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民众发怒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陈园的行刑地点,就在逆门办公楼。这是道士们要求的,说是要让人们看见逆门的决心。

第二天一早,逆门大门口就来了许多道士,他们纷纷举着个横幅,上面写着血淋淋的字,也不知道是用什么颜料写的,看着触目惊心。

“不杀陈园,不足以平民愤!”

“江宗主好样的,我们为你喝彩!”

“杀陈园。给天下一个公道!”

“陈园畜生不如!”

我站在逆门楼顶,看着下面激动的人们,转头朝后看去。

在我身后,是正在给母亲打电话的陈园。他看着那些横幅,表情却是异常平静,嘴里还在与他的母亲说话:“你说的我都知道,成哥对我还是很好的。我给你们打的钱,别总是不花,上次我完成了一个大单子,成哥还奖了我五十万。我打你卡里了,你千万别舍不得用。让老爸也别总干活,有事没事去跟别人打打麻将,挺好的。”

我没有打扰陈园,点了根烟,静静地看着门口。大门已经被推开,江美走到我的身边,她小声说道:“距离行刑还有两个小时,但民众们要求,等前一个小时的时候,先让陈园出来接受审判。”

“我知道了……”我点点头,然后坐在椅子上,头疼地揉着太阳穴。

正在这时,外面响起了一道喊声:“张花旭先生到。”

我转过头,只见张花旭走进房间。东方雪正陪在他身边,俩人的表情都不太好看。我站起身,恭敬地说道:“张先生,有失远迎。”

“不需要……”张花旭摇头道,“我并不是不识时务的人,江成,雪儿已经将事情跟我说了。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,可说实话,如今你站着的位置不一样,有些事情哪怕是不情愿,最后还是要去做。事情已经发生,后悔也已经来不及,不如将那个仇人找出来,让他付出代价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我沉声说了一句,然后让张花旭坐下,此时外面已经喊起了陈园滚出来的吼声,我将窗户完全关上,以免这些声音传进手机里。面对张花旭,陈园并没有搭理,一直在打电话。仿佛一直沉浸在与母亲的交流里。

等聊了十几分钟,他的母亲好像是因为有家务要忙,说先挂电话。陈园嗯了一声,他沉默几秒,最后轻声说道:“妈妈,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。”

我忍不住握紧拳头,下意识看向陈园。等再过几秒,他的眼睛红了,忍着呜咽说道:“儿子现在赚钱了,可以孝顺你们。妈妈,我是不是你们的骄傲?”

刹那间,我的心满是酸楚。等陈园挂了电话,他对我咧嘴一笑,轻声说道:“我妈说我幼稚,然后将电话挂了。”

“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?”我问道。

陈园点头道:“有。我想吃大龙虾,一直没怎么舍得吃。还有,我总听人说八二年的拉菲,却从来没亲自喝过,成哥……能帮我弄一瓶吗?”

我转过头看向江美,她说立马就去办,便急匆匆地走出房间。没过多久,就有热腾腾的五只大龙虾和红酒被送进了房间里,江美告诉我,她今天让酒店的厨师们把所有的菜都烧起来等着,就怕陈园有什么想吃的。

陈园坐在桌子前狼吞虎咽,我轻声说让他吃慢点别噎着,他嘴里都是龙虾肉,鼓起来一大块,憨厚地对我笑了笑。

等他将东西吃完后。时间终于到了,算是到了他的审判时间。人们的怒吼声更是强烈,陈园已经吃饱喝足,他抹了抹嘴,大大咧咧地说道:“为我开路。”

顿时。有俩手下走到陈园面前,站在他的身边,往房间外面走去。我看着陈园的背影,忍不住叫道:“陈园。”

他转过头看着我,轻笑道:“怎么的?”

“虽然伯母什么都没说,但我想说的是……”我看着他的眼睛,轻声道,“你是我的骄傲。”

“成哥别这么说话,挺恶心的。”

陈园噗嗤一笑,然后大大咧咧走出屋子。但他的背影一直在颤抖。等他走进走廊拐角看不见了,江美忍不住流下了眼泪,轻声道:“他在害怕。”

“我知道……”我忍住胃里的酸楚,咬牙道,“第一个发帖的人。找到了吗?”

江美摇头道:“设置了很多网络代理,一层又一层,目前我最厉害的黑客朋友,能查出那是在杭州的一家网吧干的事儿。杭州是天堂的地盘,但眼下到底是什么情况,暂时还不能下个定义。我们已经派人去了那家网吧,准备好好探查一番。江成,我觉得那死去女孩的丈夫,也要好好地调查一下。”

“可以,不惜一切代价。将任何蛛丝马迹都查出来。”我沉声道。

江美嗯了一声,这个时候,陈园已经走到了一楼。在逆门一楼,早已经弄起了一个高台,愤怒的人群们看见了陈园。立即就开始破口大骂,将手中的东西纷纷砸向陈园。

鸡蛋,白菜,砖头,矿泉水瓶,手机,全都往陈园砸去。在这情况下,手下们偏偏不能帮陈园抵挡,随着第一个手机砸在陈园的脑袋上,我握紧拳头。呢喃道:“我不想看了。”

“你不能不看……”东方雪牵住我的手,她轻声道,“江成,你必须站在这儿,否则陈园就白死了。”

我吸了吸鼻子,然后看向张花旭,轻声说道:“张先生,等行刑的时候,能不能念经帮陈园超度?”

张花旭点头道:“我会好好办的。”

“多谢张先生。”

我颓废无力地想要坐下,江美连忙就搬来了一张椅子,让我坐在阳台旁。

此时,一个道士突破了我手下们的防线,他冲到陈园身边,握起拳头,狠狠一拳砸在了陈园的脸上。随着这件事情的发生。人们都纷纷叫好,一时间恨不得全都冲上去打死陈园。

“这是个人渣,败类!”

那道士扯着陈园的头发,对着人们大吼道,“这他妈需要审判吗?你们说。这他妈是否需要审判!?”

道士们都异口同声地吼道:“不需要!”

刹那间,这道士忽然从口袋里抽出了一把匕首,怒吼着说道:“我宰了你这人渣!”

说罢,他忽然就将匕首狠狠刺向了陈园的脖子,这若是一刀刺下来。陈园必死无疑!

我下意识看了眼江美,却看见她的眼睛已经通红。顿时我明白了,这道士一定是江美安排的,她不想让陈园被凌迟处死,想趁着人们激动的时候。给陈园一个痛快。

然而,就在这时,情况突变。

从人群之中,一道黑气忽然窜了出来,急速而准确地砸在了那匕首上,只听砰的一声,匕首直接就被砸飞了。

我脸色顿时沉了下来,只见一个人影从人群之中走出来,他一脸淡然道:“说好了是凌迟处死,怎么能让这人渣死得那么简单?”

人们这才反应过来。纷纷让那道士别太激动,叫他快点退回来,江美的计谋顿时失败。

“查,查出这个道士是谁……”我看着那突然出现的男人,喃喃道,“我要杀了他。”

江美轻声道:“我知道了,你先别这么激动。现在落井下石的人肯定很多,我们只能在这看着。”

我握紧拳头,咬紧牙关,死死地看着那道士,恨不得将他撕裂成碎片。而这个时候,陈园已经走上了高台,那道士忽然举起手,高喊着说道:“支持凌迟处死陈园!”

顿时,所有道士都异口同声道:“支持凌迟处死陈园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