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一生的耻辱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吞了口唾沫,呆呆地看着江美,小声道:“是什么决定权?”

“掌握他生死的权利……”罗巧巧叹气道,“江成,我们知道陈园确实是你兄弟没错,可现在的问题是,他确实犯了大错。毫无疑问,这种事情不是正统道士能做出来的,眼下你需要做一个决定,给大家一个交代。”

“交代?”

我只觉得天旋地转,世界上的一切都好像在打转。

“我被元门追杀的时候,与陈园一起逃到哈尔滨,是他给我介绍了路子,让我最后能加入道法宗之中。”

“那时候谁帮助我,就相当于被元门判了死刑。可陈园还是帮我找到了一个小家。让江雪住在那里面,虽然住的时间不长,但那也是我们几个最温馨的时候。”

“当我在哈尔滨办事的时候,我想要崛起,就需要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。是陈园不怕死。带着几个兄弟帮我去绑架,最后让我在哈尔滨的地位更加稳固。”

“没有陈园,就没有我今天。可现在……要我决定他的生死大权……”

这些话我几乎是颤抖着说出来的,我的心里一团乱麻。江美站起身,她走到我身边。把手放在了我的脸上,轻声道:“我知道,我也明白你心里的想法。可江成,你要搞清楚一点,现在你的身份不一样了,你是逆门的宗主,很多事情都要做到公正。你需要给天下人一个交代,也需要……给那女孩一个交代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我只觉得头疼欲裂,烦躁地揉了揉太阳穴:“陈园呢,他现在在哪儿?”

“目前被控制住了。说是控制,其实就是软禁……”江美轻声道,“他住在深圳最好的酒店里,暂时受着逆门的保护,以免有比较偏激的道士对他下手。”

我点头道:“我想见见他。”

江美叹了口气,她轻声说道:“现在就先别见了,他现在醉得要命,进了酒店后就一直在睡觉,根本就叫不醒。”

“叫不醒没关系,塞几个阳气丹,我现在就要见他。”我沉声道。

江美楞了一下,最后还是顺从道:“好,我现在就让人安排。你……不要想太多,江成,我也是跟着陈园一起从钢铁山到温柔乡,我也知道他跟你的关系。事实上,我们全都是生死战友,可有的事情,做了就是做了。如果陈园是个男人,那他肯定清楚应该怎么做。”

我靠在会议桌上。忽然不想去思考这件事情,头疼地挥了挥手。江美等人面面相觑,然后退下去安排车辆,我坐在椅子上抽着烟,呢喃道:“江影,你看这事儿……该怎么办?”

“事情来得太突然了,在这最为敏感的时候,忽然就出了给逆门抹黑的事情……”江影皱眉道,“可是……我不觉得陈园是那样的人,说真心话,我感觉陈园还挺稳重靠谱的。”

我摇头道:“不知道,地位可以改变太多人,我先去看看陈园,打听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他嗯了一声,此时罗巧巧走上来告诉我。说车子已经安排好了。

我呆呆地走出办公楼坐进车,一直到了酒店门口,我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。

人们恭敬地带着我去了陈园的房间门口,然后递给我一张房卡,说陈园就在里面。我点点头,然后打开了房门,等房门打开的一刹那,我立即就嗅到了房间里的酒味,还有很多呕吐物的味道。打开灯一看,才发现陈园已经吐得满地都是,他躺在床上昏沉沉地睡着,脸上红通通的,明显已经喝了不少。

我走到床边坐下,听着他的呼噜声,就这么呆呆地看着他。

这是……我的兄弟。

我苦笑一声。最后摇摇头,轻声说道:“起来吧。”

陈园没有回应,他依然在睡着,呼噜声打得很响。我深吸一口气,最后叹气道:“陈园,我知道你在装,醒来吧。你……对我也要欺骗么?”

终于,陈园睁开了眼睛,那眼睛满是血丝,红得吓人。但他只是睁开眼。却没有爬起来。

“成哥……”陈园张开口,声音听着很是沙哑,“我做了错事,没脸见你。”

“你到底有没有错,不是你来判定。也不是世人来判定,而是我来判定……”我冷声道,“你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,从头到尾,至少有一件事没说错。你是我的兄弟。该怎么处理,那也应该让我来。你坐起来,让我看看你。”

他挣扎着爬了起来,但身体有些昏沉沉的。我叹了口气,递去一颗阳气丹。他接过吃下了,精神立即恢复不少。

“成哥,有烟吗?”

他又是喃喃一句,我从口袋里拿出烟丢给他一根,等他点燃之后,房间立即就安静了,只有烟草被燃烧的声音。我看着他,他看着红彤彤的烟头,都没说话。

我深吸一口气,轻声道:“陈园,你就把我当你亲哥,有什么想对我说的?”

他苦笑一下,摇头道:“没什么想说的,做错事情,那就是做错了。成哥,我也不知道自己那时候怎么了,竟然会做出这种给你抹黑的事情。可有句话说得对,酒精害人,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,我解释再多也没用。道士论坛我也看了。大家都说你应该给一个交代,我觉得他们没说错。”

“我原本以为你会辩解,但你没有……”我心里难免升起了一股悲伤,呢喃道,“因为我根本不相信你是这种人。当听到这件事的时候,哪怕江美说她已经调查过了,我也不相信这是真的。陈园,你跟在我身边做事,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你。虽然实力不强。本事不大,但你永远很靠得住,很稳重。而你今天做的事情,彻底颠覆了我的认知。在来的路上,我一直告诉自己。说你不是这样的人,这一切都是骗人的。”

“我也不知道……”

他抓着香烟的手已经在颤抖,此时他抬起头看着我,呢喃道,“成哥,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。之前我明明告诉自己不能这么做,可身体却不受大脑的控制。就好像……好像我的手脚不是自己的,好像嘴巴说出来的话没法控制。在做这些事的时候,我一直都觉得是种耻辱,一直觉得在给你抹黑。但是……”

“神智清醒,但身体却不受控制?”江影问道。

他点点头,轻声道:“是的。”

听到这里,江影忍不住皱眉道:“你把衣服脱了。”

陈园愣了一下,但还是顺从地将衣服都脱掉。光溜溜地站在我们面前。江影看了一番,最后沉声道:“转过来。”

他又转过身,等看见他的后背,江影顿时瞪大眼睛,他握紧拳头。身体甚至有些颤抖。之后,他叹了口气,呢喃道:“江成,我们输了。”

“输了?”

我惊愕地看着他,不明白他口中的意思。只见江影伸出手。放在了陈园的脊椎骨上,忽然间,他轻轻一扯,令人惊愕的事情发生了。从陈园的脊椎骨皮肤里,竟然被他扯出了一只约莫有手掌这么大的黑色蜘蛛。

这蜘蛛被扯出来之后,疯狂地想要窜回陈园的身体,吓得陈园下意识往后爬了一些距离,可等两秒过后,黑色蜘蛛忽然爆炸开来,恶心的汁液溅了江影一身。

“证据已经被毁灭……”江影摇摇头,他呢喃道,“江成,记住今天的事情,永远都别忘记,这将是你一生最大的耻辱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