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宇仙来访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只觉得一阵天昏地暗,差点就昏了过去。江美连忙扶住了我,我闭着眼睛,不想再说话,可下面的道士们却喊道:“江宗主,快出来主持公道!”

主持……公道。

我只觉得公道这个词是那般恐怖,而江美小心地把我扶起来,她将一个麦克风递给我。同时递来的还有演讲稿,让我照着上面的念。

我看着演讲稿,努力克制住颤抖的声音,对准麦克风说道:“相信之前的悲剧,所有的道士们都已经知道了。首先,我要感谢大家对逆门的支持,愿意让逆门亲自处理……处理……这个人渣。每个朋友站在这儿,都如同巨人一般。陪同我们主持公道,不让正义消散在黑暗之中。逆门向大家保证,这是逆门的第一次耻辱,也将是最后一次耻辱。感谢大家,我为你们……表达最真挚的谢意。”

“好!”

人们纷纷鼓掌出声,一起在为我喝彩。我看着台上的陈园,最后叹了口气,将草稿纸丢到一边,轻声道:“但我还是要说,有过陈园这个兄弟,我不后悔。”

“哗!”

刹那间,道士们全都愣住了。在短暂的沉默过后,所有的道士们都是一同发怒,纷纷对我大吼起来。

“草,你什么意思,先给个甜枣,然后再打一巴掌是吗?”

“支持江成下台,这个垃圾!”

“老子再也不买逆门的东西了!”

“妈的,垃圾江成。”

我平静地看着台下的人们,不为这些人的话而动摇。江美自然是急了,她连忙夺过我的话筒,对人们说道:“大家请不要误会,江宗主并不是这个意思。他想表达的意思是,只要是进了逆门的人,此生永远是兄弟。可当兄弟做错事的时候,为了大义,他依然会做出正常的选择。他说不后悔有陈园这个兄弟。意思很明显,就是为了大义,他愿意牺牲自己的兄弟,可见我们江宗主的思想觉悟。”

人们顿时恍然大悟,纷纷安静了下来。江美叹了口气,她关掉麦克风看着我,咬牙道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我平静道:“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。”

“可你这样会让陈园的牺牲浪费,你以为他是为了什么去送死……”江美嘴唇颤抖,她怒视着我,呢喃道,“别再做错事了好不好?我说了,你是我们的顶梁柱。我知道你为我们做的一切,可若是连你都不正常了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“那我要怎么走下去?”

我打断了江美的话,与她四目相对,呢喃道:“我该怎么做?我什么都不会,只知道像护犊子一样护着我的朋友们,可如今……你却要我亲手把他送上断头台。”

“那是因为你习惯了为别人付出,却不习惯接受别人的好意。”江美小声道。

我不想再说话,此时我脑袋里就如同有一团乱麻,很是烦躁。江美索性也不再让我说话了,她打开麦克风,轻声说道:“请受害者家属出来。”

顿时。从逆门的办公楼里,走出了一个年轻的道士。他一脸悲伤,双手捧着一个女人的遗像,人们顿时都安静下来。手下们把陈园绑在一个柱子上。等那男人走到陈园身边,他接过麦克风,悲伤地说道:“凶手就在这儿,可我的妻子,却是再也回不来了……”

“她很爱笑,说世界上没有任何困难是不能渡过的。我现在都还记得,当她怀孕的那一天,一直在给孩子想名字。说无论是男孩女孩,都会用全部的生活去爱这个孩子。”

“我们很穷,但日子却过得很开心。当我决定要去参加道将考核的时候,她一点也不担心。给我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饭,她给了我鼓励,说我一定能闯过道将考核。可是……就在我们去报名的时候,她却……”

这男人说到一半,已经是控制不住地哭了起来。人群中有不少人都动容了,人们更加愤怒地开始辱骂陈园。此时,手下们递来了一张网,用那网将陈园给绑了起来。绑的特别紧。只见陈园身上的肉,一块块从网眼里出来了。我看着那渔网,冷声道:“那是什么东西?”

“为了方便凌迟,是群众想出来的主意。说不想让陈园死得太早……”江美轻声道,“用这渔网包着,可以凌迟很久却不让陈园死。”

我握紧拳头,呢喃道:“一群王八蛋,还真够狠心的。”

江美叹了口气,她小声道:“不要太担心,我让人在饭菜里下了毒。差不多等行刑的时候,陈园就会毒发。先进入假死状态,不会再有知觉,等过一会儿就会死。人们也不会太过分,毕竟你已经将他推出去了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我此时不知该说些什么,静静听着人们对陈园的谴责。正在这时,外面忽然有手下喊了起来:“天堂霸道,到。”

我转过头看向门口,却见宇仙带着几个人,笑呵呵地走了进来。顿时我和张花旭的脸色都不太好卡,我冷声道:“宇仙,你过来干什么?”

“你可别这样看我……”宇仙耸了耸肩,微笑道。“我是来给你带个好消息的。”

我皱眉道:“什么好消息?”

宇仙笑道:“当然有关下面的那位陈园兄弟了,江成,我是真心实意想跟你合作。在听说了这件事情后,我觉得很惊讶。因为我相信你的为人,你怎么可能会跟这种人渣做朋友。于是我帮你好好调查了一番,结果呢,发现了一件让人惊讶的事情。”

“什么事?”我连忙问道。

宇仙压低声音。他小声说道:“那个死去的女孩,并不是活人。”

不是活人?

我瞪大眼睛,江美也说了句不可能,她惊讶道:“我们都已经尸检过了。那女孩确实是普通人没错。”

“那当然不是你们能探查的……”宇仙笑呵呵地说道,“据我所知,那死去的女孩,其实就是仙界的一种傀儡,名为肉人傀儡。这在仙界是一种极为低级的傀儡,但做得跟活人一模一样,专门负责给神仙玩乐或者做家务。可问题是,这种傀儡并不会死。只要这傀儡毁坏的时候,找一个工匠来维修,大多是能维修起来的。”

我心中一惊,连忙道:“意思就是说,如果我在陈园出事之前,将那女孩维修起来就行?然后我可以说,这其实是有人陷害逆门的阴谋,陈园就不必死了。”

宇仙笑道:“对,虽然不知道究竟是谁有这般能耐,用仙界的物品来陷害你朋友,已经说明了你这敌人的不一般,但我们还有补救的办法。眼下你要是愿意,我可以带你去找能维修这女孩的工匠。”

我的心里陷入了沉思,因为我并不知道宇仙说的话是否属实。

而且就算属实,那会不会是他故意弄出来的,然后想卖我个人情。有可能是宇仙自导自演地弄出了一场戏,好让我以后记着他的人情。

可眼下我没心情想这么多,对于现在的我来说,只要能让陈园活下来,那就比什么都好!

“行,那工匠在哪儿?”我连忙问道。

宇仙又是笑了笑,他忽然将手指向天空,轻声说道:“能维修仙界物品的人,当然就在那地方了。”

他的意思是……仙界?

“宇仙!你休得狂言!”

正在这时,张花旭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,他怒吼道:“仙界哪里是凡人能去的,你分明就是想害死江成,别以为我不知晓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