有人起了贪心,在大家的食物里下了迷药。等人们睡熟后,就被丢下了魔沙窟,来到这个地方。那时候不少人摔死了,而有些人则是摔在同伴的尸体上,使得留下了一条性命。

大家尝试过要回去,可要登天简直太难了,那魔沙窟的出口就在天空之上,怎么出得去?在一年的尝试过后,幸存者们放弃了,这儿的环境反正也不错,于是人们就选择在这儿安家立业。他们造出了房子,家具,懂医术的人则是当起了村子里的医生。随着四十年过去,从当初的十几个人,发展到了现在的四百多人。不得不说,人还是很能生的,正好大家那时候都是农村来的。坚信多生孩子才有力量,一下子就没控制住。

得知这个村庄的来历后,我有些不甘心地问道:“真的……就没有出去的机会了吗?”

“除非你能飞到天上去……”老人平静道,“我们曾经用弓箭测试过,要是有什么东西接触到那黑洞,就会被直接吐出去。可问题是,让人飞到空中哪有这么容易。那黑洞有数百米高,那时候我们还是用一把极强的牛角弓,才能让弓箭射到黑洞去。”

我皱起眉头,这确实是个问题。出口就在那儿,可问题是飞不出去。老人笑了笑,他轻声说道:“年轻人,别觉得不甘心,以前我们刚到这的时候,与你是差不多的想法。可等住得时间久了,就会觉得也没啥。这地方挺好的,没有外面的喧闹。”

“我有必须回去的理由……”我不甘心地说道,“老人家,真没有办法让我回去吗?只要能回去,那怎么都行。”

老头思索了一会儿。最后叹气道:“办法也不是没有,就是太困难。你出了屋后,往村子中间走,那里有一个巨大的木牌,上面刻着我们所知道的全部术法,都是当初大家一起留下来的。其中最下面三篇,是当初运送货物时的重宝,那时候队长将它藏在自己身上,没让背叛者发现。可那三篇术法实在太难学会,这么多年下来。没一个人学会。这些都是极品,若是学会,也许会找到出去的机会。”

我连忙跟老头鞠躬,恭敬地说道:“老人家这样帮助我,我真不知道如何报答。”

他笑了笑。轻声道:“你若是出不去,到时候我们村里就增加了一个高手,到时候狩猎时可以帮上大忙,也能帮我们解决很多麻烦。你若是出去了,要是记得我们的好。想请你丢些方便的生活用品给我们,增加村子的实力。唉,这未知空间没你想得这么太平,我们过得还挺辛苦。”

“是。”我轻声道。

此时老头跟那女孩招了招手,轻声道:“我叫尉迟枫。这是我的孙女尉迟梦儿,这丫头小时候不肯好好地学普通话。就让她带你去吧,说不定跟你待久一点,还能多学学。外面还是有不少年轻人会说普通话的,如果遇上了交流方便的障碍。你就只管问问他们。”

“是。”我轻笑道。

此时尉迟枫跟尉迟梦儿说了几句话,那尉迟梦儿点点头,随后笑着牵住我的手往外面跑。我连忙跟在她身后,这丫头明显是那种调皮的类型,一边跑一边催促我快点,这句话我还是听得懂的。

等跑到村子的中央,我终于看见了那巨大木牌,实际上也不高,但是很宽,上面刻着许许多多的术法秘籍。我好奇地看了看,发现这些术法都特别弱,是属于我平日里根本不会多看的类型。我又顺着往下看去,发现越到后面,道术就越是强大。这里大多都是近身战,但是没我的高超。

等快走到尽头时。这儿的术法总算跟我的可以相媲美了,我便下意识看向最后三篇术法,这三篇术法却是让我愣住了。

梵文?

我惊愕地看着这三篇术法,这上面全部都是梵文,让人完全看不懂。我连忙指着这梵文看向尉迟梦儿。问她看不看得懂,尉迟梦儿沉默了一会儿,似乎在思索我这句话的意思,最后她摇了摇头。

我不由得苦笑,难怪村里没人能学会。连看都看不懂,更何况学会它。

我叹了口气,觉得可能是因为尉迟梦儿预言有些不通的关系,正好这里有其他年轻人,我试着去交流了一番。发现其中有俩人会说普通话。我问他们是否看得懂梵文,他们摇头说看不懂。

这简直让我面如死灰,我只能深深地叹了口气,坐在地上苦恼地抓着头发。尉迟梦儿还不知道我的苦楚,她推了推我的肩膀,然后忽然拍了一下我的脑袋。我纳闷地抬起头来,却发现她一边笑一边往远处跑,很是调皮地看着我。

这……这都什么情况了,谁有兴趣跟你打打闹闹的!

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根本没去追尉迟梦儿。她好奇地跑回来,又打了一下我的脑袋,继续往远处跑。我算是服了她,追上去三下五除二,用背包里的绳子将她绑了起来然后丢在地上,她挣扎着哇哇大叫,用半吊子的普通话跟我求饶。

“梵文……该死的梵文……”我没理会尉迟梦儿,而是坐在那木牌前握紧拳头,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,“去你大爷的,本来以为找到了机会,结果竟然是梵文!”

这下该怎么办……我根本就不可能飞到天空去,可现在又弄不懂这三篇术法的作用,甚至连名字叫啥都不知道。

可是,外面还有许多人在等我,我不能留在这儿。否则会永远陷入痛苦之中。我的孩子,我的朋友,我的家人,他们全都在等我。

“无论谁都好……”我喃喃道,“帮助我一次,无论谁都好……”

这个时候,在我脑海里,忽然响起了黑龙的声音,它所说的话语,让我愣了一下,随后就狂喜地站了起来!

“哼,连梵文都不懂,还想掌控我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