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三章 我不是佛,是魔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睁开眼睛,以为自己能看见无名,但能入眼的只有黑色。此时我的呼吸很不顺畅,甚至能感觉自己眼珠子都要暴出来了。

忽然间,这一切痛苦的感觉都没了。我脑袋昏昏沉沉的,就如同陷入了昏暗状态。

等我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路口,前面有一条路,左边是金光闪烁,右边却是一片黑暗,这条路被很是平整分成了金光黑暗各一半。

这是……哪儿?

“有人吗?”我迷迷糊糊地问了一声。

这个时候,空气之中,有一道深沉的声音缓缓响起:“江成,你参悟佛理,是你有悟性。只是你想入我佛门。只怕还没那资格。这儿是我的审判地,你顺着这条路往前面走,我会给你个结果。”

“你的审判地,你是谁?”我问道。

“我是佛。”

“哪位佛?”

“你无需问太多,往前走就是。”

那声音听着很冰冷,似乎并不太喜欢我。无奈之下,我便顺着这条路往前走,也不知道这条道路有多长。忽然间,前方凭空出现了一个男人。那男人身穿白衣,面无表情地看着我。我觉得这男人有点眼熟,但想不起来是谁。

而这时候,那声音忽然响起来了:“江成,你还记得这人是谁吗?”

“我不记得了。”我摇头道。

“哼,这是你杀的第一个人……”那声音冰冷道,“你是否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杀人?”

我自然记得。那时候我还在上海的元门分部,我就是在那儿得到的慈悲。因为对方要杀我们,我与曹大就先下手为强,杀掉了我们的敌人。难怪我觉得这个人眼熟,原来是当初的那几个人之一。只是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。

而这冰冷声音却缓缓说道:“他此生没做过恶事,甚至称得上是善人,那时候因为妻子得了癌症,便参与了那次任务,却被你所杀。江成,你可有悔意?”

我愣了一下,纳闷道:“为什么要后悔?”

“为什么不后悔?”

我冷笑道:“我管他是善人恶人,我只知道那时候我若是不反抗,那我就要被他杀死。他有得病的妻子,我那时候也有要孝顺的父母,是他们先有杀人之心,就别怪我先下手为强。”

“执迷不悟……”那声音冰冷道,“好,那你继续往前走。”

我冷哼一声,大步往前走去,这男人在触碰到我的时候,立即就化为了星光点点消散。此时,黑暗忽然增多了一些,而金光也同时减弱了不少。等往前走了一些,又是个女子出现在我面前。与那男人一样,身穿白衣,脸上毫无表情。

我皱眉道:“这个又是谁?”

“这是一个普通的女孩,那时你在罪恶之地的钢铁山带领着手下进行混战,将她杀了……”佛的声音更加冰冷,“来到钢铁山的她小心翼翼,不曾做过伤害任何人的事情,加入一个势力出卖身体,只是为了能好好地活下去。江成,你说之前那人是想杀你,就别怪你先下手为强,可这女孩与你无冤无仇,你却杀了她,你是否有悔意?”

“并无悔意……”我淡然道,“罪恶之地就是这么个地方。无论是在那的钢铁山还是温柔乡,我都杀了不少人。但我认为,我所杀的大部分都是该杀之人,也许有一两个杀错的,但没关系,我拯救了钢铁山与温柔乡。虽然我杀错了几个人,但我拯救了数百数千人,哪怕是将功补过,都已经能补上不知多少个轮回。”

佛的声音一时间变得很严厉:“颠倒是非,杀了就是杀了。”

我反问道:“那我问你,我在那种地方该怎么办?”

“你要先确定别人有害你之心才行,而且就算他们有害你之心,你又杀掉他们,那你与这些人……又有什么区别?”佛问道。

我轻声说道:“我没这么伟大,我怕死,只要别人会表现出一丁点要杀掉我的思想,我就会立即动手。记得小时候有个同学,被一个拿着刀的混混同学围住了,他怕得立即动手,最后老师却还骂他,说是他先动的手。我们就纳闷了,难道非要等那把刀砍下来才能还手么?我的命我自己做主,并不是你三言两语就能左右的。我是个孬种,怕死,唯一的办法,就是杀掉那些可能对我下手的人。”

“你已经陷入魔障……”佛的声音听着已经满是厌恶,“那你继续往前走。”

现在的我,已经相当于彻底被黑暗笼罩,那金光已经变得非常弱。我继续朝着前面走去,那女孩的身体也是缓慢破碎成星光点点。这个时候,我前面再一次出现了人影,可等看见这个人影后,我却是瞪大了眼睛,拳头也止不住地紧握。

在我前方的人,是黑刀。那个侮辱我母亲。杀掉我双亲的人之一。

“江成,你是否记得他?”那声音又问道。

我咬牙道:“我永远都记得他,他是被我杀的,他的灵魂也是间接因为我而魂飞魄散的,然后呢?你想说什么?”

那声音问道:“他与你有什么仇恨?”

我握紧拳头。冷声道:“他辱我母亲,杀我父母,是不共戴天之仇。”

“你没听清我的问题……”那声音冰冷道,“我问的是,他与你,有什么仇恨?”

“弑亲之仇。”

“那是与你父母的仇恨,不是你。”

这声音已经变得十分冰冷:“阿弥陀佛,冤冤相报何时了,他虽然辱你母亲,但那是你母亲的事。并不是你的事。他是杀了你的父母,但最后呢?你父母还是进入了极乐世界,沐浴佛光。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,不是不报,时辰未到。他的所作所为,自然有天去判断,随着他的功德罪恶,上天会给他一个结果。江成,你以为你是天道么?你随意剥夺别人的生命。将仇恨继续放大,说起话来还自以为很有道理,哪怕你如今参悟了佛理,但我还是要说:你不配成佛。”

我看着面前的黑刀,喃喃道:“别说了……”

这声音沉默几秒。随后说道:“你想说你悟到了么?没用的,无论你怎么撒谎,我还是能看透你的本心,不会轻易让你入佛门。”

“我不入了。”

我轻轻的一句话,让那声音变得极为惊愕:“不入了?”

“什么劳什子的佛门。要入你入,我没兴趣。我心中有佛,而你在辱佛。你说你是佛,却说不出个名字来,小小人物占着有些本领大放厥词。远不如张花旭先生与东方雪……”我召出斩佛,轻声道,“我给你面子,你就是佛;我不给你面子,你什么都不是。”

“江成!”

那声音怒吼一声。听着已经是有些颤抖,“你这执迷不悟的家伙,已经是朽木不可雕也。”

“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,我这样活着,自己觉得自在。你若是觉得我不配。那没关系,我一开始也没渴望过这个。如果非要我给个答案,那么……”

我抬起头,看着这漫天的黑暗,呢喃道,“我不是佛,是魔。而你这废物……”

我忽然抬起斩佛,朝着前方狠狠砍去。刹那间,随着斩佛的金光晃动,前面的黑暗被我一分为二,只见一个和尚在那黑暗之后,他漂浮在空中,身上散发着金光,看向我的眼神已经满是惊愕。

看着这和尚,我满脸狰狞地笑了:“你这废物……管你是神是佛,再废话一句,我便宰了你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